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余下的日子我要怎样过(01 )

  • 日期:08-31
  • 点击:(8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出针眼的缘故,我不得不去医院眼科进行护理治疗。医院大厅等候挂号排队的人很多,陪护家属也很多,虽说医院以静为要旨,但就在这块儿地方感觉起来也如集市那般热闹了。

  说到这般,莫不是社会人的基数实在是太多,生病受伤的就显得多了。但也确实有那种可能,便是畏惧死亡的人有很多。在这些排队的人中,那种因一点头疼脑热就来诊断的人应该很多吧,他们占据着医疗资源,也为真正需要治疗的人带来麻烦。

  当然我这样一番话更多的其实是种抱怨,因为我只为自己一只眼睛的毛病在医院就花费了一上午光景,而我还是个高三学生,学业的重要及时间的紧迫对我来说是双重的压力。今天我也是请假过来的,天知道我会耽误多少课程。

  不过好在过程是结束了,那个医生给我眼睛实施了个小小的手术,将我眼睛里那粒小东西取走了,换来的是那只眼睛被蒙上了纱布。

  轻松下来的我略放松疲惫的心性,穿梭于人群中准备从医院出去时,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不远的视角中掠过。

  当然那种熟悉只是一种熟识的感觉,所以我只是有些惊讶在这里会遇到她,一个同班的女生,平时没有太多交际,但是因为她坐在我的前座的缘故,故而并不陌生。

  我只是出于巧遇的好奇用一只眼去追寻她的身影,却发现她逐步望向了我。

  “哈,陈成岳同学,好巧在这碰到你,你怎么在这里呀?”她很友好的对我微笑打招呼说出也是我的问题,同时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也注意到我的眼睛。

  “哈,是好巧,我是来治眼睛的,你是……”我也向她打着招呼,同时较为难堪的问询着她。难堪,是因为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相互同窗有一年多的时间,又是前后座的关系,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这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这归咎是我的性格造成的,也实在是件无奈的事情。

  我是个喜静的人,在班里除了必要的团体活动外并不热衷参予周遭的个人聚会。“这个时期学习是最重要的”的话是妈妈一再叮嘱的,也是我极为认同的道理。当然这不代表我就是个木讷的人,班上同学相貌个性我也是知道的,所不通的就是名姓而已。

  她穿着一身淡蓝绣花长袄,扎着马尾辫,个头在班里女生中算高的,比我大约高出半头,长相偏于娟秀,但个性却是属于好动活跃的。她平时很健康的感觉,所以我没想到会在医院见到她。

  “我……我来这里看我一位朋友。”她对我点头微笑说。

  这确实是个很合理的解释,但却给我带来一丝疑惑,她来医院看朋友,为什么要在这上学的时间呢?不过这仅是我的一点小疑惑,并不至于去打破砂锅问她。

  她却是十分关心的看着我问:“你眼睛怎么了,怎么包起来了?”

  我下意识的捂了下蒙着纱布的眼,有些冲动的说了句:“眼睛出状况了,瞎了……”

  天晓得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也是当真了,更为担心的问道:“怎么会这样,怎样造成的,出什么毛病,你还好吗?”

  看着她那一脸关切的表情,我心下发起慌了,赶紧摆手说:“假的假的,我刚才开玩笑的,只是做个小手术。不当紧的。”

  她闻言错愕了下,然后不可置否的笑了起来,一手抿着嘴,一手指着我,发出吃吃的笑声,眼睛迷的一条缝,几欲弯下腰。

  她的举动一时吓得我不轻,也着实在这医院大厅里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我不由愣头愣脑的问她说:“喂,你笑什么啊,我的玩笑有那么好笑吗?”

  她用手揉揉眼角泛的泪花对我摆手说:“不,一点也不好笑,而且对不起的说,一点意思也没有,反而充满了无趣。”

  我闻言哑然,那你干嘛笑成那样,是取笑我吗?她却接着说道:“你的这个玩笑虽然说不上恶趣或者低趣,但真的很无聊,很低劣,人是绝对不能拿身体开玩笑的,要尊重生命,尊重身体,不论是别人或是自己的。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像你这样的人竟然会开玩笑,而且对我……所以我要笑啊。”

  我是仍没听懂她要笑的缘故,但看来并不是取笑我的意思,而且她说像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啊,在她心里……

