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少老师老教室破海南乡村教学点的困境与突围

  • 日期:11-08
  • 点击:(898)


点击Nanhai.com的“读海南”栏目,查看更多相关报道

我省小学面临许多生存问题。如何激活农村教育的神经末梢关系到未来数万名儿童的

海南日报记者郭水镜

这是一系列最新统计数据:我省农村地区856所小学,全省18个市县(注:不含三沙市)和洋浦经济开发区名学生。 全省小学生总数为752,600人,教师岗位仅占3.3% 与全省1619所小学的数量相比,教学场所的数量超过了小学数量的一半。

类似的尴尬局面不断出现:岭澳县东营镇凤潭小学,有着100年的历史,2015年秋季学期只有3名学生;琼海市85名专职教师中,47名为50-54岁,28名为55-59岁。澄迈县124个有运动场和跑道的教学站中只有11个。体育锻炼设施几乎是“零配置”.存在数量多、分布广、学生流失、难以留住教师以及许多硬件缺陷.目前,我省农村小学教学站在办学上面临诸多困难。

今年11月中旬,省教育厅召开全省五指山小学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总结五指山农村小学建设和运行的经验和做法。同时,也诊断出全省农村小学存在的问题。希望通过关注和改善这些问题,点亮海南农村教育的“火花”。

需要一个教学点|中午12点上学很方便,可以避免家庭分离。在王薛茹万宁市长风镇明星小学三年级教室里,一个8岁的李老师正在和四个同学复习功课。

“学校中午吃午饭,所以一家人可以每天接送一次,这对上学很方便。 ”12月1日,谈到在明星小学学习的好处,王薛茹胆怯地告诉《海南日报》记者

黄浩,明星小学的校长,说学校有30名学生,包括13名三年级学生。 一年级有9个,二年级有8个。 “2014年9月,学校建立了一个临时厨房,并找到一个老师的家人做午饭。十三个离家稍远的学生在学校吃午饭。 “

万宁市长风镇牛楼中心学校,距离星光小学教学点几公里,是一个有133名学生的教学点。 “虽然它被称为中央学校,但目前学校只有一至五年级。 “中央学校校长陈英杰表示,2011年9月,中央学校四至六年级及其管辖的五所完整小学合并为万宁思源实验学校。

“万宁思源实验学校离我们十多公里。不能保证每个孩子都能住在学校里。每天早上、中午和下午,孩子们将被往返学校四次。那么家里的一个人几乎不能做任何工作。 “牛楼当地人民要求恢复牛楼中心学校完整的小学设置

陈英杰表示,2014年9月,牛楼中心学校四年级复课,今年五年级复课。目前,每个年级有30到28名学生。 “目前,中央学校还为一些中午不回家的学生做饭,从而避免了许多家长接孩子的麻烦。 “

不仅在万宁,而且在我省的许多市县,分配更多的教学点对农村地区的儿童,特别是偏远山区的儿童来说是方便的。

五指山市南街中心学校 记者郭水镜于11月13日上午9点被拍摄。五指山市南街中心学校一年级教室里,黄彩凤老师正在上中文课。 五彩缤纷的“记住礼貌”和“基本准则”装点着教室的墙壁。 南生教育中心负责人傅湘川告诉《海南日报》,中心的主要服务半径是南生村的南生村集团和志宝村集团。从一年级到二年级的所有学生都是黎族和苗族学生。

另一方面,记者在采访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一所乡镇中心学校时注意到,由于教学中心合并,来自中心学校管辖的教学中心的学生集中在中心学校。 因为镇中心学校离家很远,学生应该在晚上住宿。 然而,由于中央学校没有足够的宿舍床位,三年级以下的低年级学生甚至两个学生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是非常令人惊讶的。

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学生的住处是中央学校管理者头疼的问题。 “这孩子真的太年轻了,晚上突然醒了,哭着找妈妈 现在我们动员村民来学校,轮流做宿舍管理员,主要是让他们照顾自己的孩子。这确实是一个无助的举动。 “这是我省西部一个市县小学的校长告诉记者的

教学点的痛苦|破旧的教室,学生和教师更少

另一方面,它为偏远山区的儿童提供“家庭教育”。它覆盖了我省18个市县(注:不包括三沙市)和杨浦经济开发区的教学点,带有“难以言喻的痛苦”

