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 日期:08-28
  • 点击:(1471)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最近,我看了好几部80年代电影,潇湘厂《喋血黑谷》,上影《最后的贵族》,北影《金镖黄天霸》等,包括今天的西影《默默的小理河》。片子是西影1984年拍的,讲1947年秋,陕北小理河边的全村人为躲避敌军的侵扰都撤走了,唯独爷爷一家留了下来。敌军的一个电台驻进爷爷家里,企图搜寻转战中我党中央的踪迹。爷爷巧妙和敌人周旋,终于把情报传送给游击队,歼灭了这伙敌人。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小理河是陕北一条名不见经传、掀不起波澜的小河。神州大地上,有多少这样的小河?恐怕数不清。这条普通的小河滋润了沿岸的庄稼,自己只留下弯弯曲曲的一线身躯。小河的性格,就是众多普通劳动人民的性格。片中的爷爷(贾六饰)住在沿岸一个狭小的农家小院内,如同小理河一样默默无闻,这个一辈子与黄土打交道的老农,纯朴、执拗、土气、愚钝,他有自己的生活哲学,人活靠地,生死靠天。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爷爷不信红也不信白,儿子要去参加解放军,他就用杂面切刀砍他的腿;他不相信国军有那么坏,一支精干的国军通信兵进了村,全村人外出躲避侵扰时,他却固执地留了下来。眼看着那么一群把横七竖八的电线、天线拴在顶上的男女士兵住到自己院里来了,占了院子、却不占自己住窑,打死自家的狗、却不动落在地上的枣,不准奶奶白天冒火升烟、却也偶尔给孙儿罐头吃,爷爷默默地观察着这些人的举动,而且知道了那支通信兵中,有一个老马夫,领着他可怜巴巴的儿子,还有两个年轻的女兵。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台长(陈宝国饰)是个年轻的上尉,有文化素养,他喜欢秀丽的风光,爱花爱美,也渴望能够摆脱战争生涯,然而又是一条忠实的走狗。初进农家小院时,他把年长的爷爷、奶奶比作父母,有时也挺注意“军民关系”,让出窑洞,给爷爷孙儿罐头吃,下令女兵吃枣要付钱,支派爷爷劳动答应付费,并多次向爷爷表白自己不象共产党宣传的那么坏。爷爷觉得这些国民党兵并不那么可怕,就与他们“和平共处”了。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年轻军官满以为怀柔政策可以笼络祖孙三人,于是尽职尽责执行着在“默默”中搜索我党中央所在地的极其凶险的特殊任务。但在执行过程中,他无法排遣心中的矛盾和苦闷。当传令兵天顺与俊俏女兵恋爱,准备密谋逃跑时,他杀一儆百,对他们施以酷刑;他拒绝圆脸女兵的求爱又召她来求欢,尽管机敏干练、狡诈多谋,还是暴露了残忍、凶狠的本性。爷爷目睹了这一切,非常震惊,内在的危机终于猛烈撞开了迟钝的心扉。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一个庄稼人的良心鼓动着他、一种父亲的责任感鞭策着他、一颗普通劳动者的同情心激励着他,当那位不堪忍受虐待的马夫请求老农去找解放军,救出他那当小马夫的独苗时,爷爷初装惊慌状,然后没命地向解放军驻地跑去报信。他终于以“愚钝”式的智慧,充满内在力量的沉默,赢得了胜利。而与爷爷角逐较量的敌军官,无论是机敏怀柔还是残暴凶狠,抑或最后的负隅顽抗,都没能挽救他的失败。走狗虚伪也好,狡猾也罢,人心向背,注定要失败,因为历史站在进步一面。

  看《默默的小理河》,一场无声的人心较量战

  银幕上的反动军官可以是精明强悍的么?这个问题未免可笑,然而并非无因,多年来银幕上对于敌军军官,尤其是下级军官的刻划几乎成为一种模式,残暴、疯狂、愚蠢、无能。他们身上只能堆砌邪恶和卑劣,而不能显示一分机智和精明。就是80年代片子中,把敌下级军官作为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物来塑造,也并不多见。片中敌军官却与众不同,尽管这个人物作为执行特殊任务的领头,理智冷酷应是他执行任务时的必要保证,装出来的温良恭谦是否必要,还可以商榷或说见仁见智,但绝对不象以前许多战争片中的人物那样,只是敌军官这么一个概念符号,这是我喜欢这部片子的一个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