  那天见面我们并没有聊的太多,很快就匆匆离开了,她似乎也是很忙的,而我也赶紧时间回家,只是下午上学的时候我有留意前座的她,并没有来上学。

  我觉得很奇怪啊,从那天起在班级里,我除了学习以外时有的开始注意前座她的言行,而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我自己是说不清,也许是有些在意她说想象中我的样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在班级里虽然并不热衷与人接触,或是参与什么班级活动,但也并不是什么人也没来往过,同桌钱小晨、朋友张琛是我能记住的两个名字。是否是我留意她的次数比较多,还是做了怎样醒目的事情,这件事情被张琛察觉了。

  那天在体育课上男女自由分开活动之时,我一人照旧依靠在一棵大树下望着大伙活动的场所,这时张琛凑到我身边来,小声对我说道:“陈成岳啊,你知道嘛,有件奇事发生,木鱼生心了,铁树开花了,是不是意味春天要来了……”

  我嗔怪张琛都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木鱼生心、铁树开花呀,就是春天不还有四五个月才到的嘛。张琛对我坏笑道:“少来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这一段儿竟盯着黎梦瑶瞅了,这对于你这样一个木鱼铁树来说,可是难有的事,不是心活是什么。”

  我低头叹口气,心说谁是木鱼铁树啊,再说我观察她也不是什么心活的事,只是有些在意她看我的印象,只是这些给张琛是讲不透的。

  对了,她好像是叫黎梦瑶吧……

  ? ? ? ? ? (未完待续)

  

  北旭晟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6.7

  字数 205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出针眼的缘故,我不得不去医院眼科进行护理治疗。医院大厅等候挂号排队的人很多,陪护家属也很多,虽说医院以静为要旨,但就在这块儿地方感觉起来也如集市那般热闹了。

  说到这般,莫不是社会人的基数实在是太多,生病受伤的就显得多了。但也确实有那种可能,便是畏惧死亡的人有很多。在这些排队的人中,那种因一点头疼脑热就来诊断的人应该很多吧,他们占据着医疗资源,也为真正需要治疗的人带来麻烦。

  当然我这样一番话更多的其实是种抱怨,因为我只为自己一只眼睛的毛病在医院就花费了一上午光景,而我还是个高三学生,学业的重要及时间的紧迫对我来说是双重的压力。今天我也是请假过来的,天知道我会耽误多少课程。

  不过好在过程是结束了,那个医生给我眼睛实施了个小小的手术,将我眼睛里那粒小东西取走了,换来的是那只眼睛被蒙上了纱布。

  轻松下来的我略放松疲惫的心性,穿梭于人群中准备从医院出去时,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不远的视角中掠过。

  当然那种熟悉只是一种熟识的感觉,所以我只是有些惊讶在这里会遇到她,一个同班的女生,平时没有太多交际,但是因为她坐在我的前座的缘故,故而并不陌生。

  我只是出于巧遇的好奇用一只眼去追寻她的身影,却发现她逐步望向了我。

  “哈,陈成岳同学,好巧在这碰到你,你怎么在这里呀?”她很友好的对我微笑打招呼说出也是我的问题,同时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也注意到我的眼睛。

  “哈,是好巧,我是来治眼睛的,你是……”我也向她打着招呼,同时较为难堪的问询着她。难堪,是因为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相互同窗有一年多的时间,又是前后座的关系,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这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这归咎是我的性格造成的,也实在是件无奈的事情。

  我是个喜静的人,在班里除了必要的团体活动外并不热衷参予周遭的个人聚会。“这个时期学习是最重要的”的话是妈妈一再叮嘱的,也是我极为认同的道理。当然这不代表我就是个木讷的人,班上同学相貌个性我也是知道的,所不通的就是名姓而已。

  她穿着一身淡蓝绣花长袄,扎着马尾辫,个头在班里女生中算高的,比我大约高出半头,长相偏于娟秀,但个性却是属于好动活跃的。她平时很健康的感觉,所以我没想到会在医院见到她。

  “我……我来这里看我一位朋友。”她对我点头微笑说。

  这确实是个很合理的解释,但却给我带来一丝疑惑,她来医院看朋友,为什么要在这上学的时间呢?不过这仅是我的一点小疑惑,并不至于去打破砂锅问她。

  她却是十分关心的看着我问:“你眼睛怎么了,怎么包起来了?”

