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闽文脉 | 闽南皮影戏:薪火点点盼晨光

  • 日期:09-06
  • 点击:(1292)


  2019 一杯咖啡读好书

  

  庄晏红(中)在教授学生皮影戏表演技术。

  

  孙悟空、猪八戒、唐僧、女儿国国王……一片片卡通皮影,在孩子们的手中跃动,世界用奇特的光影展开。5月24日,庄晏红的学生们来到厦门市思明区特殊教育学校,为那里的孩子开展闽南皮影戏公益课。这是他们逢周一、周五的“固定栏目”。

  “在福建,闽南皮影戏是最濒危的非遗项目。”作为省级非遗传承人,庄晏红深感传承艰辛,困难重重。即便如此,她和学生们仍在坚持公益性的讲课、演出,努力让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延续微光——

  传承:险些“人走艺亡”

  “一口叙述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皮影戏是我国最古老的民间戏曲表演之一。其中,闽南皮影戏源自中原,由于地处边远,它的皮影造型、色彩都更为简洁古朴。“解放前,闽南皮影戏班大多只能用牛皮进行相对粗糙的制作,战事吃紧时只能用纸影。”因此,闽南皮影戏也叫纸影戏、影戏等。

  上世纪70年代起,漳州和泉州的闽南皮影戏相继失传,仅剩厦门老艺人陈郑煊艰难支撑,面临“走了一个人,亡了一门艺”的危险境地。

  2007年12月,厦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为老人找到接班人——庄晏红带领叶艺芬、施立坚和游金凤等三位徒弟,一起拜陈老为师,肩负起闽南皮影戏的传承责任。

  2008年3月,98岁高龄的陈郑煊离开了人世。“陈老口头指导、留下的资料及传承的精神,使闽南皮影戏没有就此中断。”庄晏红强调,实际上在正式拜师前,她与陈老就有接触,经常带台湾来的学者和皮影戏剧团拜访陈老。但老人的过世,让深入了解学习、恢复演出的计划成为一个难题。

  现状:缺乏资金市场

  庄晏红出生于漳州木偶世家,也是一名木偶戏演员。上世纪80年代,剧团排演木偶戏时因剧情需要,请来了湖南皮影戏的老师。从此,她与皮影戏结下了不解之缘。

  目前,她是闽南皮影戏唯一的“独苗”。为了实现定期表演的目标,她曾自费近10万元购买了一整套皮影戏箱,包括人物头部、冠冕、服装、胡须、道具及必要的布景、陈设等,并从山西等地高薪聘请老师来厦门教习。

  但现实却让她感到很无奈:由于场地、光影等演出条件的限制,加上没有演出市场、没有投资,闽南皮影戏日渐沉寂。“当年那一整套戏箱闲置太久,东西已经坏了。”庄晏红说。现在,闽南皮影戏名义上有固定的传承队伍,但也只有庄晏红和她的6名学生而已。

  “民间艺人靠皮影戏无法生存。”庄晏红表示,学生们都刚从艺校毕业一年,能否坚持做这一行无法确定,“目前我主要是把一些简单的戏教给他们”。

  心愿:渴盼创作扶持

  香火犹存,希望犹在。从创立弘晏庄木偶皮影戏传习中心的那天起,庄晏红就只有一个心愿:闽南皮影戏不能断在自己手里。

  19岁的连跃龙是闽南皮影戏表演团队中的一员,他和其余五位同学从艺校毕业后,一同来到这家传习中心。平时,他和同学前往厦门市特殊教育学校公益授课,课余则尝试创作西游记人物卡通皮影。

  庄晏红表示,皮影戏老少咸宜,如有机会“进校园”,可以把传承推向更广泛的人群。“希望文化、教育等相关部门能出台一些政策,开展皮影戏进课堂活动,由有资质的演员或传承人来进行传授,这样能让年轻一代认识、了解闽南皮影戏。”

  要传承这门技艺,还需要以新的剧目来带动。“我们也在计划恢复一些陈老的剧目,或者新创一些皮影戏剧目进行演出。”庄晏红坦言,以演带培,可以让学生在表演的过程中真正“上道”。只是,创作剧目和培训人员都需要经费,这是她坚守皮影戏的最大困扰。

  破题:注入新鲜血液

  闽南皮影戏尚在期待晨光,而在中国皮影发源地——陕西渭南,当地著名的华州皮影戏也有传承发展的难题亟待破解。

  今年“五一”期间举办的美丽中国·渭南华州皮影文化艺术周,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皮影界艺人。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理事、渭南皮影协会副主席、华县皮影雕刻技艺非遗传承人薛宏权在接受采访时坦言,皮影戏市场近些年确实不景气,这门古老技艺的新生,需要注入新鲜血液,需要创新。

  “华州皮影戏老艺人平均也有70多岁了,年轻人不愿意学。”

  出于热爱和责任,薛宏权创立了公司,以皮影戏工艺品产业支撑皮影戏剧目的创新需求。“这几年,我们用皮影演绎迈克尔·杰克逊的舞姿,表演芭蕾舞等,吸引了一部分年轻观众。这说明传统艺术走市场需要创新。”

  “创新最需要资金,可全国普遍缺乏在创作方面的扶持。”他认为,国家要在非遗保护和传承方面下大功夫,合理化分配扶持资金,更要对资金的使用进行有效监管,才能更好促进非遗项目的长久发展。

  除了政府扶持,年轻人是传承的关键所在。在薛宏权的公司,有一支由80后、90后组成的表演团队。在薛宏权的引导下,他们引入工笔画手法制作皮影摆件、挂件、首饰等文创产品,开发全新的表演内容。今年,薛宏权计划投资80多万元创作时尚现代的新剧目,尝试结合激光投影、3D特效等科技手段,让观众对皮影戏耳目一新。

