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戒学堂】外婆的身世(五)

  • 日期:08-04
  • 点击:(1798)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的起起伏伏,就如是一场大戏,有人过的春风得意,有人生活的如履薄冰。不管是那一种活法,首先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外婆整理好心情,坚强独自带着四个孩子重新安排以后的日子。

  母亲说“那些宝贝一度深埋在地下,因为天下不太平,放在家中怕被贼偷,你外公去逝后先是用银元买些生活之物维持,后来又用首饰换钱用于家里开支,俺娘是精打细算让我们能吃饱就好”

  母亲叹气说“父亲是教书的给人传递知识,可是你大舅却没有上过一天学读过一本书,一辈子不识字,小小的年龄早早的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帮着外婆干地里的活了,唉!没爹的孩子就这样毁了一生。”母亲脸上写着很多的无奈。

  就是在这样清贫、难熬的日子里外婆都没有改变干净整洁、做人要有礼数的生活习惯。

  只是为了孩子低下了她那清高优越的头。

  1.

  母亲接着说起她的舅舅“舅舅家很有钱,在当地是最大的财主,家里不但有佣人和长工,还有炮楼,表姐表哥的穿戴用品,吃的都是我从很少见过的。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到了农忙季节俺娘就带着我们去舅舅家帮忙,然后给我们一个冬季的粮食,就这样一直维持到解放。”

  小妹满脸的惊讶脱口而出“有炮楼,那不是坏人住的地方吗?你的舅舅是坏蛋啊?”

  母亲没有理会小妹的问话,继续说“要去的几天前,我们在家里做好外出的准备,大哥当时也只有十三四岁,他要准备着独轮的小推车,一边坐着俺娘,一边坐着我,车上还有一个兰花布的布包,里面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俺二哥三哥跟着车后一会走一会跑。”

  直到现在这一刻我们才知道母亲还有二个哥哥,我和小妹感到十分惊讶,四目对望着“啊”了一声,嘴巴半天才合起来,我的内心在想守住这些秘密该多难啊?母亲肚子里怎么能装的下这么多事情呢?。

  他们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踏上那个对外婆来说百感交集的地方,她可以带回粮食解决孩子们的温饱,内心有感激又有一丝丝的不愿。

  出行对孩子们来说是快乐的,他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像是出笼的鸟儿,叽叽喳喳一路不停,它们相互追逐着,一会儿抬头看蓝天上的白云,互相猜着那朵云像什么呢?一会儿学着鸟叫,有时哥哥们还会采上一把野花送给我的母亲,举手抬头间展现孩子好动贪玩的本性,他们就像路边田野里的庄稼一样,生机勃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对生活充满希望。

  2.

  孩子们带着天真烂漫的开心快乐、无忧无虑行走在田野之间。

  只有坐在车上的外婆她眉头紧锁、心事重重内心充满着凄凉和无数的感慨,自从外公去世,她是既做爹又当娘,所有的担子都要自己挑,考虑着本来不用她考虑的一切锁事烦人。

  母亲说过“俺娘的心真硬,我从来没看见她哭过。”

  那是生活教会了外婆只有坚强才能活下去,因为眼泪救不了任何一个弱者。或者是外婆在夜深人静时、在孩子们都睡熟时不知偷偷的流过多少泪,白天时外婆的泪都流进了心里。

  外婆虽然没有文化,不懂什么大道理,她的善良、本份和母爱支撑着自己,她的本能让她知道外公没了,她就是一个寡妇。对她来说寡妇嫁人,那是很丢人的事情,她从内心排斥着,必须要帮丈夫把孩子抚养成人,天大的困难她都要面对,要接受。

  外婆在娘家就受到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这也是当初外婆不识字的原因,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所以她要守住自己的贞操和底线,不能改嫁还要把孩子拉扯大。

  3.

  母亲舅舅家里的一切和他们清贫家完全的不一样。

  “舅舅家有很大的院落,分有前院、后院和放农具杂物的地方,在院子的一角处有个用砖头砌成的炮楼,大概有二层楼高,站上去能看见整个偌大的农田。前院的房子基本都是长工和佣人住的,后院高大的主屋是舅舅舅妈住的,两侧的房子是客人和孩子们住的,我们去都会安排三个哥哥住一间,我和俺娘一间。我们使用的东西和他们有所不同,比如他们用于洗脸的是光洁明亮带图案的塘瓷盆,我们用的是本地土窑烧的瓦盆。”

  “俺娘的脚小不稳也不能负重,就是帮着烧烧火,打打水。因为收麦时要给在田地里干活的长工送水送饭,还有临时找的村子里来帮工的,这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俺娘就做她力所能及的事。”