  我下意识的捂了下蒙着纱布的眼,有些冲动的说了句:“眼睛出状况了,瞎了……”

  天晓得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也是当真了,更为担心的问道:“怎么会这样,怎样造成的,出什么毛病,你还好吗?”

  看着她那一脸关切的表情,我心下发起慌了,赶紧摆手说:“假的假的,我刚才开玩笑的,只是做个小手术。不当紧的。”

  她闻言错愕了下,然后不可置否的笑了起来,一手抿着嘴,一手指着我,发出吃吃的笑声,眼睛迷的一条缝,几欲弯下腰。

  她的举动一时吓得我不轻,也着实在这医院大厅里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我不由愣头愣脑的问她说:“喂,你笑什么啊,我的玩笑有那么好笑吗?”

  她用手揉揉眼角泛的泪花对我摆手说:“不,一点也不好笑,而且对不起的说,一点意思也没有,反而充满了无趣。”

  我闻言哑然,那你干嘛笑成那样,是取笑我吗?她却接着说道:“你的这个玩笑虽然说不上恶趣或者低趣,但真的很无聊,很低劣,人是绝对不能拿身体开玩笑的,要尊重生命,尊重身体,不论是别人或是自己的。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像你这样的人竟然会开玩笑,而且对我……所以我要笑啊。”

  我是仍没听懂她要笑的缘故,但看来并不是取笑我的意思,而且她说像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啊,在她心里……

  那天见面我们并没有聊的太多,很快就匆匆离开了,她似乎也是很忙的,而我也赶紧时间回家,只是下午上学的时候我有留意前座的她,并没有来上学。

  我觉得很奇怪啊,从那天起在班级里,我除了学习以外时有的开始注意前座她的言行,而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我自己是说不清,也许是有些在意她说想象中我的样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在班级里虽然并不热衷与人接触,或是参与什么班级活动,但也并不是什么人也没来往过,同桌钱小晨、朋友张琛是我能记住的两个名字。是否是我留意她的次数比较多,还是做了怎样醒目的事情,这件事情被张琛察觉了。

  那天在体育课上男女自由分开活动之时,我一人照旧依靠在一棵大树下望着大伙活动的场所,这时张琛凑到我身边来,小声对我说道:“陈成岳啊,你知道嘛,有件奇事发生,木鱼生心了,铁树开花了,是不是意味春天要来了……”

  我嗔怪张琛都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木鱼生心、铁树开花呀,就是春天不还有四五个月才到的嘛。张琛对我坏笑道:“少来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这一段儿竟盯着黎梦瑶瞅了,这对于你这样一个木鱼铁树来说,可是难有的事,不是心活是什么。”

  我低头叹口气,心说谁是木鱼铁树啊,再说我观察她也不是什么心活的事,只是有些在意她看我的印象,只是这些给张琛是讲不透的。

  对了,她好像是叫黎梦瑶吧……

  ? ? ? ? ?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出针眼的缘故,我不得不去医院眼科进行护理治疗。医院大厅等候挂号排队的人很多,陪护家属也很多,虽说医院以静为要旨,但就在这块儿地方感觉起来也如集市那般热闹了。

  说到这般,莫不是社会人的基数实在是太多,生病受伤的就显得多了。但也确实有那种可能,便是畏惧死亡的人有很多。在这些排队的人中,那种因一点头疼脑热就来诊断的人应该很多吧,他们占据着医疗资源,也为真正需要治疗的人带来麻烦。

  当然我这样一番话更多的其实是种抱怨,因为我只为自己一只眼睛的毛病在医院就花费了一上午光景,而我还是个高三学生,学业的重要及时间的紧迫对我来说是双重的压力。今天我也是请假过来的,天知道我会耽误多少课程。

  不过好在过程是结束了,那个医生给我眼睛实施了个小小的手术,将我眼睛里那粒小东西取走了,换来的是那只眼睛被蒙上了纱布。

  轻松下来的我略放松疲惫的心性,穿梭于人群中准备从医院出去时,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不远的视角中掠过。

  当然那种熟悉只是一种熟识的感觉,所以我只是有些惊讶在这里会遇到她,一个同班的女生,平时没有太多交际,但是因为她坐在我的前座的缘故,故而并不陌生。

  我只是出于巧遇的好奇用一只眼去追寻她的身影,却发现她逐步望向了我。

  “哈,陈成岳同学,好巧在这碰到你,你怎么在这里呀?”她很友好的对我微笑打招呼说出也是我的问题,同时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也注意到我的眼睛。

