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患重病月花万父亲月工资仅无力救治医生下病危通知

  • 日期:07-19
  • 点击:(670)


  1.JPG“我应该守在女儿身边,陪她走完剩下不多的日子,她今年还不到三岁啊。每次看到女儿流泪的双眼,我感到特别内疚。我给了她生命,却给不了她活下去的机会。”他叫樊文,家住湖北武安镇的一个小山村。今年4月20日,他唯一的女儿樊佳懿在河南省人民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图为懿懿趴在妈妈刘玲肩上因病痛在哭泣)2.jpg

  为给懿懿看病,从骨髓穿刺到化疗,短短一个月就花了近20万,其中10万是樊文从亲人朋友那里借来的。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对于月收入只有3000块钱的搬酒工樊文来说,女儿接下来的治疗更加艰难,在外省看病新农合报销比例极低,可是在省内的医院女儿得不到可行的治疗方案。(图为樊文在公司仓库库搬酒)3.JPG

  说起家中的艰辛,不善言语的樊文告诉笔者:“家中父母的身体都不太好,尤其是母亲常年多病,腿疼不能走路,需要吃药维持身体,母亲吃的药都是我在郑州买好寄回家。前两天母亲打来电话跟我说,不让我再往家寄药了,省点钱,父亲一把年纪去了江苏工地上打工……”(图为樊文跟妻子刚把懿懿哄睡)4.JPG

  2019年6月15日,医生告诉樊文:“现在孩子小,如果及时治疗后期会有一个较好的恢复,治疗两到三年后,有希望跟正常人一样生活,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因孩子年纪小抵抗力弱,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图为刘玲抱着哭闹的懿懿,懿懿正在输液)5.JPG

  “知道我压力比较大,老婆女儿从来不轻易在我跟前流眼泪,她们怕我看到后心里难受,越是这样我心里越不是滋味。女儿那么乖巧可爱,我多么想给她一个安稳的家,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可是医生跟我说,后期的治疗需要七十万,我当时直接瘫在了地上。农村家中有四亩地,一季的粮食卖了只有5000多块钱。女儿,父亲对不住你啊。”樊文无助地说道。(图为妈妈刘玲举着输液杆抱着懿懿在医院走廊活动)6.jpg

  樊文所在的公司知道他家庭遇到困难,补助他3000块钱,他特别感激。如今女儿面临第二次化疗,又感染了一些并发症,“难道要这样看着女儿没了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樊文说。(图为懿懿打化疗药,懿懿痛得受不了,被爸爸妈妈按在床上)7.JPG

  2019年6月18日,医生让樊文签了一份关于懿懿的病危通知书。化疗期间,化疗药是不能间断的,但是因为拿不起钱,断断续续地治疗,让懿懿的病情恶化到高危。樊文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不治疗,懿懿就会没命。(图为樊文在签病危通知书,刘玲在哄懿懿睡觉,只有睡觉,懿懿才能忘记病痛)8.JPG

  “再得不到及时治疗,女儿余下的时间可能就不多了,我多么想陪着女儿,可是我不去干活挣钱,女儿怎么办呢?”樊文咬牙坚持着。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樊文默默祈祷:“愿宝贝来生幸福快乐,再无灾难。”(图为懿懿拿张卡片放在眼睛上看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