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7 谁要出国

  • 日期:08-11
  • 点击:(1797)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离你干嘛!”悲含甩开江离时,是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离学校不足一公里。

冬日的天黑的格外的早,就好像太阳着急回家,月亮着急出来,一切都着急往一个叫做“宿命”的齿轮上旋转一样,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不知疲倦。

江离和悲含两人的身影,被路边的街灯拉的老长老长。

悲含的表白被江离莫名打断,这么好的机会被他白白破坏,若不是两人相识已久,悲含保证,江离的脸上这个时候绝对青一块带紫一块。

他一脸不耐烦的继续问江离,“你到底要干嘛!”

江离松开悲含的手,但不知怎的,明明是自己生拉硬扯着人家至此,可自己的手上却阵阵犯麻。

他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待自己心里的火气慢慢降到跟周围温度一样时,他才不紧不慢回答:“陆悲含,你离合欢远一点。”

陆悲含揉着自己被江离抓疼的胳膊,一脸怨气的回应:“凭什么!”

从小到大,他俩从未争过什么东西,更不会因为什么面红耳赤。

知道他俩关系要好,悲含父母从国外回来带的东西都是一式两份,不偏不倚。而悲含每次去江离家吃饭,发现所有江离有的,他肯定有。例如小时候玩的限量版玩具卡丁车,和长柄玩具机关枪。

但江离发现,自从上了高中后他就与悲含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无论是他还是悲含,似乎做什么都喜欢争个对错,斗个“你死我活”。不得不承认的是,悲含除过学习成绩外,其余的地方确实也不比自己差。

这让江离很有危机感。

曾经不止一个人对江离说过,他的脾气太臭,性格太冷。换位思考,除过合欢,谁又愿意整天对着一张臭脸卑躬屈膝,若自己还不知道珍惜,没准她还真会被悲含追了去。

江离看着悲含,咽了口唾沫后,就小声回答:“我喜欢江合欢。”

他以为悲含会和林夕一样的反应,或者至少应该惊讶一番,问问自己怎么会喜欢自己的妹妹,亦或是用兄妹感情来压制自己,谁知悲含听后却异常平静,平静到让江离根本提不起兴趣来再次跟他争个孰是孰非。

天空又开始下雪。

今年的冬天,像是与大雪签了不平等条约一样,每次江离都觉得有些难为情的时候,雪就会飘下来,像是为他缓解尴尬,又像是周围气氛在用仅有的方式嘲笑自己,让自己变得不知所措。

良久,悲含才慢慢开口,“我就知道你喜欢她,我们来公平竞争啊。”

他实在太了解自己了。

江离刹时松了口气,用拳头锤了锤悲含胸口,“我还怕你不成?”

“谁知道!”

……

男孩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纯粹,没有什么是一把游戏、一局台球和一顿啤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各来两次。

合欢踏着夜色到家时,江离还没回来。

江母已经做好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等着他们,江父坐在沙发上还是看着报纸,保持着以往娴熟的姿势跟表情,时不时还“啧啧”两声。

不过今天家里的气氛真是怪得出奇,合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总之她觉得妈妈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一种她不理解的东西。

江母从厨房端过来最后一个菜,解下围裙后就一把揽过陷在沙发里的合欢,问她累不累,饿不饿。

合欢怯怯的看向妈妈,试探性的问她:“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江母先是一怔,而后快速看了一眼江父,继而拿起茶几上的橘子剥起来,“其实啊,也没什么大事…”

江父放下手中的报纸,摘下眼镜,慢慢悠悠的端起茶杯,看了一眼合欢,却什么也没说。

合欢知道,这一定是大事。

“你看你的学习成绩啊,一直不是很好,下学期是高二最后一个学期,爸爸妈妈希望在下学期送你出国,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在国外考试,到时候就成了海归…”

“嗡”的一声,合欢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像妈妈手中正在剥的那个金黄色的橘子,不知谁在里面装了颗原子弹,有了导火索后就突然炸裂,自己的脑袋就变成了碎片。

出国了不就看不到江离了么?

那他是不是又会被林夕抢走?

合欢摇摇头,我不!

为了捍卫自己的…勉强算作爱情吧,合欢竭力反抗:“妈,我不出国。”

后来妈妈还在说什么,合欢没听进去。

反而是江离进来的关门声,吵醒了自己。

她现在才注意到,江离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衣服。

黑色围巾,黑色风衣,黑色裤子,黑色靴子。

他的肩上还落着几片雪花,垂落在眉间的刘海上还滴落着细细碎碎的融化了的雪水,尽管鼻子和脸被冻的有点红,可还是掩盖不了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迷人。

“谁要出国?”

这是江离进门后问的第一句话。

合欢不知该怎么回答。

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希望自己的爸爸是一个英雄,她以后的生活不愁吃穿,若是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只需她戴着墨镜露个面就行。

现在长大了,想法却变了。她一向不喜欢被安排的命运,即使知道是康庄大道,她也希望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出来,好过在将来的某一天不慎从”万丈高楼”跌落摔的粉身碎骨。

江母见江离到家了,便上前摘下江离的书包,“洗洗手快点吃饭吧,都要凉了。”

江离脱下风衣,修长的身材在合欢跟前就暴露无遗。

合欢觉得这是江离在勾引自己,明知道自己把握不住,还在跟前这么“大尺度”的展示自己,这样真的好么?

“江合欢,你不吃么?”

合欢被江离叫醒时,发现自己正目不转睛盯着江离,就差流个三千尺的哈喇子了。

合欢生硬的点点头,便立即从沙发上跳起,“吃,吃。”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可今日的饭桌确实是静的出奇,好像气氛在故意用沉默烘托着什么,连一向喜欢叽叽喳喳的合欢都特别反常,江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便抬起头看着江母:“妈,你刚才说谁要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