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被好友安排与他相见,一路上都各怀心事,没有主动说话

  • 日期:09-12
  • 点击:(711)


  故事:她被好友安排与他相见,一路上都各怀心事,没有主动说话

  袁初心欲言又止,许是望见不远处的淑晴,暂且止住了刚刚的话题。或许是碍于淑晴在旁边,又或者是见我态度已然,一直到离开印象城,她都没有再提起孟城轩。

  停车场分别的时候,袁初心发出邀请,希望我抽出时间带她到处玩玩。盛情难却,外加淑晴的一翻鼓动,我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她。我没想到,来的不是袁初心,而是孟城轩。

  约定的地点,在园区中央公园。

  接到袁初心爽约的电话时,我才知道这是她刻意安排的,本能的就要拒绝,却被敲着车窗的孟城轩打断,然后拉开门,坐到副驾驶座。面对我的呆愣,孟城轩显得从容许多。

  “初心说,你邀请我去苏州园林。”

  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何时变成了我邀请,袁初心竟能黑我到这种地步,想必添油加醋的不只是这。

  “那她还说什么了?”我问。

  孟城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脸上,有一刻的错觉,曾经的那份深情还在。我收回视线,胡乱找了方向盘上的一个点,生怕自己就跌入了他深邃的瞳孔里。

  我能感觉到自己微微加快的心跳,激动的同时,有些愧疚,是对钟念尧。

  “没有!”孟城轩侧身系上安全带,对我说了句:“走吧!”

  突然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我握住方向盘的手迟迟没有动,虽然是袁初心的有意为之,我却像是抓住了一个机会,问了一个让自己再后悔不过的问题。

  “当初,你为什么离开?”

  孟城轩转过头,没有任何表情,唯独那双好看的眼睛里,似有若无的闪烁着些许怒气:“那你呢?又是为什么离开?”

  我离开,是因为那件事。我离开,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离开,是害怕你知道之后,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所以,我像是蜗牛一样,缩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两个月,以缓慢的速度一点点说服自己。只是,等我鼓起勇气想要坦白的时候,你却不见了。

  只留下一句:钟离,分手吧!

  当然,这些话最终只是烂在了心里。我像一个倔强的孩子,傲气又负气的说了句:“不为什么!”

  就这样,我无声地开着车,直奔拙政园,苏州园林最有代表的园林,没有之一。

  由于拙政园外的路很是狭窄,我将车停在外面,与孟城轩步行进去。虽然是淡季,游玩的人却也不少,孟城轩许久之后才从排队买票的人群里出来,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把扇子。

  不知是有意,还是我搭上了顺风车,总能感觉到身旁的徐徐微风,孟城轩不停挥动着折扇。一路上,我们各怀心事,谁也没有主动说话,与其说是游园林,更像是走马观花,来看古时候大户人家住过的房子。

  “下雨了!”

  就像那姑娘的声音一样突然,雨来得毫无征兆。孟城轩突然抓紧我的手,将扇子遮于我的头顶之上,朝停车场跑。许是新买的单鞋有些磨脚,脚后跟都有些麻木了。

  偏偏这段路距离不短,而且青石板铺就的路,不太平坦,对于此时我的脚而言,无疑是雪上添霜。好不容易撑到了车前,脚后跟处传来的疼,如锥心一般。

  “上车!”孟城轩将视线从我身上抽回,看不清眼中的情绪,坐到驾驶座,待我系好安全带,驱车离开,经过临顿路地铁站时,孟城轩明显放低了车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