  我和小妹听的入神,小妹小不知她心里有和想法?我总是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

  “舅舅家人对我很好,舅舅每次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回来也会给我带小礼物。记得表姐当时穿着很漂亮也很时髦,上身穿着当时流行的立领盘扣的边扣上衣,下面是一条裙子,祙子是长统的,上面还用松紧带固定着,走起路来腰还一扭一扭的,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孩。”母亲说时脸上露出自豪和羡慕的表情。

  “表姐有一次在吃着罐头时笑咪咪的对我说:小蛮子喊表姐我给你吃一口,表姐总是会拿我没看过或没吃过的东西馋我逗我,我看到时心里也有想要、也想吃,但我嘴上就是不说,告诉她不想吃或不喜欢。”看到母亲说不喜欢时脸上是一种复杂的表情,但是她的语气是坚定的。

  回忆到这一段事,母亲虽然说的时候面带笑容,可是今天我写这段,心里非常难过,以至于我流着泪在想着母亲当年是什么样的心情?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要抵制来自表姐这么大的诱惑,她的眼神和内心一定是有很多的期待。

  4.

  “大哥岁数大点,就帮着舅舅家挑水,送饭到田地里,二哥三哥有时也会到麦田里捡麦穗,也会去帮大哥的忙。”

  就这样年复一年去舅舅家,一直维持到解放,解放后土改时我们家被评定为贫农。

  “我舅舅因为当年家大业大,树大招风手里又有人命案,就被共产党镇压了,她们家的日子过的远不如从前了,在政治上更是抬不起头来,树倒猢狲散,不久表姐远嫁上海,俺娘就把家中还剩下的首饰全部都送给了表姐,一件都没留下。”

  听完母亲说的这些,我在想几十年了母亲、外婆和外婆家人就在也没有见过面,要不是外婆走了,外婆的姐姐来奔丧,小妹好奇她的耳环、戒指,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的。

  小妹嘴快对母亲说“你的舅舅是坏蛋,但是对你们挺好的又像是好人。”

  母亲松了一口气,挪动身体一只手语重心长撘在小妹肩上,向是回答小妹问话,又向是对小妹表示爱意,然后从床上下来站好,直直身子说:好人坏人现在都不重要了,就如一场梦啊,三十年河东转河西,一切都过去了,成份论也不是压制人的大山了。

  我也边站起来说:外婆把宝贝给她侄女,是想报答她哥哥当年对你们的帮助,还有就是外公去逝外婆带着你们受了很多罪,外婆有体会,所以想更多的帮他们又没能力,一狠心就把所有的都给侄女了,这样外婆的良心就得到了安慰。

  母亲来回走了几走,停下来双手掐着腰身体往后,胸脯向前活动着说:也许吧,只有外婆知道了。

  小妹走到母亲面前,站着用双手握成拳头在母亲的后背和肩上一边慢慢的敲打着,为母亲放松一下身体,一边说“还有我们怎么只见过大舅,还有二个舅舅呢?”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欢迎关注、留言。

  96

  长姐享受慢生活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9

  2019.07.31 23:01*

  字数 262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的起起伏伏,就如是一场大戏,有人过的春风得意,有人生活的如履薄冰。不管是那一种活法,首先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外婆整理好心情,坚强独自带着四个孩子重新安排以后的日子。

  母亲说“那些宝贝一度深埋在地下,因为天下不太平,放在家中怕被贼偷,你外公去逝后先是用银元买些生活之物维持,后来又用首饰换钱用于家里开支,俺娘是精打细算让我们能吃饱就好”

  母亲叹气说“父亲是教书的给人传递知识,可是你大舅却没有上过一天学读过一本书,一辈子不识字,小小的年龄早早的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帮着外婆干地里的活了,唉!没爹的孩子就这样毁了一生。”母亲脸上写着很多的无奈。

  就是在这样清贫、难熬的日子里外婆都没有改变干净整洁、做人要有礼数的生活习惯。

  只是为了孩子低下了她那清高优越的头。

  1.

  母亲接着说起她的舅舅“舅舅家很有钱,在当地是最大的财主,家里不但有佣人和长工,还有炮楼,表姐表哥的穿戴用品,吃的都是我从很少见过的。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到了农忙季节俺娘就带着我们去舅舅家帮忙,然后给我们一个冬季的粮食,就这样一直维持到解放。”

  小妹满脸的惊讶脱口而出“有炮楼,那不是坏人住的地方吗?你的舅舅是坏蛋啊?”

