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金融学院召开全球视角下的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国际学术研讨会

  • 日期:08-19
  • 点击:(1594)


财金学子2019.6.25我要分享

6月11日-6月12日,财政金融学院举办“全球视角下的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教授发表主题演讲,包括美国华盛顿大学CHARLES NELSON教授、美国威斯康辛大学KENNETH WEST教授等来自国内外高校的十多位顶尖学者与数十位师生齐聚一堂,共议全球视角下的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为学院带来了一场学术盛筵。

6月11日上午8:30,研讨会正式拉开帷幕,开幕仪式由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张成思教授主持。财政金融学院院长庄毓敏教授为会议致辞,她代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对前来参加会议的国内外各知名学者表示热烈欢迎,希望大家能够借助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平台,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充分进行学术交流。她预祝此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会议演讲共分七个阶段,共15位学者先后发表了精彩的学术报告。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Kenneth West教授分享了题为“Some Evidence on Secular Drivers of U.S. Safe Real Rates”的论文,该文探讨了美国实际无风险利率的长期驱动因素,发现实际无风险利率和人口因素显著相关。例如,如代际交叠模型所预测,实际无风险利率与劳动时长增长率正相关;传统理论认为中年劳动者是高储蓄率人群,会拉低实际利率,研究发现实际无风险利率与40-6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负相关。然而,与传统理论相悖,劳动生产率与实际利率不存在正相关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教授就中国金融发展与改革作主题演讲。吴晓求教授谈到,中国在过去40年通过市场经济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当前中国面临复杂外部环境和内部问题,亟需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一步对外开放、深入进行市场化改革、加强技术创新与人才培养是解决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国金融做出了巨大贡献,特别是央行发挥了重大作用,在恪守逆周期调节原则的同时保持了良好的创造性,在新兴金融业态管理方面理念先进。未来中国金融还面临进一步国际化、市场化、资产结构调整等一系列重要任务。

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Barbara Rossi教授的演讲论文题目是“The Effects of Conventional and Unconventional Monetary Policy: A New Approach”,她通过将经济冲击定义为方程的外生变量,统一识别传统和非常规货币政策时期的货币政策冲击,使用“含有冲击的VAR方程”,通过VAR跟踪其在经济中的影响。总体而言,非传统货币政策与传统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具有相似的效果,即同时导致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

美国华盛顿大学Chang-Jin Kim教授的文章“Markov-Switching Models with Unknown Error Distributions: Identification and Inference within the Bayesian Framework”介绍了对具有未知误差项分布的马尔可夫转换模型,用贝叶斯方法来估计马尔可夫转换模型,通过Dirichlet过程正态混合来近似未知的误差项分布,该模型被应用于战后美国工业生产指数的增长,以研究其结构转换的动力。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James Morley教授的演讲论文题为:“Why Has the U.S. Economy Stagnated Since the Great Recession?”,该文指出,由于经济的长期停滞,美国真实GDP走势远低于金融危机发生前的预期值。Morley教授开发了一个新的马尔可夫转换时间序列模型。对模型的估计表明,大衰退造成了负的和持续的产出缺口,但没有永久性的影响,到2014年经济完全恢复。相反,在经济复苏后持续的相对较低的产出水平和增长路径似乎是由2006年开始的趋势增长下降(在大衰退开始之前)驱动的。

华盛顿大学Charels Nelson教授的文章为:“Weak Identification, the Pile-up Problem, and Finite-Sample Inference for ARMA”,该文指出,当AR和MA参数彼此接近时,ARMA(1,1)模型是弱识别的,而当参数空间扩展到包括整个可逆和平稳区域时,弱识别将导致MA参数估计大概率堆积在参数空间的边界上,这扭曲了有限样本中AR和MA参数的Andrews-Cheng检验大小。Nelson教授通过渐近分析确认,MA参数的堆积导致AR参数估计具有Dickey-Fuller分布。他基于分布的混合提出了一个对Andrews-Cheng检验的修改。该改进检验解决了弱识别和堆积问题,优于原始的有限样本Andrews-Cheng检验。

美国俄勒冈大学Jeremy Piger教授在“State Dependent Effects of Monetary Policy: A Reconciliation of the Evidence”一文中研究了美国货币政策冲击在衰退与扩张中是否具有更大的产出效应,结果主要取决于脉冲响应函数是否使用对数水平或一阶差分进行估计,非借贷准备金目标期货币政策冲击指标的异常值对结果也有较大影响。一项解释离群值和估计差异的规范的结果表明,在衰退中发生的货币政策冲击比在扩张中发生的冲击有更大的影响。

