我的戎装系青年之二,回忆当兵的岁月——初到军营

  • 日期:07-18
  • 点击:(796)


  闷罐车,随着铁路军列调度,于1979年10月27号傍晚时分到达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随着接兵领导用手指指一个山坳烟囱,6日5夜的行程,终于下了火车。

  下车、列队、点名,待搬下火车上的全部物品后,坐上早已在火车站等候的汽车,径直向新兵教导队开去。

  我的戎装系青年之二,回忆当兵的岁月——初到军营

  风瑟瑟,冷兮兮;汽车外面土路边沿儿,居然结冰了。

  这里,又发生了一个笑话。没下火车前,几个人围着接兵的领导问:“还有多远?”

  “喽,看到那个烟囱了吗?就是那儿!”

  同乡里,有个在家学铁匠的,他用胳膊肘碰碰我,“坏了伙计,我们要来这里烧几年窑了。”这句话,虽然声音很小,但一下子让我们几个同乡泄了气。可不吗,跑几千里路,到银川来烧几年窑,谁还能高兴得起来呢?

  到了营区,已有营、连、排、班长等敲锣打鼓地欢迎我们。那阵势,不亚于出发时在随县火车站的欢送场面。

,心想,伙食还不错,比家里还好嘛!

  吃饭时,教导队领导说:“吃饭后,各人按分好的房间、床号睡觉,有什么事,可以问各班班长,有什么安排,明天再说。”

  已经数天没有睡个安稳觉了,洗脸洗脚后,倒床就睡着了。半夜里醒了,是被热醒的。

  床铺挨着的墙,热的烫手;这是何故呢?之后,就是流鼻血......

  清晨,随着一阵军号声响起,新兵们呼呼啦啦地起床穿衣服。班长喊:“大家不要慌,洗漱间有热水……”

  端着脸盆,随着各地口音的新兵们进了洗漱间。直到这时,才晓得营区在烧暖气。墙壁很烫,是因为在供暖。

  知道这一细节之后,同乡的几位乡友,笑的腰都直不起来,原来那个高高的烟窗是锅炉房烧暖气的烟筒,哪里是烧窑啊!

例》。部队的生活由此开始……

  (文 付九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