  母亲没有理会小妹的问话,继续说“要去的几天前,我们在家里做好外出的准备,大哥当时也只有十三四岁,他要准备着独轮的小推车,一边坐着俺娘,一边坐着我,车上还有一个兰花布的布包,里面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俺二哥三哥跟着车后一会走一会跑。”

  直到现在这一刻我们才知道母亲还有二个哥哥,我和小妹感到十分惊讶,四目对望着“啊”了一声,嘴巴半天才合起来,我的内心在想守住这些秘密该多难啊?母亲肚子里怎么能装的下这么多事情呢?。

  他们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踏上那个对外婆来说百感交集的地方,她可以带回粮食解决孩子们的温饱,内心有感激又有一丝丝的不愿。

  出行对孩子们来说是快乐的,他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像是出笼的鸟儿,叽叽喳喳一路不停,它们相互追逐着,一会儿抬头看蓝天上的白云,互相猜着那朵云像什么呢?一会儿学着鸟叫,有时哥哥们还会采上一把野花送给我的母亲,举手抬头间展现孩子好动贪玩的本性,他们就像路边田野里的庄稼一样,生机勃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对生活充满希望。

  2.

  孩子们带着天真烂漫的开心快乐、无忧无虑行走在田野之间。

  只有坐在车上的外婆她眉头紧锁、心事重重内心充满着凄凉和无数的感慨,自从外公去世,她是既做爹又当娘,所有的担子都要自己挑,考虑着本来不用她考虑的一切锁事烦人。

  母亲说过“俺娘的心真硬,我从来没看见她哭过。”

  那是生活教会了外婆只有坚强才能活下去,因为眼泪救不了任何一个弱者。或者是外婆在夜深人静时、在孩子们都睡熟时不知偷偷的流过多少泪,白天时外婆的泪都流进了心里。

  外婆虽然没有文化,不懂什么大道理,她的善良、本份和母爱支撑着自己,她的本能让她知道外公没了,她就是一个寡妇。对她来说寡妇嫁人,那是很丢人的事情,她从内心排斥着,必须要帮丈夫把孩子抚养成人,天大的困难她都要面对,要接受。

  外婆在娘家就受到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这也是当初外婆不识字的原因,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所以她要守住自己的贞操和底线,不能改嫁还要把孩子拉扯大。

  3.

  母亲舅舅家里的一切和他们清贫家完全的不一样。

  “舅舅家有很大的院落,分有前院、后院和放农具杂物的地方,在院子的一角处有个用砖头砌成的炮楼,大概有二层楼高,站上去能看见整个偌大的农田。前院的房子基本都是长工和佣人住的,后院高大的主屋是舅舅舅妈住的,两侧的房子是客人和孩子们住的,我们去都会安排三个哥哥住一间,我和俺娘一间。我们使用的东西和他们有所不同,比如他们用于洗脸的是光洁明亮带图案的塘瓷盆,我们用的是本地土窑烧的瓦盆。”

  “俺娘的脚小不稳也不能负重,就是帮着烧烧火,打打水。因为收麦时要给在田地里干活的长工送水送饭,还有临时找的村子里来帮工的,这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俺娘就做她力所能及的事。”

  我和小妹听的入神,小妹小不知她心里有和想法?我总是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

  “舅舅家人对我很好,舅舅每次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回来也会给我带小礼物。记得表姐当时穿着很漂亮也很时髦,上身穿着当时流行的立领盘扣的边扣上衣,下面是一条裙子,祙子是长统的,上面还用松紧带固定着,走起路来腰还一扭一扭的,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孩。”母亲说时脸上露出自豪和羡慕的表情。

  “表姐有一次在吃着罐头时笑咪咪的对我说:小蛮子喊表姐我给你吃一口,表姐总是会拿我没看过或没吃过的东西馋我逗我,我看到时心里也有想要、也想吃,但我嘴上就是不说,告诉她不想吃或不喜欢。”看到母亲说不喜欢时脸上是一种复杂的表情,但是她的语气是坚定的。

  回忆到这一段事,母亲虽然说的时候面带笑容,可是今天我写这段,心里非常难过,以至于我流着泪在想着母亲当年是什么样的心情?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要抵制来自表姐这么大的诱惑,她的眼神和内心一定是有很多的期待。

  4.

