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弈道之十年赌约(十二)年终的考验

  • 日期:08-04
  • 点击:(197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〇一二谱? 年终的考验

  三星杯的硝烟已然散尽,中日韩三国强弱的争论也告一段落,但对于余化龙来说,这场赛事的对他的震撼却是持久的。在丹朱村时,他只知村外世界,先是城市,然则国家,却未想到国家之外,尚有那样多的外国人士,热爱围棋这样的项目,而且高手林立,水平之高令他望尘莫及。他尚还未在国内打开一个局面,却得眼看到国际上这样的水平,心中不免忐忑躁动,不知自己“棋神”之路是否走的开,不要最后成为一个笑话才是。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日,余化龙为了提高棋力,一直忙碌于弈秋棋社和老师家,工作学习,当真是非常的吃苦。沈平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于这样上劲的学生相信每个老师都会感到高兴的,只是不知他现在水平如何,所以便打算考他一次。

  沈平先生现年六十二岁,退役也有几年,平日就静卧在居室内,虽然偶有下棋,但多是指导或解闷,撑不得场面,若是考试是没有那个精力的,所以他打算让余化龙的师兄代自己考试,可谁行呢?

  他盘算了许久,论余化龙的师兄,就只有陈云峰和陈石两人,可他们平时和余化龙交好,相信也互通底细,这样是测不出一个人真实水平,所以沈平打消了这两个人的念头。而这样一来,就只有他女儿沈丹艳可以了。

  主意打定,沈平将女儿叫来,把这件事讲给她听。沈丹艳近来无事,就答应下来,沈平这才打电话给陈石叫他通知余化龙一声。

  “你说老师要考验我?”听了陈石的话,余化龙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同时眼睛带出不可置信。

  “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嘛!”陈石笑着拍拍余化龙的肩说,“能接收考验,说明老师已经认同你的能力,你要加油啊。”

  “是,”余化龙顿时打起精神,他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不过俨然他对考验他的对手很是好奇,就追问陈石考验他的会是他和陈云峰中的那人?

  “嗯,”陈石有些坏坏的笑笑,故意卖起关子来,道,“不是老师,不是我,也不是哥哥……你猜是谁?”

  “我猜……”余化龙一阵愕然,想了想脸不由红了,他低声问了句:“是沈丹艳师姐了。”

  “嘿,怎么脸红了。”陈石看着余化龙脸上的表情,似乎看出些端倪来,不由取笑说。

  “师兄你……”余化龙显然有些生气了,陈石见了也收敛了语气,对他点点头说:“那你加油吧。”说完就离开了。

  陈石走了多时,余化龙的心情却总是平静不了,要和沈丹艳对局,会是怎样的情景呢?他有些浮想联翩,不过似乎未想过结果如何了。

  再过几日,到了考验的那一天,对局设在老师家的客厅,这里旁边是庭院,花草灌木、石子小道,环境很好。沈平坐在沙发上,茶几被抬离远了的位置,棋秤放在茶几上,余化龙和沈丹艳分坐两边,陈石立在中间当裁判,陈云峰则为老师摆盘。

  “比赛限时每步一分钟,随时可以开始。”陈石看着两人说道。

  “你好啊,经常能见到你,不过对局还是第一次,不知你的棋力如何,还请多指教啊。”赛前沈丹艳很客气的对余化龙打招呼,但是余化龙却不知该怎样回应,一时语塞,面部也显得很僵硬。

  沈丹艳见余化龙没有表示,自觉是讨了个没趣,就道比赛开始了,从盒子里抓出一把子来,余化龙亮出一子,陈石数了数沈丹艳手中的子,是五个单,余化龙得到先手。

  “放轻松,这是考验我的时候。”取得先手的余化龙不由深吸口气,尝试放松一下,然后思考开局的方式。

  第一子他下在左上角的小目上,这意味着他放弃了“红鬼棋局”。沈丹艳后手,持白棋放在右下角星位上,余化龙将子安置在左角星上,沈丹艳下在右边中间星位,余化龙忙抢占右上角星位,沈丹艳变阵到中下星位上。