痛点1: 学生流失

最小班级人数只有一个

临高县东营镇中心学校凤潭教学中心,2015年秋季学期。有3名学生,2名教师名女生王方立和王紫逸,男生王缪欣,2名教师傅新辉和傅冰夷。根据东营镇中心小学凤潭教学中心的课程设置,傅新辉教授语文、体育和美术,傅冰夷教授数学、音乐和思想道德。

3学生一位数的学生是我省少数学生的缩影

《海南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文昌市29个教学点中,最大班级规模为13个,最小班级规模仅为1个。在乐东黎族自治县,新建的黄流镇中心学校教学中心只有两个年级和三个学生。中央学校道街教学中心只有一个年级班和四名学生。东部有27个教学中心,学生不到10人,占全市71个教学中心总数的38%。一些教学中心只有2到5名学生。白沙黎族自治县合水小学只有四名学生、一名校长和一名教师,一个学期的公款只有1120元.

痛点2:老教师

58岁的教师每周有30节课

琼海市中原镇中心学校乐群小学有三名教师,其中两名接近退休年龄:58岁的校长傅士南和53岁的女教师莫刘庄 《海南日报》的记者在教学点看到,教学点有一年级、三年级和四年级三个班。傅士南已经分别安排了三节课的时间表。周末,傅士南和莫刘庄每个星期都有30节课。

琼海市中原镇中心学校乐群教学中心,老师正在给三年级上课,只有四个学生。 据本报记者郭水镜和琼海市教育局相关官员称,琼海市25个教学中心的许多教师不得不接受多种等级和课程。许多人无法应付这种局面。教育教学水平、教学效果和学生成绩也是可以想象的。

不仅年龄老化,教师在教学场所的受教育水平也相对较低。 以澄迈县为例,在全县510名教师中,只有39名本科教师,占7.7%。有206名中学教师,占40.4%,甚至有两名中学教师。 “教学中心的大部分教师是成为全职教师的文职教师,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担任最高职务,代表工人教书。他们很少接受专业培训,只依靠经验和爱心来进行教育和教学。 “澄迈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不是没有顾虑的

痛点3:缺少硬件

教学点教室雨水渗漏

这是白沙黎族自治县农村教学点现状的图片:荣邦镇中心学校凌薇小学教师办公楼雨水渗漏、墙壁倒塌,七坊镇中心学校大津小学教室屋顶渗漏、木质门窗腐烂, 七坊镇中心学校鹦哥小学和金奎大镇中心学校柯城小学已经很多年没有围墙了 .

不仅在白沙,由于近年来投资不足,全省许多市县都有相当数量的教学点硬件

以陵水黎族自治县为例。该县39个教学点中的大多数只有一台电脑或打印机、电视机和DVD。 只有两个教学点连接到计算机互联网,37个教学点没有连接到互联网。

在澄迈县,全国124个教学中心只有一两层楼或瓦房作为教室。 面积小于10亩的教学点有72个,面积小于5亩的教学点有39个,有的只有2亩、1亩、0.8亩甚至42平方米。 《海南日报》记者了解到,这些教学中心甚至没有最基本的教学工具、安全和消防设备,更不用说音乐和艺术等功能性房间了

教学点混乱|留在家里的价值撤回和合并的原因

混乱1

对教学点建设的大投资值得吗?

“10个学生,还专门铺了塑料跑道?这是不是太浪费了?”看到五指山市南生中心学校南生教学中心最近“旧貌换新颜”,怀疑的声音传来:如果他们集中在中心学校,教室里就没有几个凳子的空间,这样一次就省了很多麻烦。

"一个教学中心每年5万元的公共基金,四名教师的工资超过20万元 此外,校舍维护、书籍采购、体育器材采购等。算起来要50多万元,只是为了10多名学生 值得吗?长江黎族自治县一所中心学校的校长从记者那里数了数“财务账目”。

该省西部的一个市县教育局局长认为一些教学中心仍有十几名学生。经过大量投资后,学生人数可能在未来几年减少甚至消失。这是无效的投资吗?

困惑2

如何让年轻教师留在教学点?