  “大哥岁数大点,就帮着舅舅家挑水,送饭到田地里,二哥三哥有时也会到麦田里捡麦穗,也会去帮大哥的忙。”

  就这样年复一年去舅舅家,一直维持到解放,解放后土改时我们家被评定为贫农。

  “我舅舅因为当年家大业大,树大招风手里又有人命案,就被共产党镇压了,她们家的日子过的远不如从前了,在政治上更是抬不起头来,树倒猢狲散,不久表姐远嫁上海,俺娘就把家中还剩下的首饰全部都送给了表姐,一件都没留下。”

  听完母亲说的这些,我在想几十年了母亲、外婆和外婆家人就在也没有见过面,要不是外婆走了,外婆的姐姐来奔丧,小妹好奇她的耳环、戒指,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的。

  小妹嘴快对母亲说“你的舅舅是坏蛋,但是对你们挺好的又像是好人。”

  母亲松了一口气,挪动身体一只手语重心长撘在小妹肩上,向是回答小妹问话,又向是对小妹表示爱意,然后从床上下来站好,直直身子说:好人坏人现在都不重要了,就如一场梦啊,三十年河东转河西,一切都过去了,成份论也不是压制人的大山了。

  我也边站起来说:外婆把宝贝给她侄女,是想报答她哥哥当年对你们的帮助,还有就是外公去逝外婆带着你们受了很多罪,外婆有体会,所以想更多的帮他们又没能力,一狠心就把所有的都给侄女了,这样外婆的良心就得到了安慰。

  母亲来回走了几走,停下来双手掐着腰身体往后,胸脯向前活动着说:也许吧,只有外婆知道了。

  小妹走到母亲面前,站着用双手握成拳头在母亲的后背和肩上一边慢慢的敲打着,为母亲放松一下身体,一边说“还有我们怎么只见过大舅,还有二个舅舅呢?”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欢迎关注、留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的起起伏伏,就如是一场大戏,有人过的春风得意,有人生活的如履薄冰。不管是那一种活法,首先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外婆整理好心情,坚强独自带着四个孩子重新安排以后的日子。

  母亲说“那些宝贝一度深埋在地下,因为天下不太平,放在家中怕被贼偷,你外公去逝后先是用银元买些生活之物维持,后来又用首饰换钱用于家里开支,俺娘是精打细算让我们能吃饱就好”

  母亲叹气说“父亲是教书的给人传递知识,可是你大舅却没有上过一天学读过一本书,一辈子不识字,小小的年龄早早的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帮着外婆干地里的活了,唉!没爹的孩子就这样毁了一生。”母亲脸上写着很多的无奈。

  就是在这样清贫、难熬的日子里外婆都没有改变干净整洁、做人要有礼数的生活习惯。

  只是为了孩子低下了她那清高优越的头。

  1.

  母亲接着说起她的舅舅“舅舅家很有钱,在当地是最大的财主,家里不但有佣人和长工,还有炮楼,表姐表哥的穿戴用品,吃的都是我从很少见过的。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到了农忙季节俺娘就带着我们去舅舅家帮忙,然后给我们一个冬季的粮食,就这样一直维持到解放。”

  小妹满脸的惊讶脱口而出“有炮楼,那不是坏人住的地方吗?你的舅舅是坏蛋啊?”

  母亲没有理会小妹的问话,继续说“要去的几天前,我们在家里做好外出的准备,大哥当时也只有十三四岁,他要准备着独轮的小推车,一边坐着俺娘,一边坐着我,车上还有一个兰花布的布包,里面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俺二哥三哥跟着车后一会走一会跑。”

  直到现在这一刻我们才知道母亲还有二个哥哥,我和小妹感到十分惊讶,四目对望着“啊”了一声,嘴巴半天才合起来,我的内心在想守住这些秘密该多难啊?母亲肚子里怎么能装的下这么多事情呢?。

  他们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踏上那个对外婆来说百感交集的地方,她可以带回粮食解决孩子们的温饱,内心有感激又有一丝丝的不愿。

  出行对孩子们来说是快乐的,他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像是出笼的鸟儿,叽叽喳喳一路不停,它们相互追逐着,一会儿抬头看蓝天上的白云,互相猜着那朵云像什么呢?一会儿学着鸟叫,有时哥哥们还会采上一把野花送给我的母亲,举手抬头间展现孩子好动贪玩的本性,他们就像路边田野里的庄稼一样,生机勃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对生活充满希望。

  2.