  刚一交锋余化龙就拉开了攻势,这与他一贯的风格相悖,可能是因为红鬼棋局的关系,而沈丹艳则稳守右角盘面,一直没什么变化。余化龙见的情势稳妥,就在自己小目下做一低挂,不想沈丹艳却紧贴他落子。

  余化龙吓了一跳,不知沈丹艳搞什么名堂。她的阵地还未稳妥之前就突然向对手相对稳固的阵地进攻,而且是边角,旁人看着显然是冒进的举动。余化龙本想在这和她纠缠,但抬子前却感不对。凭着沈丹艳的水平绝不会做这样贸然举动,莫非有什么圈套?

  于是余化龙没有理会,将子落到别处。他没想这一着竟是对的,那一子就是沈丹艳下的幌子,如若和她纠缠硬抗,几个回合内便会被她抢了几个子去。

  沈丹艳见余化龙没有理会也不着急,只是继续寻看盘面,等待机会下手。

  大约过去有一小时,双方各落了约有六十子,盘面开始显得杂乱起来,但还算有序。黑子明显下风,余化龙一直蹙眉思索,思考时间早已超出一分钟时限。

  沈平闭目养神,陈石也不好阻止这场棋局,不知从何时起,普通的考验变成了正式的对局。

  “我输了。”在经过一番很长的思考后,余化龙不得不弃子认输。盘面上虽然黑白纵横交错,但黑方阵线明显连接不上,构不成模样,相反白方的下盘范围厚实许多。

  “很好,下的不错。”沈平看着两人棋面的布局赞许的说道。

  “不错嘛,化龙,老师肯定了你的能力了。”陈云峰闻言高兴的对余化龙鼓励说。

  但陈石看出余化龙好像还在为刚才的棋局而懊恼,就从他背后拍了一掌,笑道:“你犯什么傻啊,这又不是比赛,而且师姐比你水平高出许多来,赢不了很正常。”

  这时余化龙才方醒过来,猛然站起对沈丹艳一躬扫地叫道:“多谢师姐指导。”

  “没什么了,你其实下的不错。”沈丹艳摆摆手说,然后开始收拾棋盘,余化龙也在旁帮忙。这时沈平叫他过去,他听的赶紧站起跑了过去,立在沈平面前。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测试你的实力吗,”沈平问,余化龙摇头,沈平淡淡笑道,“你来我这已经一年了,作为我的学生我有必要看看你在这一年里有无成长。现在看来差不多,化龙,过些天围棋界要搞一次联谊会,你和云峰、陈石一起去吧。”

  “啊,是嘛,谢谢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余化龙甚是激动,因为参加那样联谊会的大多是职业棋手,而作为业余棋手的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到时好好学习啊。”沈丹艳冷不丁提醒一句说。

  ? ? ? ? ? (未完)

  96

  北旭晟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9.7

  2019.08.01 17:11*

  字数 230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〇一二谱? 年终的考验

  三星杯的硝烟已然散尽,中日韩三国强弱的争论也告一段落,但对于余化龙来说,这场赛事的对他的震撼却是持久的。在丹朱村时,他只知村外世界,先是城市,然则国家,却未想到国家之外,尚有那样多的外国人士,热爱围棋这样的项目,而且高手林立,水平之高令他望尘莫及。他尚还未在国内打开一个局面,却得眼看到国际上这样的水平,心中不免忐忑躁动,不知自己“棋神”之路是否走的开,不要最后成为一个笑话才是。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日,余化龙为了提高棋力,一直忙碌于弈秋棋社和老师家,工作学习,当真是非常的吃苦。沈平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于这样上劲的学生相信每个老师都会感到高兴的,只是不知他现在水平如何,所以便打算考他一次。

  沈平先生现年六十二岁,退役也有几年,平日就静卧在居室内,虽然偶有下棋,但多是指导或解闷,撑不得场面,若是考试是没有那个精力的,所以他打算让余化龙的师兄代自己考试,可谁行呢?

