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麦子的盖头》:原汁原味的黔地物语

  • 日期:08-02
  • 点击:(1014)




  2019-07-31 11:59:01 八卦演讨会

  黄土地,红轿子,红棉袄,红灯笼,还有血红的高粱酒......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黄土高原为故事背景,叙述原生态的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生活境遇的乡村题材电影,在国际艺术电影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电影《黄土地》、《红高粱》、《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我的父亲母亲》......这些发生在陕北农村以及北方高墙大院下的女性,以朴实、坚韧、不屈不挠的精神书写着中国人热烈而坦荡的生命力。

  

  人们从苦难中反思、吸取氧分,升华出一系列伟大的作品,影响着一代中国人。这块孕育了华夏文明的黄土高原,成了国人的“精神高原”,还诞生了享誉世界的优秀电影人:陈凯歌、张艺谋、巩俐、章子怡等。

  而如今,这股浪头正汹涌地冲向云贵高原。

  凭借其独特旖旎的地貌风物和丰富多彩的人文风情,云贵地区得到了众多电影导演的青睐,很多故事的素材和取景地都选在了贵州。

  异军突起的贵州电影

  2018年下半年的电影市场,对贵州来说是很特别的一年。

  从年度黑马《无名之辈》,到创造60分钟上天入地的超级长镜头《地球最后的夜晚》,再到年度最佳纪录片《四个春天》,这些包含贵州元素的电影受到国内外各大奖项的青睐。

  

  凭借《路边野餐》一鸣惊人的青年导演毕赣,以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成功入围第71届法国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并获得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音效奖、最佳摄影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同时打破了国产文艺片预售票房奇迹。

  口碑大爆的荒诞喜剧《无名之辈》斩获第10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男配角奖三项大奖。

  

  讲述生活在贵州山区父母日常生活的《四个春天》,仅靠一台能摄像的相机,花费1500元,制作出这么一部朴实无华的温情纪录片,获得了第12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大奖,提名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和最佳剪辑。

  

  由鲁坚执导的《麦子的盖头》更是不得了,未上映就已声名鹊起。不仅入围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第5届美国旧金山国际新概念电影节,还揽获第17届百合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奖、优秀故事片三项大奖。

  

  贵州影视作品的屡屡问世和频频获奖,不仅让外界重新认识了贵州,也崛起了毕赣、饶晓志、鲁坚、陆庆屹、章宇、曾美慧孜等一批贵州籍电影人。贵州电影人讲述贵州本土故事,已然成为了贵州影视不争的事实。

  原汁原味的黔地物语

  早年的《青红》、《寻枪》、《人山人海》等电影,表面上是贵州题材,贵州的地貌和方言等元素在其中不过是锦上添花,其剧情放在其他城市似乎也无不可,《无名之辈》亦是如此。

  电影《麦子的盖头》为赋予影片鲜明独特的地域文化特色,导演兼编剧鲁坚不仅把原著的故事背景从北方农村改成了贵州,全程在贵州遵义赤水市和习水市取景取景拍摄。上到导演编剧、制片,下至演员王挺、徐岑子、刘孜,清一色的贵州人。

  

  《麦子的盖头》用地道的贵州方言共同演绎一部原汁原味的反映贵州地域文化的乡村情感故事。

  跟电影《无名之辈》相比,不管是影像美学层面,还是人物气质、命运和故事层面,《麦子的盖头》都更注重表现贵州这片地域的乡土性。

  借着大银幕,观众能感受到贵州独特的潮湿、叠嶂。雾气朦胧的山涧,不仅提供了空间背景,还直接参与了叙事和抒情。

  

  生活质感与戏剧张力

  《麦子的盖头》把生活中那些琐碎的细节,拍出高质感的戏剧冲突。

  大街上的秧歌队伍,多次出现的吃饭打牌,乡村和谐安逸的慢生活与辛酸的外出务工形成强烈的反差。

  

  一顿饭,就轻易串起了麦子、矿石场于老板、餐馆老板蓝姐、商人赖老板、打工妹等各色人等。他们的生活都特别平常,语言和行为上的性暗示,把生活里的戏剧性都吊了出来。

  

  整个故事的情感表达比较克制,通过色调渲染气氛,表达人物心理变化,从而达到深化影片主题、增强电影艺术的审美张力和表现内涵。灰冷阴郁的色调让观众体验到那一份坚毅的执着和义无反顾的果决。

  传承精神?续写新篇章

  电影《麦子的盖头》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变化,中国人的生存环境生活状态,进行了鞭辟入里的透视和剖析。被采石场牵系着的各色人等,呈现着广大又平凡的中国人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下的生命追求。

  

  从干燥土黄的陕北到潮湿墨绿的贵州,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都有着清晰的文化共性:粗狂原始的乡村气息,善良淳朴、一根筋的人们,以及对养育了自己的土地的热爱和眷恋。我们能在电影中感受到文化背后掩盖的思想意识和情感、价值取向。