  孩子们带着天真烂漫的开心快乐、无忧无虑行走在田野之间。

  只有坐在车上的外婆她眉头紧锁、心事重重内心充满着凄凉和无数的感慨,自从外公去世,她是既做爹又当娘,所有的担子都要自己挑,考虑着本来不用她考虑的一切锁事烦人。

  母亲说过“俺娘的心真硬,我从来没看见她哭过。”

  那是生活教会了外婆只有坚强才能活下去,因为眼泪救不了任何一个弱者。或者是外婆在夜深人静时、在孩子们都睡熟时不知偷偷的流过多少泪,白天时外婆的泪都流进了心里。

  外婆虽然没有文化,不懂什么大道理,她的善良、本份和母爱支撑着自己,她的本能让她知道外公没了,她就是一个寡妇。对她来说寡妇嫁人,那是很丢人的事情,她从内心排斥着,必须要帮丈夫把孩子抚养成人,天大的困难她都要面对,要接受。

  外婆在娘家就受到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这也是当初外婆不识字的原因,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所以她要守住自己的贞操和底线,不能改嫁还要把孩子拉扯大。

  3.

  母亲舅舅家里的一切和他们清贫家完全的不一样。

  “舅舅家有很大的院落,分有前院、后院和放农具杂物的地方,在院子的一角处有个用砖头砌成的炮楼,大概有二层楼高,站上去能看见整个偌大的农田。前院的房子基本都是长工和佣人住的,后院高大的主屋是舅舅舅妈住的,两侧的房子是客人和孩子们住的,我们去都会安排三个哥哥住一间,我和俺娘一间。我们使用的东西和他们有所不同,比如他们用于洗脸的是光洁明亮带图案的塘瓷盆,我们用的是本地土窑烧的瓦盆。”

  “俺娘的脚小不稳也不能负重,就是帮着烧烧火,打打水。因为收麦时要给在田地里干活的长工送水送饭,还有临时找的村子里来帮工的,这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俺娘就做她力所能及的事。”

  我和小妹听的入神,小妹小不知她心里有和想法?我总是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

  “舅舅家人对我很好,舅舅每次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回来也会给我带小礼物。记得表姐当时穿着很漂亮也很时髦,上身穿着当时流行的立领盘扣的边扣上衣,下面是一条裙子,祙子是长统的,上面还用松紧带固定着,走起路来腰还一扭一扭的,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孩。”母亲说时脸上露出自豪和羡慕的表情。

  “表姐有一次在吃着罐头时笑咪咪的对我说:小蛮子喊表姐我给你吃一口,表姐总是会拿我没看过或没吃过的东西馋我逗我,我看到时心里也有想要、也想吃,但我嘴上就是不说,告诉她不想吃或不喜欢。”看到母亲说不喜欢时脸上是一种复杂的表情,但是她的语气是坚定的。

  回忆到这一段事,母亲虽然说的时候面带笑容,可是今天我写这段,心里非常难过,以至于我流着泪在想着母亲当年是什么样的心情?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要抵制来自表姐这么大的诱惑,她的眼神和内心一定是有很多的期待。

  4.

  “大哥岁数大点,就帮着舅舅家挑水,送饭到田地里,二哥三哥有时也会到麦田里捡麦穗,也会去帮大哥的忙。”

  就这样年复一年去舅舅家,一直维持到解放,解放后土改时我们家被评定为贫农。

  “我舅舅因为当年家大业大,树大招风手里又有人命案,就被共产党镇压了,她们家的日子过的远不如从前了,在政治上更是抬不起头来,树倒猢狲散,不久表姐远嫁上海,俺娘就把家中还剩下的首饰全部都送给了表姐,一件都没留下。”

  听完母亲说的这些,我在想几十年了母亲、外婆和外婆家人就在也没有见过面,要不是外婆走了,外婆的姐姐来奔丧,小妹好奇她的耳环、戒指,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的。

  小妹嘴快对母亲说“你的舅舅是坏蛋,但是对你们挺好的又像是好人。”

  母亲松了一口气,挪动身体一只手语重心长撘在小妹肩上,向是回答小妹问话,又向是对小妹表示爱意,然后从床上下来站好,直直身子说:好人坏人现在都不重要了,就如一场梦啊,三十年河东转河西,一切都过去了,成份论也不是压制人的大山了。

  我也边站起来说:外婆把宝贝给她侄女,是想报答她哥哥当年对你们的帮助,还有就是外公去逝外婆带着你们受了很多罪,外婆有体会,所以想更多的帮他们又没能力,一狠心就把所有的都给侄女了,这样外婆的良心就得到了安慰。

  母亲来回走了几走,停下来双手掐着腰身体往后,胸脯向前活动着说:也许吧,只有外婆知道了。

  小妹走到母亲面前,站着用双手握成拳头在母亲的后背和肩上一边慢慢的敲打着,为母亲放松一下身体,一边说“还有我们怎么只见过大舅,还有二个舅舅呢?”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欢迎关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