  他盘算了许久,论余化龙的师兄,就只有陈云峰和陈石两人,可他们平时和余化龙交好,相信也互通底细,这样是测不出一个人真实水平,所以沈平打消了这两个人的念头。而这样一来,就只有他女儿沈丹艳可以了。

  主意打定,沈平将女儿叫来,把这件事讲给她听。沈丹艳近来无事,就答应下来,沈平这才打电话给陈石叫他通知余化龙一声。

  “你说老师要考验我?”听了陈石的话,余化龙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同时眼睛带出不可置信。

  “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嘛!”陈石笑着拍拍余化龙的肩说,“能接收考验,说明老师已经认同你的能力,你要加油啊。”

  “是,”余化龙顿时打起精神,他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不过俨然他对考验他的对手很是好奇,就追问陈石考验他的会是他和陈云峰中的那人?

  “嗯,”陈石有些坏坏的笑笑,故意卖起关子来,道,“不是老师,不是我,也不是哥哥……你猜是谁?”

  “我猜……”余化龙一阵愕然,想了想脸不由红了,他低声问了句:“是沈丹艳师姐了。”

  “嘿,怎么脸红了。”陈石看着余化龙脸上的表情,似乎看出些端倪来,不由取笑说。

  “师兄你……”余化龙显然有些生气了,陈石见了也收敛了语气,对他点点头说:“那你加油吧。”说完就离开了。

  陈石走了多时,余化龙的心情却总是平静不了,要和沈丹艳对局,会是怎样的情景呢?他有些浮想联翩,不过似乎未想过结果如何了。

  再过几日,到了考验的那一天,对局设在老师家的客厅,这里旁边是庭院,花草灌木、石子小道,环境很好。沈平坐在沙发上,茶几被抬离远了的位置,棋秤放在茶几上,余化龙和沈丹艳分坐两边,陈石立在中间当裁判,陈云峰则为老师摆盘。

  “比赛限时每步一分钟,随时可以开始。”陈石看着两人说道。

  “你好啊,经常能见到你,不过对局还是第一次,不知你的棋力如何,还请多指教啊。”赛前沈丹艳很客气的对余化龙打招呼,但是余化龙却不知该怎样回应,一时语塞,面部也显得很僵硬。

  沈丹艳见余化龙没有表示,自觉是讨了个没趣,就道比赛开始了,从盒子里抓出一把子来,余化龙亮出一子,陈石数了数沈丹艳手中的子,是五个单,余化龙得到先手。

  “放轻松,这是考验我的时候。”取得先手的余化龙不由深吸口气,尝试放松一下,然后思考开局的方式。

  第一子他下在左上角的小目上,这意味着他放弃了“红鬼棋局”。沈丹艳后手,持白棋放在右下角星位上,余化龙将子安置在左角星上,沈丹艳下在右边中间星位,余化龙忙抢占右上角星位,沈丹艳变阵到中下星位上。

  刚一交锋余化龙就拉开了攻势,这与他一贯的风格相悖,可能是因为红鬼棋局的关系,而沈丹艳则稳守右角盘面,一直没什么变化。余化龙见的情势稳妥,就在自己小目下做一低挂,不想沈丹艳却紧贴他落子。

  余化龙吓了一跳,不知沈丹艳搞什么名堂。她的阵地还未稳妥之前就突然向对手相对稳固的阵地进攻,而且是边角,旁人看着显然是冒进的举动。余化龙本想在这和她纠缠,但抬子前却感不对。凭着沈丹艳的水平绝不会做这样贸然举动,莫非有什么圈套?

  于是余化龙没有理会,将子落到别处。他没想这一着竟是对的,那一子就是沈丹艳下的幌子,如若和她纠缠硬抗,几个回合内便会被她抢了几个子去。

  沈丹艳见余化龙没有理会也不着急,只是继续寻看盘面,等待机会下手。

  大约过去有一小时,双方各落了约有六十子,盘面开始显得杂乱起来,但还算有序。黑子明显下风,余化龙一直蹙眉思索,思考时间早已超出一分钟时限。

  沈平闭目养神,陈石也不好阻止这场棋局,不知从何时起,普通的考验变成了正式的对局。

  “我输了。”在经过一番很长的思考后,余化龙不得不弃子认输。盘面上虽然黑白纵横交错,但黑方阵线明显连接不上,构不成模样,相反白方的下盘范围厚实许多。

  “很好,下的不错。”沈平看着两人棋面的布局赞许的说道。

  “不错嘛,化龙,老师肯定了你的能力了。”陈云峰闻言高兴的对余化龙鼓励说。

  但陈石看出余化龙好像还在为刚才的棋局而懊恼,就从他背后拍了一掌,笑道:“你犯什么傻啊,这又不是比赛,而且师姐比你水平高出许多来,赢不了很正常。”