2015年秋季学期,1992年出生的张沈霞来到万宁市李记镇中心学校启新小学担任英语代课教师。 “三年级、四年级和五年级总共上三节英语课,每节课每周上两节课 教学中心主任吴明海告诉《海南日报》,张沈霞不是正式教师,月薪只有2300元。

曾强,万宁教育局副局长,认为经营一个好的教学中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有优秀的教师来支持。 “即使年轻教师被分配到教学中心工作,他们也不会每天下午放学后留在学校,因为他们的家人不在当地。 不久你就会找到离开的方法。 ”

儋州教育局副局长刘昌健说,一些年轻教师不愿去教学中心的原因是“一两个人,就像鬼魂一样,安全是个问题,年轻人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其他人,婚姻和家庭都很困难,更不用说教育教学的专业成长了。" 甚至一些年轻教师也坚信,即使教师职位的工资再次提高,他们也不会去。

困惑3

融入城镇还是留在乡村?

傅士南有一个“不光彩的记录”:曾经任教的三个教学中心山县、弥塘和黄澍,现在都合并了。 “当我2013年9月来到乐群教学中心时,我觉得这是教学的最后一站。我希望我能管理好教学中心,不再走旧的合并之路 “现在,傅士南看到了希望。今年11月,1993年出生的琼台师范学院2015届中国教育专业毕业生李如意来到教学中心当老师。

”近年来,市教育行政部门已经停止强制合并教学中心 琼海市中原镇中心学校副校长李锋告诉记者,近年来,每当一所学校注册时,镇中心学校都会派老师到每个教学点值日一周左右,接受群众和孩子的申请。如果教学点没有学生,那么教学点实际上将关闭。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教学中心都必须走合并的道路。《海南日报》记者在万宁市的采访中注意到,在过去两年里,李记镇中心学校七新小学和长风镇牛楼中心学校相继恢复了四、五年级。"根据这样的恢复,我们将在2016年秋季学期再次成为正式小学." “两个教学中心的负责人并不是没有快乐,主要是因为当地人有需求。

通往学习点的路|学习点可以是“小而漂亮”

自本世纪初以来,该省的辍学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一些儿童不得不进入寄宿学校,一些儿童在10多公里外上学,甚至一些儿童辍学。寄宿儿童与父母分离导致心理问题和营养发展不平衡。

省教育厅副厅长廖庆林表示,2012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大规模停办学校。 不久前,在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通知》号文件中,又一次建议农村学校要认真拆除和合并。

正是在这一政策背景下,在省教育厅的大力支持下,五指山市提出教学中心不仅要“保留”,还要“办好” “根据《海南省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条件》,我们实施了教学中心标准化建设项目。 在此基础上,我们还开始交流教师,推进课程改革,以增强教学场所的吸引力。 ”五指山市教育局局长张永和介绍道

不仅仅是五指山。随着省教育厅的全面推进,目前我省教学中心出现了“火花”亮点:文昌市对教学中心负责人给予特殊岗位津贴。与此同时,对于没有专职教师的教学中心来说,教师是从中央学校和小学派出去教学的。今年暑假,定安县将把60多名教师从完整的小学和中心学校调整到教学点。屯昌对在边远民族地区工作超过25年的教师给予每人每年2000元的特殊奖励。

廖庆林表示,虽然教学中心的学生人数绝对不多,但从促进教育公平的角度来看,如果教学中心没有为这些孩子创造基本的质量保证教育条件,他们的起点将是不公平的,他们在起跑线上真的会输。

”教学中心不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有许多资源支持教学中心的发展。 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区制管理模式已经在海口龙华区等地实施,对促进教育机构提高办学水平具有积极意义。 廖庆林提出,通过实施常规、规范教学、联合教学研究和科学教学方法,确保教学中心全面开放国家课程。 同时,通过教育信息化,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将转移到教学点。

文末的故事|农村女教师的幸福

在五指山市水漫乡中心学校的雅培学校,39岁的女教师冀殷飞每周有22节课 纪殷飞不仅要给孩子们上语文课,还要上音乐课。在学习中心一、二、三年级的30名学生眼里,他是和蔼可亲的“全能老师”。

“我当了18年的农村小学老师,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孩子们的笑脸。 殷飞的《山中教师的骄傲》让人感慨。

雅培教学点有五个自然村,离教学点最远的距离为3公里。 今年秋天,在五个自然村,有30名一至三年级的适龄儿童进入义务教育阶段,所有这些儿童都被纳入教学点。 “如果没有教学点,他们中的许多人会辍学。 教学中心主任曾梵海说,教学中心带给孩子们的是对未来的希望。 修复新教室,智能语音教具,数字教育资源.这些硬件配置完成后,牙排教学点成为“山里最美丽的地方” (新华社海口12月10日电

在一键通微信上与新浪腾讯QQ空分享我的帖子栏

编辑:郭祖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