  “哈,是好巧,我是来治眼睛的,你是……”我也向她打着招呼,同时较为难堪的问询着她。难堪,是因为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相互同窗有一年多的时间,又是前后座的关系,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这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这归咎是我的性格造成的,也实在是件无奈的事情。

  我是个喜静的人,在班里除了必要的团体活动外并不热衷参予周遭的个人聚会。“这个时期学习是最重要的”的话是妈妈一再叮嘱的,也是我极为认同的道理。当然这不代表我就是个木讷的人,班上同学相貌个性我也是知道的,所不通的就是名姓而已。

  她穿着一身淡蓝绣花长袄,扎着马尾辫,个头在班里女生中算高的,比我大约高出半头,长相偏于娟秀,但个性却是属于好动活跃的。她平时很健康的感觉,所以我没想到会在医院见到她。

  “我……我来这里看我一位朋友。”她对我点头微笑说。

  这确实是个很合理的解释,但却给我带来一丝疑惑,她来医院看朋友,为什么要在这上学的时间呢?不过这仅是我的一点小疑惑,并不至于去打破砂锅问她。

  她却是十分关心的看着我问:“你眼睛怎么了,怎么包起来了?”

  我下意识的捂了下蒙着纱布的眼,有些冲动的说了句:“眼睛出状况了,瞎了……”

  天晓得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也是当真了,更为担心的问道:“怎么会这样,怎样造成的,出什么毛病,你还好吗?”

  看着她那一脸关切的表情,我心下发起慌了,赶紧摆手说:“假的假的,我刚才开玩笑的,只是做个小手术。不当紧的。”

  她闻言错愕了下,然后不可置否的笑了起来,一手抿着嘴,一手指着我,发出吃吃的笑声,眼睛迷的一条缝,几欲弯下腰。

  她的举动一时吓得我不轻,也着实在这医院大厅里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我不由愣头愣脑的问她说:“喂,你笑什么啊,我的玩笑有那么好笑吗?”

  她用手揉揉眼角泛的泪花对我摆手说:“不,一点也不好笑,而且对不起的说,一点意思也没有,反而充满了无趣。”

  我闻言哑然,那你干嘛笑成那样,是取笑我吗?她却接着说道:“你的这个玩笑虽然说不上恶趣或者低趣,但真的很无聊,很低劣,人是绝对不能拿身体开玩笑的,要尊重生命,尊重身体,不论是别人或是自己的。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像你这样的人竟然会开玩笑,而且对我……所以我要笑啊。”

  我是仍没听懂她要笑的缘故,但看来并不是取笑我的意思,而且她说像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啊,在她心里……

  那天见面我们并没有聊的太多,很快就匆匆离开了,她似乎也是很忙的,而我也赶紧时间回家,只是下午上学的时候我有留意前座的她,并没有来上学。

  我觉得很奇怪啊,从那天起在班级里,我除了学习以外时有的开始注意前座她的言行,而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我自己是说不清,也许是有些在意她说想象中我的样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在班级里虽然并不热衷与人接触,或是参与什么班级活动,但也并不是什么人也没来往过,同桌钱小晨、朋友张琛是我能记住的两个名字。是否是我留意她的次数比较多,还是做了怎样醒目的事情,这件事情被张琛察觉了。

  那天在体育课上男女自由分开活动之时,我一人照旧依靠在一棵大树下望着大伙活动的场所,这时张琛凑到我身边来,小声对我说道:“陈成岳啊,你知道嘛,有件奇事发生,木鱼生心了,铁树开花了,是不是意味春天要来了……”

  我嗔怪张琛都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木鱼生心、铁树开花呀,就是春天不还有四五个月才到的嘛。张琛对我坏笑道:“少来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这一段儿竟盯着黎梦瑶瞅了,这对于你这样一个木鱼铁树来说,可是难有的事,不是心活是什么。”

  我低头叹口气,心说谁是木鱼铁树啊,再说我观察她也不是什么心活的事,只是有些在意她看我的印象,只是这些给张琛是讲不透的。

  对了,她好像是叫黎梦瑶吧……

  ? ?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