  这时余化龙才方醒过来,猛然站起对沈丹艳一躬扫地叫道:“多谢师姐指导。”

  “没什么了,你其实下的不错。”沈丹艳摆摆手说,然后开始收拾棋盘,余化龙也在旁帮忙。这时沈平叫他过去,他听的赶紧站起跑了过去,立在沈平面前。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测试你的实力吗,”沈平问,余化龙摇头,沈平淡淡笑道,“你来我这已经一年了,作为我的学生我有必要看看你在这一年里有无成长。现在看来差不多,化龙,过些天围棋界要搞一次联谊会,你和云峰、陈石一起去吧。”

  “啊,是嘛,谢谢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余化龙甚是激动,因为参加那样联谊会的大多是职业棋手,而作为业余棋手的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到时好好学习啊。”沈丹艳冷不丁提醒一句说。

  ? ? ? ? ? (未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〇一二谱? 年终的考验

  三星杯的硝烟已然散尽,中日韩三国强弱的争论也告一段落,但对于余化龙来说,这场赛事的对他的震撼却是持久的。在丹朱村时,他只知村外世界,先是城市,然则国家,却未想到国家之外,尚有那样多的外国人士,热爱围棋这样的项目,而且高手林立,水平之高令他望尘莫及。他尚还未在国内打开一个局面,却得眼看到国际上这样的水平,心中不免忐忑躁动,不知自己“棋神”之路是否走的开,不要最后成为一个笑话才是。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日,余化龙为了提高棋力,一直忙碌于弈秋棋社和老师家,工作学习,当真是非常的吃苦。沈平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于这样上劲的学生相信每个老师都会感到高兴的,只是不知他现在水平如何,所以便打算考他一次。

  沈平先生现年六十二岁,退役也有几年,平日就静卧在居室内,虽然偶有下棋,但多是指导或解闷,撑不得场面,若是考试是没有那个精力的,所以他打算让余化龙的师兄代自己考试,可谁行呢?

  他盘算了许久,论余化龙的师兄,就只有陈云峰和陈石两人,可他们平时和余化龙交好,相信也互通底细,这样是测不出一个人真实水平,所以沈平打消了这两个人的念头。而这样一来,就只有他女儿沈丹艳可以了。

  主意打定,沈平将女儿叫来,把这件事讲给她听。沈丹艳近来无事,就答应下来,沈平这才打电话给陈石叫他通知余化龙一声。

  “你说老师要考验我?”听了陈石的话,余化龙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同时眼睛带出不可置信。

  “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嘛!”陈石笑着拍拍余化龙的肩说,“能接收考验,说明老师已经认同你的能力,你要加油啊。”

  “是,”余化龙顿时打起精神,他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不过俨然他对考验他的对手很是好奇,就追问陈石考验他的会是他和陈云峰中的那人?

  “嗯,”陈石有些坏坏的笑笑,故意卖起关子来,道,“不是老师,不是我,也不是哥哥……你猜是谁?”

