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影断魂劫第三十章

  • 日期:07-19
  • 点击:(1813)


狸,终于中了我的计!”

  ? ? 两人心里动念,面上各自微笑得一片祥和。徒留上官耀华在旁,如堕五里雾中,看不清这相互客套竟是何意,心道:“这小子是个鬼灵精,他半月前就曾邀过那些个死士喝酒,尽欢而散,当我不知道的么?以他口才,没几人能在他面前藏住秘密。可我每次问起,都给我支支吾吾的推托,为何隐瞒?难道他看出我是福亲王的废棋,救无可救,已打算甩下我,去投靠他?”

  ? ? 玄霜不管他眼神中已几乎要冒出火花,径自向福亲王道:“是这么回事,前几日汤师父与小侄讲论文学功课,最后他给我留了一个问题,让我努力思考,等到下一回上课时,都会将答案公布。可人有虚荣之心,小侄也想在此出出风头,让汤师父刮目相看。因此这几天来冥思苦想,昼夜不停。可惜啊,直到今日,我还是没能想出来。小侄想王爷学识渊博,这点文道不在话下,因此特来同您探讨,恳请指点疑窦。”说着为求应景,从怀里抽出一卷书册,长长展开,似乎当场便要与之伏案钻研。

  ? ? 福亲王不动声色的捋了捋胡子,心下大感不屑:“本王还以为是何等大事,原来只是书呆子做的功夫。哼,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嘴上说得再动听,究竟是没什么高瞻远瞩。”一见他翻书的艰难模样,也不知到底有个什么刁钻问题,别落得他最终只好将这卷书看上一遍?

  ? ? 这样一想,立时没了兴趣,道:“且慢。凌贝勒,不是本王不肯帮忙,实是方才想起,还有不少公事尚未料理。为人臣子,总不能耽误了皇上的大事啊?本王的义子耀华,以前出身于商宦人家,也曾饱读诗书,在文字上的造诣,不比本王差过多少。你就跟他去探讨吧。”

  ? ? 玄霜装出副不大情愿的神态,忸怩了会儿,才道:“王爷公事在身,自不可因小侄而误。如此也好……不过做学问,讲究的就是一个清静。稍有嘈杂,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灵感,便会一散而空。小侄恳请,待会儿不必请人进来伺候,只要让府上仆役都别进来打搅,那就感激不尽。”

  ? ? 福亲王笑道:“这个不难。”心道:“你们讲那些个酸诗歪词,便强拉着本王听,我还不肯听呢?真当我闲到发慌了?”

  ? ? 狸步步算计,处处小心谨慎,最后却还是要栽在自己手上。为这计谋简直得意非凡。

  ? ? 拉着上官耀华来到内室,反手掩上了门。也不多言,直接走到正中一张太师椅上,大马金刀的坐下,翘起二郎腿,满面笑容,道:“哎,真舒服!”眯起眼瞧着上官耀华,慢慢抬起一只胳膊,撑在椅旁靠手上,捏腔拿调的道:“先给我……来一杯茶吧!嗯?”

  ? ? 上官耀华正自满心惶急,想等他说出情报。不料玄霜一开场就作威作福,心里正积着一团火气未出,刚想喝斥,随后再一想,及时克制。心想:“他要是一无所获,也不敢这么大摇大摆,在我面前夸耀。为了得到有价值的情报,忍一时之辱又有何妨?谁叫我有求于他呢?”好声好气的笑了一笑,转身去沏了一壶茶,倒了一杯,微微躬下身,拱手呈上,赔笑道:“凌小爷,您,请。”

  ? ? 玄霜笑道:“好!有规矩!”接过茶慢慢喝了一口,脸上现出一种享受得稍显夸张的笑容,道:“嗯!好茶!”上官耀华耐着性子,道:“我们福亲王府,用的都是上等的茶叶,怎会不好?”玄霜笑道:“言之有理!不过,说得我像是个庄稼汉,难道皇宫里的茶叶,会比贵府的差?”

  ? ? 上官耀华道:“许是各有千秋。其实茶叶无所谓好或不好,就像有两种茶,味道没什么不同,可价钱却有天壤之别,也无非看哪一种的招牌响。没尝过的东西,总是最好的。”

  ? ? 玄霜道:“说得好!此言深得我心!”晃了晃杯子,笑道:“这是茶,不是烈酒。茶,是需要慢慢品,才能知个中滋味。否则,也负了那些辛苦将茶叶晾干的劳作者,又对不起将茶价哄抬千金的奸商。”

  ? ? 上官耀华额头凝聚着一层乌云,好不容易等到玄霜“慢慢品味”干了一杯茶,刚想开口,又听玄霜道:“人这一生,要想见到真正的奇货可居,是要等缘分的。因为不知下一回还能否见到,所以么,第一次就得特别珍惜。难得好茶,不多喝几杯,怎对得起我自己?又怎对得起你?”