  ---END---

  文章来源丨福建日报

  赞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庄晏红(中)在教授学生皮影戏表演技术。

  

  孙悟空、猪八戒、唐僧、女儿国国王……一片片卡通皮影,在孩子们的手中跃动,世界用奇特的光影展开。5月24日,庄晏红的学生们来到厦门市思明区特殊教育学校,为那里的孩子开展闽南皮影戏公益课。这是他们逢周一、周五的“固定栏目”。

  “在福建,闽南皮影戏是最濒危的非遗项目。”作为省级非遗传承人,庄晏红深感传承艰辛,困难重重。即便如此,她和学生们仍在坚持公益性的讲课、演出,努力让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延续微光——

  传承:险些“人走艺亡”

  “一口叙述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皮影戏是我国最古老的民间戏曲表演之一。其中,闽南皮影戏源自中原,由于地处边远,它的皮影造型、色彩都更为简洁古朴。“解放前,闽南皮影戏班大多只能用牛皮进行相对粗糙的制作,战事吃紧时只能用纸影。”因此,闽南皮影戏也叫纸影戏、影戏等。

  上世纪70年代起,漳州和泉州的闽南皮影戏相继失传,仅剩厦门老艺人陈郑煊艰难支撑,面临“走了一个人,亡了一门艺”的危险境地。

  2007年12月,厦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为老人找到接班人——庄晏红带领叶艺芬、施立坚和游金凤等三位徒弟,一起拜陈老为师,肩负起闽南皮影戏的传承责任。

  2008年3月,98岁高龄的陈郑煊离开了人世。“陈老口头指导、留下的资料及传承的精神,使闽南皮影戏没有就此中断。”庄晏红强调,实际上在正式拜师前,她与陈老就有接触,经常带台湾来的学者和皮影戏剧团拜访陈老。但老人的过世,让深入了解学习、恢复演出的计划成为一个难题。

  现状:缺乏资金市场

  庄晏红出生于漳州木偶世家,也是一名木偶戏演员。上世纪80年代,剧团排演木偶戏时因剧情需要,请来了湖南皮影戏的老师。从此,她与皮影戏结下了不解之缘。

  目前,她是闽南皮影戏唯一的“独苗”。为了实现定期表演的目标,她曾自费近10万元购买了一整套皮影戏箱,包括人物头部、冠冕、服装、胡须、道具及必要的布景、陈设等,并从山西等地高薪聘请老师来厦门教习。

  但现实却让她感到很无奈:由于场地、光影等演出条件的限制,加上没有演出市场、没有投资,闽南皮影戏日渐沉寂。“当年那一整套戏箱闲置太久,东西已经坏了。”庄晏红说。现在,闽南皮影戏名义上有固定的传承队伍,但也只有庄晏红和她的6名学生而已。

  “民间艺人靠皮影戏无法生存。”庄晏红表示,学生们都刚从艺校毕业一年,能否坚持做这一行无法确定,“目前我主要是把一些简单的戏教给他们”。

  心愿:渴盼创作扶持

  香火犹存,希望犹在。从创立弘晏庄木偶皮影戏传习中心的那天起,庄晏红就只有一个心愿:闽南皮影戏不能断在自己手里。

  19岁的连跃龙是闽南皮影戏表演团队中的一员,他和其余五位同学从艺校毕业后,一同来到这家传习中心。平时,他和同学前往厦门市特殊教育学校公益授课,课余则尝试创作西游记人物卡通皮影。

  庄晏红表示,皮影戏老少咸宜,如有机会“进校园”,可以把传承推向更广泛的人群。“希望文化、教育等相关部门能出台一些政策,开展皮影戏进课堂活动,由有资质的演员或传承人来进行传授,这样能让年轻一代认识、了解闽南皮影戏。”

  要传承这门技艺,还需要以新的剧目来带动。“我们也在计划恢复一些陈老的剧目,或者新创一些皮影戏剧目进行演出。”庄晏红坦言,以演带培,可以让学生在表演的过程中真正“上道”。只是,创作剧目和培训人员都需要经费,这是她坚守皮影戏的最大困扰。

  破题:注入新鲜血液

  闽南皮影戏尚在期待晨光,而在中国皮影发源地——陕西渭南,当地著名的华州皮影戏也有传承发展的难题亟待破解。

  今年“五一”期间举办的美丽中国·渭南华州皮影文化艺术周,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皮影界艺人。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理事、渭南皮影协会副主席、华县皮影雕刻技艺非遗传承人薛宏权在接受采访时坦言,皮影戏市场近些年确实不景气,这门古老技艺的新生,需要注入新鲜血液,需要创新。

  “华州皮影戏老艺人平均也有70多岁了,年轻人不愿意学。”

  出于热爱和责任,薛宏权创立了公司,以皮影戏工艺品产业支撑皮影戏剧目的创新需求。“这几年,我们用皮影演绎迈克尔·杰克逊的舞姿,表演芭蕾舞等,吸引了一部分年轻观众。这说明传统艺术走市场需要创新。”

  “创新最需要资金,可全国普遍缺乏在创作方面的扶持。”他认为,国家要在非遗保护和传承方面下大功夫,合理化分配扶持资金,更要对资金的使用进行有效监管,才能更好促进非遗项目的长久发展。

  除了政府扶持,年轻人是传承的关键所在。在薛宏权的公司,有一支由80后、90后组成的表演团队。在薛宏权的引导下,他们引入工笔画手法制作皮影摆件、挂件、首饰等文创产品,开发全新的表演内容。今年,薛宏权计划投资80多万元创作时尚现代的新剧目,尝试结合激光投影、3D特效等科技手段,让观众对皮影戏耳目一新。

  ---END---

  文章来源丨福建日报

  赞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