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魔侠影录 第一百零四章 良人杀手

  • 日期:08-28
  • 点击:(796)


  

  逆水寒截图

  两个人心怀鬼胎,又留意着对方地动静,中途是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等到东方晓白,两个人顶着黑眼圈哈欠连天,匆匆吃了早饭后坐着马车赶路,小浅看着他们两个疑惑道:“你们是没睡醒吗?”随即怀疑他们晚上是不是又干架了,拉着莫公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没发现被打的痕迹。

  “难道你认床?不对吧,之前住店也没见这么憔悴。”

  “行了,浅姐,我想再睡会儿,有事叫我。”

  外面赶马的小宁哼了一声,一鞭子下去,马车跑的飞快,颠簸地都快坐不住人了,完全无法入睡,小浅用手撑着马车边,冲外边喊道:“小宁!你慢点,我都要出去了!”

  小宁说:“时间不多了,我们赶时辰,早点到你还能多和家人待会儿。”

  听到这里,小浅自言自语:“也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忍一忍能多说会儿话。”

  车里莫公子小声地和小浅说:“没事,你抓着我,等会儿我就出去赶马,肯定比他稳。”

  本来就是小宁置气莫公子,不久气下去了,马车稍微慢下了点,至少不会把小浅这个弱女子癫地屁股疼。

  三人行了好长时间的路,到中午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小浅家后山上就有一山的竹笋,他们先来到了村子里,还没等马车停稳,小浅就着急地跳了下去,大声喊着爹和娘,犹如一阵旋风瞬间就刮没影了,不久村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小浅家围了一圈人,院子里她和她娘抱着大哭,爹右手操着把刀,眼角的泪都来不及擦就满院子找鸡。

  莫公子看到这感人的一幕,自己眼眶也有些湿润,村民上前虚寒问暖,有的妇女也开始张罗吃的,小村子就十几户人家,谁家有喜事都是忙着一起办,活的就是大家庭。小浅就是今天的主角,大家七嘴八舌和她聊天,娘乐地合不上嘴。

  “我家女儿又漂亮了!”

  等这一波热潮消退,他们才看到在角落里的莫公子和小宁,小浅拉着他们过来介绍:“娘!他们是我交的朋友,人都可好了!”

  因为刚刚哭过,她的眼角有些微红,鼻子也有点红,眼睛湿漉漉的。莫公子上前打招呼:“伯母好,我叫林山。”

  “他是小宁。”小浅抢着介绍。小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了弯刀,眨着眼睛像一个纯良的少年。“伯母好!”

  “娘,我们有事要先上山一趟,争取晚上吃饭前回来!”

  伯母知道她一定是有事回来,眼角噙着笑:“去吧,晚上快快回来,娘想听你讲路上的趣事。”

  小浅拿着自家的大箩筐,又去邻居家借了两个筐,拉着他们就急忙上山,感觉一刻也不能耽搁,莫公子说:“我和他去就好了,你可以留下来多陪陪他们。”

  小浅嗨了一声,仰着头说道:“我地地道道就是竹笋堆里长大的,什么样的嫩,什么样的鲜一眼就能看出来,咱们采的肯定是要好的,你确定自己能找到最好吃的竹笋?”

  小宁想了想提议道:“不如我们跟着你学一会儿,认会了后你就可以提早回去。”

  “哎!也对!还是你聪明,那你们快跟着我!快看,我找到一个!”小浅就像孩子,背着超大的箩筐,蹲在地上挖竹笋,像一只可爱的蘑菇。

  “你们就找这样的,很嫩!把它挖出来,再一扳……哎呦!”小浅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莫公子赶紧上去拉起她,小浅咯咯地笑着,完全不在意,起来后接着寻找竹笋,小宁跟在她不远处,看着她玩的样子,忽然说了句:“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莫公子蹲在不远处挖竹笋,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抬起头问:“你说什么?”