财政金融学院朱文宇讲师的文章“Monetary Stimulus and the Geography of Mortgage Lending”基于美国商业银行2002-2014年间不同银行的贷款结果和QE对银行的不同影响,研究非常规货币刺激政策的传导。流动性渠道在非常规货币政策的传导中起到重要作用,对于规模越大、流动性越强的银行其影响越长,房地产贷款对量化宽松政策反应更加灵敏。量化宽松进行之前和期间,房地产市场的抵押贷款发放存在显著的异质性。在HPI增长和波动性较高的时期,QE流动性渠道在市场上的表现更为强劲。

英国华威大学Ana Galvao在“Credit Conditions and the Effects of Economic Shocks: Amplification and Asymmetries”文章中指出,在一个大的多变量自回归指数(MAI)模型的参数中引入了内生区制转换,其中所有变量都对一组可观测的共同因素作出反应。她拓展了贝叶斯估计方法,并展示了如何计算对常见结构冲击的响应。研究发现,信贷条件确实是区制变化的触发变量。此外,当需求和供应冲击在信贷压力期间冲击经济时,它们会被放大。最后,好的冲击在压力时期似乎有更积极的影响,特别是对失业率。

财政金融学院刘泽豪讲师在“Wealth and Financial Crises: The Collateral Channel”一文中提出,富裕经济体经历的危机不那么频繁,但更严重。在较富裕的经济体中,防止贷款人生产信息所需的抵押品质量较低,导致使用不敏感的信息合同和较低质量的抵押品。经济受到负面冲击后,较低的抵押品质量可能导致更大的产出下降,甚至引发市场冻结。只有富裕经济体的借款人才有动力实施自救,因为危机的损失更大。

美国东北大学马俊副教授在“A New Approach to Multivariate Beveridge-Nelson Decomposition: The Case of Omitted or Unobservable Granger-Causing Variable”一文中介绍了一种新的多元Beveridge-Nelson分解方法,展示了以往基于VAR的多元BN分解在两种条件下和这些条件被违反的结果:VAR包含了所有重要的变量;VAR不包含不相关的持久变量。随后,该方法被应用于对美国GDP的研究中,实现了对对数人均GDP的分解。

德意志银行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学者Esteban Prieto博士的演讲文章是“Identifying Credit Supply and Demand Factors in the Euro Area”,该研究来源于央行对于实时评估信贷供需和了解欧元区内信贷供需的联动性(或异质性)的需求。他基于真实的月度数据,提出银行的信贷供需措施。并且还评估了信贷供需的异质性,并探究它在多大程度依赖于个人银行和贷款的特征。研究发现,在金融危机和主权国家的债务危机期间,信贷供给条件急剧恶化。

财政金融学院刚健华副教授在“Are Pricier Houses Less Risky? Evidence from China”一文中利用中国的公寓数据发现,同一地区的公寓位置相同,但规模不同,价格也可能不同,与同一地区的小型公寓相比,大型公寓的价格升值率对平均住房市场价值升值的敏感度较低。此外,保持规模不变,每平方米价格较高的公寓对市场的敏感度较低。价格更高的房子可能风险更小。

财政金融学院罗煜副教授在“Payment, Liquidity Shocks and Optimal Bank Concentration”一文中提到,在流动性充裕的经济体中,更加集中的银行市场可以提供更高的社会福利,因为不畅消费的福利损失较小,允许银行准备较少的流动性储备和增加社会投资的效益成为主导因素。然而,在流动性不足的经济体中,更具竞争力的银行市场可以提供更高的社会福利,因为它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

财政金融学院芦东讲师在“Tolerance of Flexibility: Foreign Exchange Intervention and Managed Floating Redux”一文中通过马尔可夫机制转换和Occbin方法对中央银行对于外汇机制灵活性的容忍度进行研究发现,当人民币汇率偏离其长期趋势的幅度较大时,央行会进行大量干预,否则,央行在外汇干预方面会保持不活跃。央行对汇率贬值和升值的反应是不对称的。资本控制和外汇政策是互补的,而不是替代的。从有管理的浮动到完全浮动的进一步改革将提高福利。

6月12日,本次国际研讨会在专家学者们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此次会议为国际顶尖学者与国内学者之间搭建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平台,增进了国际学术界对中国金融、中国人民大学和财政金融学院的关注,推动了学院教师学术成果在国际舞台上的展示,也显著提高了财政金融学院在国际学术领域的能见度,预期将形成更多高水平的研究成果。这为提升学院科研水平的国际化程度,进而带动学院整体国际性水平提升,更好地促进学院“双一流”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收藏举报投诉

