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对学佛人的特殊意义及我打“楞严七”的意外收获

  • 日期:08-29
  • 点击:(950)


  小说:七对学佛人的特殊意义及我打“楞严七”的意外收获

  2-23、“七”对佛教徒的特殊意义

  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异彼所异,因异立同,同异发明,因此复立无同无异。如是扰乱,相待生劳,劳久发尘,自相浑浊,由是引起尘劳烦恼:起为世界,静成虚空。虚空为同,世界为异。彼无同异,真有为法。觉明空昧,相待成摇,故有风轮执持世界。因空生摇,坚明立碍,彼金宝者,明觉立坚,故有金轮保持国土。坚觉宝成,摇明风出,风金相摩,故有火光为变化性。宝明生润,火光上蒸,故有水轮含十方界。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第四

  “七”对佛教徒有特殊意义。

  据说,宇宙里的一切,逢七就会发生一次明显的变化。比如人的头发或指甲,其实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变化,但人看不出来,可如果过七天再看,就会发现与七天前有了明显不同。这也许就是寺院里有些佛事活动都会以“七天”为一个修持阶段的原因,比如修七天禅的叫“禅七”,念七天佛的叫“佛七”,“观音七”、“楞严七”、“大悲七”、“法华七”等等,是让参与者有个明显的感觉,以提高修行的信心。

  在天开寺时,正碰上寺里的“楞严七”,挺高兴,我虽然学佛,但从未参加过寺庙里带“七”的活动,这次有机会见识一下,还是很难得的“楞严七”,算是有缘有幸。

  我参加的这次“楞严七”,是2015年7月13日开始,前一天下午就在大雄宝殿中间位置摆了两张大桌,用黄绸子铺了,上面摆了经架,经架上摆了《楞严经》,那是给寺里的常住师父坐的,做义工的居士和学员都在大殿的拜垫上坐。晚课后念了净坛经,大和尚执法,用柳枝泼撒了一大圈净坛的甘露水,以清洁道场,气氛很是庄严,给人一种很神圣的感觉。

  《楞严经》有好几个名,最长的一个叫《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还有个名字叫《大方广妙莲华王十方佛母陀罗尼咒》,又名《灌顶章句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简名《大佛顶首楞严经》,最简称《楞严经》。《楞严经》是佛教最重要的经典之一,与《妙法莲华经》都称“经王”,也有的说《妙法莲华经》与《楞严经》是一部经,法华经是纲,楞严经是目,反正意思都是说《楞严经》重要。

  《楞严经》是很传奇的一部经,玄奘大师专门去取经,在印度十七年,也没有见到,因为他们的国王把《楞严经》当国宝,不许外传,不许外国人学。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听说后,专门筑了拜经台,天天朝印度方向跪拜,不间断地拜了十八年,到圆寂也没能见到。后来,印度有位般剌密谛法师想把《楞严经》传到中国来,但两次都被海关搜出来了,第三次他把经抄在极细的绢上,把自己的胳膊割开,把肉挖掉,把经绢藏进去,等肉长好后又出关,才没查出来。到达广州后,他把胳膊割开,把经绢取出来,帮着译完,然后回国见国王领罪。你看艰难不艰难,看那位般剌密谛大师可敬不可敬,人听得心都颤,怎么感恩都不为过呀!

  《楞严经》也是部非常厉害的一部经,世界上只要有一个人读《楞严经》,或有一个人持“楞严咒”(经中的咒),魔就不敢出来害人。

  《楞严经》的核心,就是本文题目下引的那段文字,大意是讲宇宙形成的过程,也就是说,万法皆是由心变现而来的。佛出世来就是把这个道理讲给众生听,好让众生都成佛。

  因为《楞严经》道破了天机,魔最害怕它的流行,所有的魔都盯着它,想要灭了它,未来世佛法灭时,《楞严经》首当其冲,是第一个先灭。所以,我们现在还能遇到《楞严经》,是件非常幸运的事。我在天开寺碰上的就是这个“楞严七”,你说是不是很幸运,所以我内心充满了喜悦。