  小宁一扭头:“没什么。”

  小浅教完他们认竹笋后,就马不停蹄地跑下了山,提前背了半筐竹笋。莫公子和小宁继续留在山上,二人没有离的太近,都忙着自己手上的活,感觉也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昨天也都说了,而且二人分歧较大,莫公子心中知道小宁是个杀手,他摆着身份和他一起行走已经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了,小宁比他还要小几岁,他一直觉得他没有像别的刺客那般冷血,他也如正常人一般有情绪,会生气,会对别人好。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觉得黑白对错只是相对的,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的恶,也不会有绝对的善良。

  二人行动迅速,没等到太阳落山就完成了采集,小宁把箩筐放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开口和莫公子说话:“先不要回去了,回去也没事干。”

  莫公子问:“好啊,那你想干什么?”

  小宁找了个平坦点的草地坐下,重重松了口气。

  “别那么提防我,我要是真想做什么,你也拦不住的。”

  莫公子也坐在他旁边,揪了根地上的草把玩。“老实说,我不觉得你坏,你不考虑一下和我走吗?咱们自由自在行走江湖,不要再受制于人了。”

  小宁笑着哼了一声:“你在拉拢我?说实话还有些诱人,谁不想快意江湖,来去自由。”

  莫公子心中有些期待,小宁沉默了会儿说:“我家主子有自己苦衷,他也是受制于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口中的自由是不复存在的,每个人心中都有座牢笼,有的是别人给的,有的是自己给自己的,你越挣扎越想反抗,越反抗牢笼就越坚实,世间哪有什么自由。”

  莫公子想了会儿,说:“那是对诚实讲信用的人来说的,不在意这些的人自然不会受到束缚,你这么想就是因为把仁义道德看的太重要了,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小宁听出来他是在针对自己,“你又懂什么,从小就在亲人的爱护中长大,将来你可是要吃大亏的,没有看过人性的冷漠,就觉得所有人只要对他好就会被感化,你这样的想法会害死很多人。”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昨天告诉我你来魔教是找人的,你就没有想过我回去禀告了之后你要找的那个人会有危险?或者将你抓起来和神巫教讲条件,我们要他黄金万两或者粮地千亩,到时候你会很惨。”

  莫公子认真想了想,回答道:“我昨天告诉你我是来找人,就是为了澄清自己,不是想对魔教做什么,再者我觉得你不会把我供出来,你不是说过吗,杀手只为杀人,没人叫你来杀我,你自己怎么可能擅自动手。再说,我觉得你也不是坏人。坏人杀手怎么会像你一样,躺在地上提醒我可能面临的危险呢?”

  莫公子说完扭头对小宁嘿嘿一笑,小宁摆着一副黑脸,沉默良久,一骨碌爬起来走了。

  “真搞不懂你,追在杀手后面一个劲叫人家是好人,我看你装傻时间久了,脑袋真有问题了。”

  

  米代sama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6

  2019.08.20 21:33

  字数 2330

  

  逆水寒截图

  两个人心怀鬼胎,又留意着对方地动静,中途是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等到东方晓白,两个人顶着黑眼圈哈欠连天,匆匆吃了早饭后坐着马车赶路,小浅看着他们两个疑惑道:“你们是没睡醒吗?”随即怀疑他们晚上是不是又干架了,拉着莫公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没发现被打的痕迹。

  “难道你认床?不对吧,之前住店也没见这么憔悴。”

  “行了,浅姐,我想再睡会儿,有事叫我。”

  外面赶马的小宁哼了一声,一鞭子下去,马车跑的飞快,颠簸地都快坐不住人了,完全无法入睡,小浅用手撑着马车边,冲外边喊道:“小宁!你慢点,我都要出去了!”