6月11日-6月12日,财政金融学院举办“全球视角下的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教授发表主题演讲,包括美国华盛顿大学CHARLES NELSON教授、美国威斯康辛大学KENNETH WEST教授等来自国内外高校的十多位顶尖学者与数十位师生齐聚一堂,共议全球视角下的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为学院带来了一场学术盛筵。

6月11日上午8:30,研讨会正式拉开帷幕,开幕仪式由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张成思教授主持。财政金融学院院长庄毓敏教授为会议致辞,她代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对前来参加会议的国内外各知名学者表示热烈欢迎,希望大家能够借助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平台,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充分进行学术交流。她预祝此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会议演讲共分七个阶段,共15位学者先后发表了精彩的学术报告。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Kenneth West教授分享了题为“Some Evidence on Secular Drivers of U.S. Safe Real Rates”的论文,该文探讨了美国实际无风险利率的长期驱动因素,发现实际无风险利率和人口因素显著相关。例如,如代际交叠模型所预测,实际无风险利率与劳动时长增长率正相关;传统理论认为中年劳动者是高储蓄率人群,会拉低实际利率,研究发现实际无风险利率与40-6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负相关。然而,与传统理论相悖,劳动生产率与实际利率不存在正相关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教授就中国金融发展与改革作主题演讲。吴晓求教授谈到,中国在过去40年通过市场经济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当前中国面临复杂外部环境和内部问题,亟需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一步对外开放、深入进行市场化改革、加强技术创新与人才培养是解决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国金融做出了巨大贡献,特别是央行发挥了重大作用,在恪守逆周期调节原则的同时保持了良好的创造性,在新兴金融业态管理方面理念先进。未来中国金融还面临进一步国际化、市场化、资产结构调整等一系列重要任务。

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Barbara Rossi教授的演讲论文题目是“The Effects of Conventional and Unconventional Monetary Policy: A New Approach”,她通过将经济冲击定义为方程的外生变量,统一识别传统和非常规货币政策时期的货币政策冲击,使用“含有冲击的VAR方程”,通过VAR跟踪其在经济中的影响。总体而言,非传统货币政策与传统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具有相似的效果,即同时导致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

美国华盛顿大学Chang-Jin Kim教授的文章“Markov-Switching Models with Unknown Error Distributions: Identification and Inference within the Bayesian Framework”介绍了对具有未知误差项分布的马尔可夫转换模型,用贝叶斯方法来估计马尔可夫转换模型,通过Dirichlet过程正态混合来近似未知的误差项分布,该模型被应用于战后美国工业生产指数的增长,以研究其结构转换的动力。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James Morley教授的演讲论文题为:“Why Has the U.S. Economy Stagnated Since the Great Recession?”,该文指出,由于经济的长期停滞,美国真实GDP走势远低于金融危机发生前的预期值。Morley教授开发了一个新的马尔可夫转换时间序列模型。对模型的估计表明,大衰退造成了负的和持续的产出缺口,但没有永久性的影响,到2014年经济完全恢复。相反,在经济复苏后持续的相对较低的产出水平和增长路径似乎是由2006年开始的趋势增长下降(在大衰退开始之前)驱动的。

华盛顿大学Charels Nelson教授的文章为:“Weak Identification, the Pile-up Problem, and Finite-Sample Inference for ARMA”,该文指出,当AR和MA参数彼此接近时,ARMA(1,1)模型是弱识别的,而当参数空间扩展到包括整个可逆和平稳区域时,弱识别将导致MA参数估计大概率堆积在参数空间的边界上,这扭曲了有限样本中AR和MA参数的Andrews-Cheng检验大小。Nelson教授通过渐近分析确认,MA参数的堆积导致AR参数估计具有Dickey-Fuller分布。他基于分布的混合提出了一个对Andrews-Cheng检验的修改。该改进检验解决了弱识别和堆积问题,优于原始的有限样本Andrews-Cheng检验。

美国俄勒冈大学Jeremy Piger教授在“State Dependent Effects of Monetary Policy: A Reconciliation of the Evidence”一文中研究了美国货币政策冲击在衰退与扩张中是否具有更大的产出效应,结果主要取决于脉冲响应函数是否使用对数水平或一阶差分进行估计,非借贷准备金目标期货币政策冲击指标的异常值对结果也有较大影响。一项解释离群值和估计差异的规范的结果表明,在衰退中发生的货币政策冲击比在扩张中发生的冲击有更大的影响。