  现在言归正传。

  “楞严七”第一天,早课后即开始诵楞严经第一卷,经书是头天就准备好的,不是同一个版本,但内容一样,人手一册。诵完第一卷、第二卷后还有时间,又诵了两遍楞严咒,才到出班时间。用过早斋后,接着诵第三卷,之后连诵了五遍楞严咒。下午诵楞严经第四卷、第五卷,时间到了,未诵咒。晚上未诵经,一直诵楞严咒,记不清多少遍,一直诵到晚课结束。我不太习惯这种诵法,不仅嗓子难受,还非常耗气,感觉累极了,看其他人,也是够呛。

  第二天,早课诵楞严经第六卷,之后诵楞严咒若干遍,有一位来参加“楞严七”的居士咒诵得很熟,与维那师抢先,越诵越快,不但我跟不上,大部分初学者都跟不上,我心里挺惭愧,谁让你不会背诵呢。六卷提到守戒,特别强调淫盗杀,兼及妄语。这是居士五戒中的四戒,与居士五戒不同的是,居士戒的顺序是“杀盗淫妄”,《楞严经》里的顺序却是“淫盗杀妄”,把“淫”放在第一位,“万恶淫为首”可能就是从这里来的。以前觉得居士五戒挺简单,这时才突然觉得要真做到也不易。

  早斋后一个上午诵第七卷、第八卷,内中提到学佛人应该戒五辛(葱、蒜、韭等有臭味的蔬菜),说这些蔬菜生吃刺激神经,人容易发火,怒火能烧功德林,熟吃增淫欲心,都与修行不利,吃了身上还产生臭味,护法神都不愿接近,不愿意保护他。这话以前也断断续续听到些,听得不完整,也没当回事,心想这又不是肉,不犯戒,有啥关系,到此才觉得不那么简单,心里便记下了,以后回家告诉老伴儿,便也戒了五辛。下午诵第九卷、第十卷,再加楞严咒若干遍。至此,一部楞严经全部诵完,刚好两天。上午诵经时,二期年龄最小的惟正师(只有11岁)因诵经时玩儿,被罚跪一柱香。

  第三天重复第一天的诵法。中间休息时,斋堂里烧了石斛水清嗓,试饮之,嗓子真不像昨天那么干涩,似有作用。下午诵经时,感觉小腹处有股力量直往里吸,不知何故。后突然发现,有了胎息。我奇怪极了,“胎息”是我以前学气功时,气功师父教的,就是不用口鼻呼吸,用身体呼吸,庄子说“凡夫呼吸以鼻,圣人呼吸以踵”,就是指胎息。庄子厉害,用脚后跟都能呼吸,气功师父教我们的是用小腹呼吸,实际就是下丹田开合。学气功时,许多人都有胎息,就我没有,那时挺气馁,觉得自己功夫差,不想这时没有注意倒有了。但心里却想,气功是外道法,佛法中并不讲这个,我又没有求,不知怎么竟有了,我心里好生奇怪。但胎息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又不是我追求来的,所以也不太在意,随他去吧。谁知从那以后,只要诵经或诵咒,胎息都会出现。直到三个月学习班结束回到家,胎息又没有了,我才明白,那是寺院里集体修行的好处,集体修行力量大,不求自得,回家去一个人练功,力量小,想有也得不到了。

  第四天重复第二天的诵法。第五天又重复第一天的诵法。第六天又重复第二天的诵法。整部楞严经六天共诵了三遍。第七天是“楞严七”最后一天,诵经已经无法诵完一整部了,所以早课、上午都诵楞严咒。下午本安排在小讲堂看录相,宏添师父突然来改为诵《地藏经》,我们奇怪为何突然改变,后才知是大和尚弟弟在深圳车祸身亡,大家诵《地藏经》超度之。

  晚课时普佛。大和尚弟弟才39岁,正当年,却遭此意外,大家都叹人生无常,心里想学佛真不敢松懈啊。大和尚母亲也在寺院里修行,以居士身份参加寺里的功课,第二天她仍然出现在修行队伍中,人老了,瘦瘦小小,一头白发,颤颤巍巍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生最悲痛事之一,一见之下,不由人心里绞痛,鼻酸泪下。

  上次一帖存为草稿,今天想发出来,却找不到,草稿只有“存”,没有点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