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结束西征遣使访一国遭羞辱,一怒之下灭国灭族,太惨烈!

  • 日期:08-21
  • 点击:(1554)


  原创陈春笔记2019.7.2我要分享

  读史随笔

  【札记前注:近来乱翻书,常常读史,读的是生命的经历,尽管有些已经成为符号,但经过文字的演绎又会展现出生命的力量来。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此刻也在历史的进程里面,和千年以前的人们所经历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无非生生死死,无非内忧外患,无非一直在追寻理想中的桃花源而不得,无非暗自神伤鬓毛衰,唱一曲满江红,看一夜烟花绚烂,却不知烟花也易冷,孤独的击节拍栏杆,随后沉醉于温柔乡,一觉醒来亦是大天明,周而复始罢了。】

  公元1224年前后,整个中原、北方和西域的势力版图上发生了许多变化,西夏和金国都换了君主,夏献宗和金哀宗分别继位成为国君,都理性的看到自己国家前几年穷兵黩武造成的国库空虚,民不聊生的境况,两位年轻的君主都希望在自己的治下国家能够繁荣昌盛起来,也算一点政绩。

  

  除了西夏和金国的恩怨情仇了断之外,南宋和金在边境上的战争随着金哀宗的上台也签订和平协议了,眼看着整个天下的时局正在朝着和平发展的道路上发展,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啊,只可惜现实是令人崩溃的,因为一个人即将回来,他就是大名鼎鼎威震天下的成吉思汗铁木真,由于听到自己的好兄弟木华黎因病去世的消息,也明白中原离开木华黎会发生什么,毕竟靠他镇守中原自己才可以放心的西征,如果中原本土失守,自己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流到哪里算哪里,现在是该回去了。

  本该消停的中原大地,随着成吉思汗铁木真率领精锐铁骑的东归,又将变得战火纷飞,饿殍遍地。

  公元1225年的那个春天,原本是一个平常的季节,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好时光。铁木真从西域征杀归来,双鬓已经斑白的他,在阔别了五年的草原秋日里,先是纵马狂奔,闻一闻草原的春天味道,晚间在王帐中静思,旋即派去使者,谴责了两年前西夏的联盟时不告而退的不道德行为。

  

  此时的西夏国君是夏献宗,他继位时的担心是正确的,该来的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而他,也早早的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这种迎战首先表现在外交层面,如果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刚刚登上西夏国皇位的夏献宗,非常贴切。西夏的朝堂之上,面对成吉思汗的使者那一幅居高临下的模样,夏献宗一改往日夏神宗在位时期那种恭恭敬敬的态度,当场就在朝堂上对其一顿臭骂,让蒙古使者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也是一个老外交人员了,来过西夏好几次,过去的夏国君主都是唯唯诺诺,俯首帖耳,说话声音都会很小心,但这一次完全不一样,正义凛然,大气磅礴。

  使者很快就回到中都当面回奏成吉思汗,这位雄霸一方的霸主本来想着让西夏来认个错,继续再给自己打前锋,这样的小九九被彻底否决了。身体连年征战也有匮乏,自感生命时日无多的他,心中泛起了一个在有生之年灭亡西夏的念头,而一旦这个念头生出来就会成为一个灾难,普通人也许就是一念之间,不会有多大危害,但是在这样的君主霸主的脑海里一旦生出一个念头,那就是伏尸百万,地动山摇的场景。

  

  ?