  “我猜……”余化龙一阵愕然,想了想脸不由红了,他低声问了句:“是沈丹艳师姐了。”

  “嘿,怎么脸红了。”陈石看着余化龙脸上的表情,似乎看出些端倪来,不由取笑说。

  “师兄你……”余化龙显然有些生气了,陈石见了也收敛了语气,对他点点头说:“那你加油吧。”说完就离开了。

  陈石走了多时,余化龙的心情却总是平静不了,要和沈丹艳对局,会是怎样的情景呢?他有些浮想联翩,不过似乎未想过结果如何了。

  再过几日,到了考验的那一天,对局设在老师家的客厅,这里旁边是庭院,花草灌木、石子小道,环境很好。沈平坐在沙发上,茶几被抬离远了的位置,棋秤放在茶几上,余化龙和沈丹艳分坐两边,陈石立在中间当裁判,陈云峰则为老师摆盘。

  “比赛限时每步一分钟,随时可以开始。”陈石看着两人说道。

  “你好啊,经常能见到你,不过对局还是第一次,不知你的棋力如何,还请多指教啊。”赛前沈丹艳很客气的对余化龙打招呼,但是余化龙却不知该怎样回应,一时语塞,面部也显得很僵硬。

  沈丹艳见余化龙没有表示,自觉是讨了个没趣,就道比赛开始了,从盒子里抓出一把子来,余化龙亮出一子,陈石数了数沈丹艳手中的子,是五个单,余化龙得到先手。

  “放轻松,这是考验我的时候。”取得先手的余化龙不由深吸口气,尝试放松一下,然后思考开局的方式。

  第一子他下在左上角的小目上,这意味着他放弃了“红鬼棋局”。沈丹艳后手,持白棋放在右下角星位上,余化龙将子安置在左角星上,沈丹艳下在右边中间星位,余化龙忙抢占右上角星位,沈丹艳变阵到中下星位上。

  刚一交锋余化龙就拉开了攻势,这与他一贯的风格相悖,可能是因为红鬼棋局的关系,而沈丹艳则稳守右角盘面,一直没什么变化。余化龙见的情势稳妥,就在自己小目下做一低挂,不想沈丹艳却紧贴他落子。

  余化龙吓了一跳,不知沈丹艳搞什么名堂。她的阵地还未稳妥之前就突然向对手相对稳固的阵地进攻,而且是边角,旁人看着显然是冒进的举动。余化龙本想在这和她纠缠,但抬子前却感不对。凭着沈丹艳的水平绝不会做这样贸然举动,莫非有什么圈套?

  于是余化龙没有理会,将子落到别处。他没想这一着竟是对的,那一子就是沈丹艳下的幌子,如若和她纠缠硬抗,几个回合内便会被她抢了几个子去。

  沈丹艳见余化龙没有理会也不着急,只是继续寻看盘面,等待机会下手。

  大约过去有一小时,双方各落了约有六十子,盘面开始显得杂乱起来,但还算有序。黑子明显下风,余化龙一直蹙眉思索,思考时间早已超出一分钟时限。

  沈平闭目养神,陈石也不好阻止这场棋局,不知从何时起,普通的考验变成了正式的对局。

  “我输了。”在经过一番很长的思考后,余化龙不得不弃子认输。盘面上虽然黑白纵横交错,但黑方阵线明显连接不上,构不成模样,相反白方的下盘范围厚实许多。

  “很好,下的不错。”沈平看着两人棋面的布局赞许的说道。

  “不错嘛,化龙,老师肯定了你的能力了。”陈云峰闻言高兴的对余化龙鼓励说。

  但陈石看出余化龙好像还在为刚才的棋局而懊恼,就从他背后拍了一掌,笑道:“你犯什么傻啊,这又不是比赛,而且师姐比你水平高出许多来,赢不了很正常。”

  这时余化龙才方醒过来,猛然站起对沈丹艳一躬扫地叫道:“多谢师姐指导。”

  “没什么了,你其实下的不错。”沈丹艳摆摆手说,然后开始收拾棋盘,余化龙也在旁帮忙。这时沈平叫他过去,他听的赶紧站起跑了过去,立在沈平面前。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测试你的实力吗,”沈平问,余化龙摇头,沈平淡淡笑道,“你来我这已经一年了,作为我的学生我有必要看看你在这一年里有无成长。现在看来差不多,化龙,过些天围棋界要搞一次联谊会,你和云峰、陈石一起去吧。”

  “啊,是嘛,谢谢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余化龙甚是激动,因为参加那样联谊会的大多是职业棋手,而作为业余棋手的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到时好好学习啊。”沈丹艳冷不丁提醒一句说。

  ? ? ? ? ?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