  小宁说:“时间不多了,我们赶时辰,早点到你还能多和家人待会儿。”

  听到这里,小浅自言自语:“也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忍一忍能多说会儿话。”

  车里莫公子小声地和小浅说:“没事,你抓着我,等会儿我就出去赶马,肯定比他稳。”

  本来就是小宁置气莫公子,不久气下去了,马车稍微慢下了点,至少不会把小浅这个弱女子癫地屁股疼。

  三人行了好长时间的路,到中午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小浅家后山上就有一山的竹笋,他们先来到了村子里,还没等马车停稳,小浅就着急地跳了下去,大声喊着爹和娘,犹如一阵旋风瞬间就刮没影了,不久村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小浅家围了一圈人,院子里她和她娘抱着大哭,爹右手操着把刀,眼角的泪都来不及擦就满院子找鸡。

  莫公子看到这感人的一幕,自己眼眶也有些湿润,村民上前虚寒问暖,有的妇女也开始张罗吃的,小村子就十几户人家,谁家有喜事都是忙着一起办,活的就是大家庭。小浅就是今天的主角,大家七嘴八舌和她聊天,娘乐地合不上嘴。

  “我家女儿又漂亮了!”

  等这一波热潮消退,他们才看到在角落里的莫公子和小宁,小浅拉着他们过来介绍:“娘!他们是我交的朋友,人都可好了!”

  因为刚刚哭过,她的眼角有些微红,鼻子也有点红,眼睛湿漉漉的。莫公子上前打招呼:“伯母好,我叫林山。”

  “他是小宁。”小浅抢着介绍。小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了弯刀,眨着眼睛像一个纯良的少年。“伯母好!”

  “娘,我们有事要先上山一趟,争取晚上吃饭前回来!”

  伯母知道她一定是有事回来,眼角噙着笑:“去吧,晚上快快回来,娘想听你讲路上的趣事。”

  小浅拿着自家的大箩筐,又去邻居家借了两个筐,拉着他们就急忙上山,感觉一刻也不能耽搁,莫公子说:“我和他去就好了,你可以留下来多陪陪他们。”

  小浅嗨了一声,仰着头说道:“我地地道道就是竹笋堆里长大的,什么样的嫩,什么样的鲜一眼就能看出来,咱们采的肯定是要好的,你确定自己能找到最好吃的竹笋?”

  小宁想了想提议道:“不如我们跟着你学一会儿,认会了后你就可以提早回去。”

  “哎!也对!还是你聪明,那你们快跟着我!快看,我找到一个!”小浅就像孩子,背着超大的箩筐,蹲在地上挖竹笋,像一只可爱的蘑菇。

  “你们就找这样的,很嫩!把它挖出来,再一扳……哎呦!”小浅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莫公子赶紧上去拉起她,小浅咯咯地笑着,完全不在意,起来后接着寻找竹笋,小宁跟在她不远处,看着她玩的样子,忽然说了句:“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莫公子蹲在不远处挖竹笋,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抬起头问:“你说什么?”

  小宁一扭头:“没什么。”

  小浅教完他们认竹笋后,就马不停蹄地跑下了山,提前背了半筐竹笋。莫公子和小宁继续留在山上,二人没有离的太近,都忙着自己手上的活,感觉也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昨天也都说了,而且二人分歧较大,莫公子心中知道小宁是个杀手,他摆着身份和他一起行走已经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了,小宁比他还要小几岁,他一直觉得他没有像别的刺客那般冷血,他也如正常人一般有情绪,会生气,会对别人好。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觉得黑白对错只是相对的,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的恶,也不会有绝对的善良。

  二人行动迅速,没等到太阳落山就完成了采集,小宁把箩筐放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开口和莫公子说话:“先不要回去了,回去也没事干。”

  莫公子问:“好啊,那你想干什么?”

  小宁找了个平坦点的草地坐下,重重松了口气。

  “别那么提防我,我要是真想做什么,你也拦不住的。”

  莫公子也坐在他旁边,揪了根地上的草把玩。“老实说,我不觉得你坏,你不考虑一下和我走吗?咱们自由自在行走江湖,不要再受制于人了。”

  小宁笑着哼了一声:“你在拉拢我?说实话还有些诱人,谁不想快意江湖,来去自由。”

  莫公子心中有些期待,小宁沉默了会儿说:“我家主子有自己苦衷,他也是受制于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口中的自由是不复存在的,每个人心中都有座牢笼,有的是别人给的,有的是自己给自己的,你越挣扎越想反抗,越反抗牢笼就越坚实,世间哪有什么自由。”