  果不其然,一年之后的公元1226年的春天,经过一年的休养和整军,蒙古铁骑已经逐步恢复到最好的战斗力,无论是人还是马,包括武器装备等,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成吉思汗御驾亲征,开始了攻打西夏的战争。而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有一个时间轴标记的话,此时铁木真的生命,也仅仅只剩下了最后一年多,但在当时无人可以预测成吉思汗的生命,他和丘处机在西域曾经探讨过生命的价值,认为丘处机活了几百岁,长春真人澄清谣言,自己也是肉身凡胎,只是善于调节心态,善于自我修炼,叮嘱成吉思汗不杀生可长寿,可惜这些话说说容易,普通人也许能做的到,但作为一代霸主,做不到的。

  在成吉思汗的全力进攻之下,西夏最终还是招架不住,蒙古军一路攻陷沙洲(今甘肃敦煌)、肃州(今甘肃酒泉)、甘州(今甘肃张掖),向西夏的都城兴州府(现在的银川)杀奔而来。

  西征归来的成吉思汗,杀伐力度似乎比五年前出发之时更为沉重。在进攻的路上,蒙古铁骑所到之处,攻一城,屠一城。大军过后,所过边镇,不见炊烟升,这样的暴虐自然会折寿。此时的蒙古铁骑,一改往日攻打西夏的方式,不以占领和掠夺为目的,也不是以恐吓为目的,似乎也不仅仅以灭国为目的(灭国无非占领首都,驱除或者杀死统治者在,废掉国号就行了),现在这样的屠杀简直就是奔着灭族去的。

  

  不知道此时的成吉思汗为何对西夏痛恨到如此的地步!回顾过去多年的民族征战之中,西夏人对蒙古向来唯马首是瞻。仅有的一些冲突,一般也是西夏在蒙古入侵之时,不得已做出的抵抗。而且还数次借道给蒙古,让其南下攻打金国。甚至在某一段时间内,还出兵协同蒙古对金国作战。

  唯一可以解释成吉思汗这种行为的理由是几年前西夏神宗时代在凤翔府对木华黎的不告而别以及这次夏献宗在朝堂上公然羞辱了他的使者,也就等于羞辱他本人,于是他就把西夏这么多年对其的帮助一笔勾销,准备让这个民族彻底从版图上消失,而这最后也成了事实,只留下荒野上座座独立的西夏皇陵,在凛冽的西风里呜咽。

  伴君如伴虎,一点没错!尤其是成吉思汗这样的霸主君王心,最难测,西夏的覆灭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读史随笔

  【札记前注:近来乱翻书,常常读史,读的是生命的经历,尽管有些已经成为符号,但经过文字的演绎又会展现出生命的力量来。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此刻也在历史的进程里面,和千年以前的人们所经历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无非生生死死,无非内忧外患,无非一直在追寻理想中的桃花源而不得,无非暗自神伤鬓毛衰,唱一曲满江红,看一夜烟花绚烂,却不知烟花也易冷,孤独的击节拍栏杆,随后沉醉于温柔乡,一觉醒来亦是大天明,周而复始罢了。】

  公元1224年前后,整个中原、北方和西域的势力版图上发生了许多变化,西夏和金国都换了君主,夏献宗和金哀宗分别继位成为国君,都理性的看到自己国家前几年穷兵黩武造成的国库空虚,民不聊生的境况,两位年轻的君主都希望在自己的治下国家能够繁荣昌盛起来,也算一点政绩。

  

  除了西夏和金国的恩怨情仇了断之外,南宋和金在边境上的战争随着金哀宗的上台也签订和平协议了,眼看着整个天下的时局正在朝着和平发展的道路上发展,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啊,只可惜现实是令人崩溃的,因为一个人即将回来,他就是大名鼎鼎威震天下的成吉思汗铁木真,由于听到自己的好兄弟木华黎因病去世的消息,也明白中原离开木华黎会发生什么,毕竟靠他镇守中原自己才可以放心的西征,如果中原本土失守,自己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流到哪里算哪里,现在是该回去了。

  本该消停的中原大地,随着成吉思汗铁木真率领精锐铁骑的东归,又将变得战火纷飞,饿殍遍地。

  公元1225年的那个春天,原本是一个平常的季节,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好时光。铁木真从西域征杀归来,双鬓已经斑白的他,在阔别了五年的草原秋日里,先是纵马狂奔,闻一闻草原的春天味道,晚间在王帐中静思,旋即派去使者,谴责了两年前西夏的联盟时不告而退的不道德行为。