财政金融学院朱文宇讲师的文章“Monetary Stimulus and the Geography of Mortgage Lending”基于美国商业银行2002-2014年间不同银行的贷款结果和QE对银行的不同影响,研究非常规货币刺激政策的传导。流动性渠道在非常规货币政策的传导中起到重要作用,对于规模越大、流动性越强的银行其影响越长,房地产贷款对量化宽松政策反应更加灵敏。量化宽松进行之前和期间,房地产市场的抵押贷款发放存在显著的异质性。在HPI增长和波动性较高的时期,QE流动性渠道在市场上的表现更为强劲。

英国华威大学Ana Galvao在“Credit Conditions and the Effects of Economic Shocks: Amplification and Asymmetries”文章中指出,在一个大的多变量自回归指数(MAI)模型的参数中引入了内生区制转换,其中所有变量都对一组可观测的共同因素作出反应。她拓展了贝叶斯估计方法,并展示了如何计算对常见结构冲击的响应。研究发现,信贷条件确实是区制变化的触发变量。此外,当需求和供应冲击在信贷压力期间冲击经济时,它们会被放大。最后,好的冲击在压力时期似乎有更积极的影响,特别是对失业率。

财政金融学院刘泽豪讲师在“Wealth and Financial Crises: The Collateral Channel”一文中提出,富裕经济体经历的危机不那么频繁,但更严重。在较富裕的经济体中,防止贷款人生产信息所需的抵押品质量较低,导致使用不敏感的信息合同和较低质量的抵押品。经济受到负面冲击后,较低的抵押品质量可能导致更大的产出下降,甚至引发市场冻结。只有富裕经济体的借款人才有动力实施自救,因为危机的损失更大。

美国东北大学马俊副教授在“A New Approach to Multivariate Beveridge-Nelson Decomposition: The Case of Omitted or Unobservable Granger-Causing Variable”一文中介绍了一种新的多元Beveridge-Nelson分解方法,展示了以往基于VAR的多元BN分解在两种条件下和这些条件被违反的结果:VAR包含了所有重要的变量;VAR不包含不相关的持久变量。随后,该方法被应用于对美国GDP的研究中,实现了对对数人均GDP的分解。

德意志银行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学者Esteban Prieto博士的演讲文章是“Identifying Credit Supply and Demand Factors in the Euro Area”,该研究来源于央行对于实时评估信贷供需和了解欧元区内信贷供需的联动性(或异质性)的需求。他基于真实的月度数据,提出银行的信贷供需措施。并且还评估了信贷供需的异质性,并探究它在多大程度依赖于个人银行和贷款的特征。研究发现,在金融危机和主权国家的债务危机期间,信贷供给条件急剧恶化。

财政金融学院刚健华副教授在“Are Pricier Houses Less Risky? Evidence from China”一文中利用中国的公寓数据发现,同一地区的公寓位置相同,但规模不同,价格也可能不同,与同一地区的小型公寓相比,大型公寓的价格升值率对平均住房市场价值升值的敏感度较低。此外,保持规模不变,每平方米价格较高的公寓对市场的敏感度较低。价格更高的房子可能风险更小。

财政金融学院罗煜副教授在“Payment, Liquidity Shocks and Optimal Bank Concentration”一文中提到,在流动性充裕的经济体中,更加集中的银行市场可以提供更高的社会福利,因为不畅消费的福利损失较小,允许银行准备较少的流动性储备和增加社会投资的效益成为主导因素。然而,在流动性不足的经济体中,更具竞争力的银行市场可以提供更高的社会福利,因为它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

财政金融学院芦东讲师在“Tolerance of Flexibility: Foreign Exchange Intervention and Managed Floating Redux”一文中通过马尔可夫机制转换和Occbin方法对中央银行对于外汇机制灵活性的容忍度进行研究发现,当人民币汇率偏离其长期趋势的幅度较大时,央行会进行大量干预,否则,央行在外汇干预方面会保持不活跃。央行对汇率贬值和升值的反应是不对称的。资本控制和外汇政策是互补的,而不是替代的。从有管理的浮动到完全浮动的进一步改革将提高福利。

6月12日,本次国际研讨会在专家学者们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此次会议为国际顶尖学者与国内学者之间搭建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平台,增进了国际学术界对中国金融、中国人民大学和财政金融学院的关注,推动了学院教师学术成果在国际舞台上的展示,也显著提高了财政金融学院在国际学术领域的能见度,预期将形成更多高水平的研究成果。这为提升学院科研水平的国际化程度,进而带动学院整体国际性水平提升,更好地促进学院“双一流”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