  莫公子想了会儿,说:“那是对诚实讲信用的人来说的,不在意这些的人自然不会受到束缚,你这么想就是因为把仁义道德看的太重要了,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小宁听出来他是在针对自己,“你又懂什么,从小就在亲人的爱护中长大,将来你可是要吃大亏的,没有看过人性的冷漠,就觉得所有人只要对他好就会被感化,你这样的想法会害死很多人。”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昨天告诉我你来魔教是找人的,你就没有想过我回去禀告了之后你要找的那个人会有危险?或者将你抓起来和神巫教讲条件,我们要他黄金万两或者粮地千亩,到时候你会很惨。”

  莫公子认真想了想,回答道:“我昨天告诉你我是来找人,就是为了澄清自己,不是想对魔教做什么,再者我觉得你不会把我供出来,你不是说过吗,杀手只为杀人,没人叫你来杀我,你自己怎么可能擅自动手。再说,我觉得你也不是坏人。坏人杀手怎么会像你一样,躺在地上提醒我可能面临的危险呢?”

  莫公子说完扭头对小宁嘿嘿一笑,小宁摆着一副黑脸,沉默良久,一骨碌爬起来走了。

  “真搞不懂你,追在杀手后面一个劲叫人家是好人,我看你装傻时间久了,脑袋真有问题了。”

  

  逆水寒截图

  两个人心怀鬼胎,又留意着对方地动静,中途是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等到东方晓白,两个人顶着黑眼圈哈欠连天,匆匆吃了早饭后坐着马车赶路,小浅看着他们两个疑惑道:“你们是没睡醒吗?”随即怀疑他们晚上是不是又干架了,拉着莫公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没发现被打的痕迹。

  “难道你认床?不对吧,之前住店也没见这么憔悴。”

  “行了,浅姐,我想再睡会儿,有事叫我。”

  外面赶马的小宁哼了一声,一鞭子下去,马车跑的飞快,颠簸地都快坐不住人了,完全无法入睡,小浅用手撑着马车边,冲外边喊道:“小宁!你慢点,我都要出去了!”

  小宁说:“时间不多了,我们赶时辰,早点到你还能多和家人待会儿。”

  听到这里,小浅自言自语:“也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忍一忍能多说会儿话。”

  车里莫公子小声地和小浅说:“没事,你抓着我,等会儿我就出去赶马,肯定比他稳。”

  本来就是小宁置气莫公子,不久气下去了,马车稍微慢下了点,至少不会把小浅这个弱女子癫地屁股疼。

  三人行了好长时间的路,到中午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小浅家后山上就有一山的竹笋,他们先来到了村子里,还没等马车停稳,小浅就着急地跳了下去,大声喊着爹和娘,犹如一阵旋风瞬间就刮没影了,不久村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小浅家围了一圈人,院子里她和她娘抱着大哭,爹右手操着把刀,眼角的泪都来不及擦就满院子找鸡。

  莫公子看到这感人的一幕,自己眼眶也有些湿润,村民上前虚寒问暖,有的妇女也开始张罗吃的,小村子就十几户人家,谁家有喜事都是忙着一起办,活的就是大家庭。小浅就是今天的主角,大家七嘴八舌和她聊天,娘乐地合不上嘴。

  “我家女儿又漂亮了!”

  等这一波热潮消退,他们才看到在角落里的莫公子和小宁,小浅拉着他们过来介绍:“娘!他们是我交的朋友,人都可好了!”

  因为刚刚哭过,她的眼角有些微红,鼻子也有点红,眼睛湿漉漉的。莫公子上前打招呼:“伯母好,我叫林山。”

  “他是小宁。”小浅抢着介绍。小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了弯刀,眨着眼睛像一个纯良的少年。“伯母好!”

  “娘,我们有事要先上山一趟,争取晚上吃饭前回来!”