  ? ? 上官耀华皱眉道:“怎么着,你还想再喝一杯不成?”玄霜笑道:“跟聪明人打交道,你不用多费口舌,他就能先把你所想的说出来,这可有多好。乖,再孝敬我一杯。”看到他的脸都给自己说黑了,终于装不下去,在椅子上笑得前仰后合。

  ? ? 上官耀华冷冷逼视着他,道:“我了解你。你要是没查出个大概,是不会主动到我这里来的。你煞费苦心避开我义父,不该只是为了戏弄我,我也不值得你这样做。怎样,这一回可能见告否?”

  ? ? 玄霜道:“别总是板着一张脸,怪吓人的。哎,希望我没听错,咱们无所不能的小王爷,现在是在求我么?”上官耀华明白他有意暗示,心想再多屈辱也受了,多加这一点算得什么?一字字道:“好,我求你告诉我。”

  ? ? 玄霜道:“嗯!是了,你爽气,我也爽气。老实对你说了吧,我跟那几个死士套近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说得嘴皮子破了,嘴巴也干了,才终于套出几句话来。他们对我说,王爷得人告知,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现在只不过是在寻找证据……”

  ? ? 上官耀华道:“陈家老宅子,早就给人一把火烧空了。他们即使再到废墟里,翻上个底朝天,也翻不出什么想要的。至于陆黔那类贼人之言,更不足信。”

  ? ? 玄霜道:“想当然!只要人家有心整你,哪管有没有证据?就算自己假造几个也成啊,自古以来的冤假错案,往往都是这样产生的。那几人红口白牙,跟我说得明白:他们已向福亲王做过禀报,为了自圆其说,打算罗织些罪证,借以陷害你。而福亲王之意,也是一等罪名落实,立刻……”抬起手掌,在半空中一劈,做了个“斩”的手势。

  ? ? 继续煽风点火,道:“别看你是他的义子,假如真是反贼乱党,他也只能后悔看错了人,再亲手将你送上刑场,以向皇上大表忠心。大义灭亲,在后世人看来无情,但在君王眼里,则是最值得赞颂的。当时我还替你喊冤,就问他们,‘承小王精明强干,入宫后向为福亲王所倚仗,赛过了他的左膀右臂,他怎能忍心杀害?’那些人说‘福亲王手下人才济济,要再找个文武双全的下属也自不难。此人很可能是朝廷要犯,是个祸胎,像这样的把柄,在身边是绝不能留的。’这几天福亲王仍然对你很好,不过是暂时稳住你,以防万一给你看穿,提前溜走。他这个大功,也就立不到了。”

  ? ? 上官耀华双眉紧锁,在房内四面兜着圈子,一时六神无主。玄霜身子前倾,一脸关切,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 ? 上官耀华皱眉道:“这……我……我也不知道……或许,是那些人夸大其实,义父……未必会对我……这样狠心的吧?”其实他自从听说了福亲王疑心自己,也一直担心会有这一种情况发生,只剩心里有份企求般的期望,但愿福亲王还能稍念那份连他也从不相信的父子之情。

  ? ? 玄霜冷笑道:“那,难道还是我骗你?要知道,我为了帮你,这回算是大大破财。不但故意在赌局中输光了银两,好借机深入,撬开他们的口。刚才要想出个合理说辞,又把我大半辈子的积蓄都拿来给了他,你也是亲眼看见的。最后就换来你一个不信任?那我半个多月辛劳奔波,为的又是什么?”

  ? ? 上官耀华这时还得依赖着他,忙道:“对不起,我……我没怪你,只是一时情急……”看到玄霜眼神狡黠,心里一亮,记起这小子捧不得,否则你越是着急,他越是有意吊你胃口。为激起他同仇敌忾之意,将心一横,连自己不大敢确定的消息都抖了出来,道:“别尽说我,也想想你自己吧。上次在演武场,我亲耳听到陆黔和李亦杰说……”

  ? ? 玄霜哼了一声,接口道:“说皇阿玛有意改诏,我的太子之位已是岌岌可危。却还整日做着白日梦,简直蠢透了,是不?”

  ? ? 上官耀华一愣,回想那一日他还绕着场中跑步,距离甚远,绝没可能给他听去。也正因如此,那两人才敢放心谈说。而现在他竟能将其意说得大致不差,不由不奇,问道:“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