  

  此时的西夏国君是夏献宗,他继位时的担心是正确的,该来的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而他,也早早的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这种迎战首先表现在外交层面,如果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刚刚登上西夏国皇位的夏献宗,非常贴切。西夏的朝堂之上,面对成吉思汗的使者那一幅居高临下的模样,夏献宗一改往日夏神宗在位时期那种恭恭敬敬的态度,当场就在朝堂上对其一顿臭骂,让蒙古使者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也是一个老外交人员了,来过西夏好几次,过去的夏国君主都是唯唯诺诺,俯首帖耳,说话声音都会很小心,但这一次完全不一样,正义凛然,大气磅礴。

  使者很快就回到中都当面回奏成吉思汗,这位雄霸一方的霸主本来想着让西夏来认个错,继续再给自己打前锋,这样的小九九被彻底否决了。身体连年征战也有匮乏,自感生命时日无多的他,心中泛起了一个在有生之年灭亡西夏的念头,而一旦这个念头生出来就会成为一个灾难,普通人也许就是一念之间,不会有多大危害,但是在这样的君主霸主的脑海里一旦生出一个念头,那就是伏尸百万,地动山摇的场景。

  

  ?

  果不其然,一年之后的公元1226年的春天,经过一年的休养和整军,蒙古铁骑已经逐步恢复到最好的战斗力,无论是人还是马,包括武器装备等,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成吉思汗御驾亲征,开始了攻打西夏的战争。而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有一个时间轴标记的话,此时铁木真的生命,也仅仅只剩下了最后一年多,但在当时无人可以预测成吉思汗的生命,他和丘处机在西域曾经探讨过生命的价值,认为丘处机活了几百岁,长春真人澄清谣言,自己也是肉身凡胎,只是善于调节心态,善于自我修炼,叮嘱成吉思汗不杀生可长寿,可惜这些话说说容易,普通人也许能做的到,但作为一代霸主,做不到的。

  在成吉思汗的全力进攻之下,西夏最终还是招架不住,蒙古军一路攻陷沙洲(今甘肃敦煌)、肃州(今甘肃酒泉)、甘州(今甘肃张掖),向西夏的都城兴州府(现在的银川)杀奔而来。

  西征归来的成吉思汗,杀伐力度似乎比五年前出发之时更为沉重。在进攻的路上,蒙古铁骑所到之处,攻一城,屠一城。大军过后,所过边镇,不见炊烟升,这样的暴虐自然会折寿。此时的蒙古铁骑,一改往日攻打西夏的方式,不以占领和掠夺为目的,也不是以恐吓为目的,似乎也不仅仅以灭国为目的(灭国无非占领首都,驱除或者杀死统治者在,废掉国号就行了),现在这样的屠杀简直就是奔着灭族去的。

  

  不知道此时的成吉思汗为何对西夏痛恨到如此的地步!回顾过去多年的民族征战之中,西夏人对蒙古向来唯马首是瞻。仅有的一些冲突,一般也是西夏在蒙古入侵之时,不得已做出的抵抗。而且还数次借道给蒙古,让其南下攻打金国。甚至在某一段时间内,还出兵协同蒙古对金国作战。

  唯一可以解释成吉思汗这种行为的理由是几年前西夏神宗时代在凤翔府对木华黎的不告而别以及这次夏献宗在朝堂上公然羞辱了他的使者,也就等于羞辱他本人,于是他就把西夏这么多年对其的帮助一笔勾销,准备让这个民族彻底从版图上消失,而这最后也成了事实,只留下荒野上座座独立的西夏皇陵,在凛冽的西风里呜咽。

  伴君如伴虎,一点没错!尤其是成吉思汗这样的霸主君王心,最难测,西夏的覆灭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未完待续)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