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古代唯一谥号为“纣”的帝王,但却是被抹黑二千余年的结果

  • 日期:09-05
  • 点击:(1082)


  2019 花开无田

  谥号的作用,在于能够方便人们对于历史人物盖棺定论。而既然是盖棺定论,便自然就会有褒贬之分。《逸周书·谥法解》中,便因此出现了“美谥”、“平谥”、“恶谥”之分。

  而谥号制度的形成,传统说法乃是西周早期。而通过谥号制度,我们可以简洁明了的看出隋炀帝、周厉王这些都是恶谥,自然多为昏聩之君;而像汉文帝、汉景帝此类谥号则是褒谥,多为明君圣主。但这类谥号就一定准确吗?至少有一人之谥号便是抹黑之谥。而他便是商纣王帝辛。

  

  虽然《逸周书·谥法篇》中并无“纣”解。但《说文解字》中“纣”的解释为:“残忍捐义曰纣”。 《吕氏春秋·功名》汉高诱注作:“贼仁多累曰纣。”似乎也为帝辛的“纣”之恶名,做出了解释。残忍,毫无道义是为纣。

  那么商王帝辛真的如此无道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得益于《封神演义》的传播,剧中的商纣王,不辨忠奸枉杀比干;贪淫好色,宠幸妲己,兴建鹿台,兴炮烙之刑;但历史的奇妙之处在于一个能够统治王国几十载的帝王,显然不只一面,更不只是某些人让你看到的一面。

  

  《尚书·武成》: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丞民,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史记》中更是以《尚书》为本,详说帝辛为王期间是非不分,狂妄自大,荒淫无道。《论语·微子篇》中,他更是贬谪微子,囚箕子,比干也因为进谏而死。

  似乎这一切,也都坐实了商纣王帝辛的恶名。但事实上,作为君王,帝辛在继位之后,定都朝歌,为帝王期间,重视农业发展,国力强大,作为中原地区的霸主,他发兵打败东夷,将国土扩大到山东、安徽、福建沿海,而且他还革除了一系列的先王旧弊,不再屠杀奴隶、俘虏,选贤与能,唯才是用;不在祭祀鬼神。

  

  当然殷商之亡,与帝辛的刚愎自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事实更是,帝辛在为王之时,正如后世朱元璋因为战略错误江西空虚,被陈友谅集合60万大军直取洪都,但他帝辛却没有“朱文正”一般的大将,公元前1046年,牧野之战周武王利用殷商国内兵力空虚,在吕尚坚持之下,率大军击败商军,而商王帝辛兵败自焚。

  于是便有了《史记》''武王牧野,实抚天下。''而作为对手,帝辛也就此成为了“纣王”。《竹书纪年》中记载,帝乙二年,周伐商,敗于帝乙。而后,周王又进一步发展,征大戎,攻崇,攻黎,为此帝辛也自然不甘示弱,黎之战,将周王拘禁。而这也使得商周之间成为死敌。

  

  而作为最终的胜利者,更作为死敌,“抹黑”帝辛便是顺理成章。而其中牧野之战中的叛徒、内奸,自然也不能够少了鄙薄之言,对于他们而言如何“洗白”才是正道。一如后世中洪承畴、范文程之流;而后世的战国诸子百家又为了能够证明自己的观点多有附会之语,这一切的“流言”正如史学家顾颉刚所说经过一个代代传承,千年积毁的过程,帝辛的罪名便一步一步的“被坐实”。

  

  当然在为政后期,他确实有《封神演义》中行径,但在论迹不论心,重视结局,君子不以无暇度之的大历史评判之中,帝辛作为商王,实则是功大于过的。“纣”显然只是强加之词,诬蔑抹黑而已。伟大领袖毛主席便评价帝辛:“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

  参考资料:1《史记》2《逸周书·谥法解》3《竹书纪年》4《尚书·武成》

  谥号的作用,在于能够方便人们对于历史人物盖棺定论。而既然是盖棺定论,便自然就会有褒贬之分。《逸周书·谥法解》中,便因此出现了“美谥”、“平谥”、“恶谥”之分。

  而谥号制度的形成,传统说法乃是西周早期。而通过谥号制度,我们可以简洁明了的看出隋炀帝、周厉王这些都是恶谥,自然多为昏聩之君;而像汉文帝、汉景帝此类谥号则是褒谥,多为明君圣主。但这类谥号就一定准确吗?至少有一人之谥号便是抹黑之谥。而他便是商纣王帝辛。

  

  虽然《逸周书·谥法篇》中并无“纣”解。但《说文解字》中“纣”的解释为:“残忍捐义曰纣”。 《吕氏春秋·功名》汉高诱注作:“贼仁多累曰纣。”似乎也为帝辛的“纣”之恶名,做出了解释。残忍,毫无道义是为纣。

  那么商王帝辛真的如此无道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得益于《封神演义》的传播,剧中的商纣王,不辨忠奸枉杀比干;贪淫好色,宠幸妲己,兴建鹿台,兴炮烙之刑;但历史的奇妙之处在于一个能够统治王国几十载的帝王,显然不只一面,更不只是某些人让你看到的一面。

  

  《尚书·武成》: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丞民,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史记》中更是以《尚书》为本,详说帝辛为王期间是非不分,狂妄自大,荒淫无道。《论语·微子篇》中,他更是贬谪微子,囚箕子,比干也因为进谏而死。

  似乎这一切,也都坐实了商纣王帝辛的恶名。但事实上,作为君王,帝辛在继位之后,定都朝歌,为帝王期间,重视农业发展,国力强大,作为中原地区的霸主,他发兵打败东夷,将国土扩大到山东、安徽、福建沿海,而且他还革除了一系列的先王旧弊,不再屠杀奴隶、俘虏,选贤与能,唯才是用;不在祭祀鬼神。

  

  当然殷商之亡,与帝辛的刚愎自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事实更是,帝辛在为王之时,正如后世朱元璋因为战略错误江西空虚,被陈友谅集合60万大军直取洪都,但他帝辛却没有“朱文正”一般的大将,公元前1046年,牧野之战周武王利用殷商国内兵力空虚,在吕尚坚持之下,率大军击败商军,而商王帝辛兵败自焚。

  于是便有了《史记》''武王牧野,实抚天下。''而作为对手,帝辛也就此成为了“纣王”。《竹书纪年》中记载,帝乙二年,周伐商,敗于帝乙。而后,周王又进一步发展,征大戎,攻崇,攻黎,为此帝辛也自然不甘示弱,黎之战,将周王拘禁。而这也使得商周之间成为死敌。

  

  而作为最终的胜利者,更作为死敌,“抹黑”帝辛便是顺理成章。而其中牧野之战中的叛徒、内奸,自然也不能够少了鄙薄之言,对于他们而言如何“洗白”才是正道。一如后世中洪承畴、范文程之流;而后世的战国诸子百家又为了能够证明自己的观点多有附会之语,这一切的“流言”正如史学家顾颉刚所说经过一个代代传承,千年积毁的过程,帝辛的罪名便一步一步的“被坐实”。

  

  当然在为政后期,他确实有《封神演义》中行径,但在论迹不论心,重视结局,君子不以无暇度之的大历史评判之中,帝辛作为商王,实则是功大于过的。“纣”显然只是强加之词,诬蔑抹黑而已。伟大领袖毛主席便评价帝辛:“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

  参考资料:1《史记》2《逸周书·谥法解》3《竹书纪年》4《尚书·武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