  而贵州电影就跟贵州经济一样后发优势,成为黄土地的接班人,续写着属于中国人的故事。

  

  黄土地,红轿子,红棉袄,红灯笼,还有血红的高粱酒......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黄土高原为故事背景,叙述原生态的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生活境遇的乡村题材电影,在国际艺术电影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电影《黄土地》、《红高粱》、《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我的父亲母亲》......这些发生在陕北农村以及北方高墙大院下的女性,以朴实、坚韧、不屈不挠的精神书写着中国人热烈而坦荡的生命力。

  

  人们从苦难中反思、吸取氧分,升华出一系列伟大的作品,影响着一代中国人。这块孕育了华夏文明的黄土高原,成了国人的“精神高原”,还诞生了享誉世界的优秀电影人:陈凯歌、张艺谋、巩俐、章子怡等。

  而如今,这股浪头正汹涌地冲向云贵高原。

  凭借其独特旖旎的地貌风物和丰富多彩的人文风情,云贵地区得到了众多电影导演的青睐,很多故事的素材和取景地都选在了贵州。

  异军突起的贵州电影

  2018年下半年的电影市场,对贵州来说是很特别的一年。

  从年度黑马《无名之辈》,到创造60分钟上天入地的超级长镜头《地球最后的夜晚》,再到年度最佳纪录片《四个春天》,这些包含贵州元素的电影受到国内外各大奖项的青睐。

  

  凭借《路边野餐》一鸣惊人的青年导演毕赣,以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成功入围第71届法国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并获得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音效奖、最佳摄影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同时打破了国产文艺片预售票房奇迹。

  口碑大爆的荒诞喜剧《无名之辈》斩获第10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男配角奖三项大奖。

  

  讲述生活在贵州山区父母日常生活的《四个春天》,仅靠一台能摄像的相机,花费1500元,制作出这么一部朴实无华的温情纪录片,获得了第12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大奖,提名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和最佳剪辑。

  

  由鲁坚执导的《麦子的盖头》更是不得了,未上映就已声名鹊起。不仅入围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第5届美国旧金山国际新概念电影节,还揽获第17届百合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奖、优秀故事片三项大奖。

  

  贵州影视作品的屡屡问世和频频获奖,不仅让外界重新认识了贵州,也崛起了毕赣、饶晓志、鲁坚、陆庆屹、章宇、曾美慧孜等一批贵州籍电影人。贵州电影人讲述贵州本土故事,已然成为了贵州影视不争的事实。

  原汁原味的黔地物语

  早年的《青红》、《寻枪》、《人山人海》等电影,表面上是贵州题材,贵州的地貌和方言等元素在其中不过是锦上添花,其剧情放在其他城市似乎也无不可,《无名之辈》亦是如此。

  电影《麦子的盖头》为赋予影片鲜明独特的地域文化特色,导演兼编剧鲁坚不仅把原著的故事背景从北方农村改成了贵州,全程在贵州遵义赤水市和习水市取景取景拍摄。上到导演编剧、制片,下至演员王挺、徐岑子、刘孜,清一色的贵州人。

  

  《麦子的盖头》用地道的贵州方言共同演绎一部原汁原味的反映贵州地域文化的乡村情感故事。

  跟电影《无名之辈》相比,不管是影像美学层面,还是人物气质、命运和故事层面,《麦子的盖头》都更注重表现贵州这片地域的乡土性。

  借着大银幕,观众能感受到贵州独特的潮湿、叠嶂。雾气朦胧的山涧,不仅提供了空间背景,还直接参与了叙事和抒情。

  

  生活质感与戏剧张力

  《麦子的盖头》把生活中那些琐碎的细节,拍出高质感的戏剧冲突。

  大街上的秧歌队伍,多次出现的吃饭打牌,乡村和谐安逸的慢生活与辛酸的外出务工形成强烈的反差。

  

  一顿饭,就轻易串起了麦子、矿石场于老板、餐馆老板蓝姐、商人赖老板、打工妹等各色人等。他们的生活都特别平常,语言和行为上的性暗示,把生活里的戏剧性都吊了出来。

  

  整个故事的情感表达比较克制,通过色调渲染气氛,表达人物心理变化,从而达到深化影片主题、增强电影艺术的审美张力和表现内涵。灰冷阴郁的色调让观众体验到那一份坚毅的执着和义无反顾的果决。

  传承精神?续写新篇章

  电影《麦子的盖头》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变化,中国人的生存环境生活状态,进行了鞭辟入里的透视和剖析。被采石场牵系着的各色人等,呈现着广大又平凡的中国人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下的生命追求。

  

  从干燥土黄的陕北到潮湿墨绿的贵州,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都有着清晰的文化共性:粗狂原始的乡村气息,善良淳朴、一根筋的人们,以及对养育了自己的土地的热爱和眷恋。我们能在电影中感受到文化背后掩盖的思想意识和情感、价值取向。

  而贵州电影就跟贵州经济一样后发优势,成为黄土地的接班人,续写着属于中国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