  伯母知道她一定是有事回来,眼角噙着笑:“去吧,晚上快快回来,娘想听你讲路上的趣事。”

  小浅拿着自家的大箩筐,又去邻居家借了两个筐,拉着他们就急忙上山,感觉一刻也不能耽搁,莫公子说:“我和他去就好了,你可以留下来多陪陪他们。”

  小浅嗨了一声,仰着头说道:“我地地道道就是竹笋堆里长大的,什么样的嫩,什么样的鲜一眼就能看出来,咱们采的肯定是要好的,你确定自己能找到最好吃的竹笋?”

  小宁想了想提议道:“不如我们跟着你学一会儿,认会了后你就可以提早回去。”

  “哎!也对!还是你聪明,那你们快跟着我!快看,我找到一个!”小浅就像孩子,背着超大的箩筐,蹲在地上挖竹笋,像一只可爱的蘑菇。

  “你们就找这样的,很嫩!把它挖出来,再一扳……哎呦!”小浅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莫公子赶紧上去拉起她,小浅咯咯地笑着,完全不在意,起来后接着寻找竹笋,小宁跟在她不远处,看着她玩的样子,忽然说了句:“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莫公子蹲在不远处挖竹笋,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抬起头问:“你说什么?”

  小宁一扭头:“没什么。”

  小浅教完他们认竹笋后,就马不停蹄地跑下了山,提前背了半筐竹笋。莫公子和小宁继续留在山上,二人没有离的太近,都忙着自己手上的活,感觉也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昨天也都说了,而且二人分歧较大,莫公子心中知道小宁是个杀手,他摆着身份和他一起行走已经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了,小宁比他还要小几岁,他一直觉得他没有像别的刺客那般冷血,他也如正常人一般有情绪,会生气,会对别人好。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觉得黑白对错只是相对的,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的恶,也不会有绝对的善良。

  二人行动迅速,没等到太阳落山就完成了采集,小宁把箩筐放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开口和莫公子说话:“先不要回去了,回去也没事干。”

  莫公子问:“好啊,那你想干什么?”

  小宁找了个平坦点的草地坐下,重重松了口气。

  “别那么提防我,我要是真想做什么,你也拦不住的。”

  莫公子也坐在他旁边,揪了根地上的草把玩。“老实说,我不觉得你坏,你不考虑一下和我走吗?咱们自由自在行走江湖,不要再受制于人了。”

  小宁笑着哼了一声:“你在拉拢我?说实话还有些诱人,谁不想快意江湖,来去自由。”

  莫公子心中有些期待,小宁沉默了会儿说:“我家主子有自己苦衷,他也是受制于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口中的自由是不复存在的,每个人心中都有座牢笼,有的是别人给的,有的是自己给自己的,你越挣扎越想反抗,越反抗牢笼就越坚实,世间哪有什么自由。”

  莫公子想了会儿,说:“那是对诚实讲信用的人来说的,不在意这些的人自然不会受到束缚,你这么想就是因为把仁义道德看的太重要了,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小宁听出来他是在针对自己,“你又懂什么,从小就在亲人的爱护中长大,将来你可是要吃大亏的,没有看过人性的冷漠,就觉得所有人只要对他好就会被感化,你这样的想法会害死很多人。”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昨天告诉我你来魔教是找人的,你就没有想过我回去禀告了之后你要找的那个人会有危险?或者将你抓起来和神巫教讲条件,我们要他黄金万两或者粮地千亩,到时候你会很惨。”

  莫公子认真想了想,回答道:“我昨天告诉你我是来找人,就是为了澄清自己,不是想对魔教做什么,再者我觉得你不会把我供出来,你不是说过吗,杀手只为杀人,没人叫你来杀我,你自己怎么可能擅自动手。再说,我觉得你也不是坏人。坏人杀手怎么会像你一样,躺在地上提醒我可能面临的危险呢?”

  莫公子说完扭头对小宁嘿嘿一笑,小宁摆着一副黑脸,沉默良久,一骨碌爬起来走了。

  “真搞不懂你,追在杀手后面一个劲叫人家是好人,我看你装傻时间久了,脑袋真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