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长春,东后水库发现一块人体臀股部,一件神秘的案件告破

  • 日期:08-30
  • 点击:(1898)


  2019 历史的韵味V

  1986年长春,东后水库发现一块人体臀股部,一件神秘的案件告破

  将时光倒退到1986年9月11日下午2时左右,长春警局值班室接到了朝阳分局的电话:汽车厂城建科,姓方的男子在长青村东后水库西北岸堤坝路过时,看到了水边的白色东西,因好奇所以走进一看,结果这一看,把姓方的男子给吓一跳了,这就是人的头骨还有一块人体臀股部,于是吓的立即跑回去报警。

  

  这个东后水库是位于朝阳区的长青村东南侧,水面积不大,堤坎斜面用石头砌成的,而事发的中心现场是位于水库的西北岸堤坝斜边下水边处。经过警局队长以及技术人员侦察发现,除了一具头骨外,还在在岸边水土相接处有一只人的右脚,接近着顺者这一方向,又在前方的深水中人体躯干上半部。随后就扩大了搜索面积,找到了人体的右小腿以及上臂。

  

  因夜色降临,现场的搜寻工作不得不转移到第二天。结果第二天又找到了一只左脚和前臂,之后统计了一下,在水库中共打捞出十一块尸块。

  最后将打捞出来的尸块送到了大队法医检验,通过法医近一周的检验发现:耻骨联合面类似蜂窝状,尚未形成,未出现早期平,而结节下窝不明显等特征,可以推断出死者的年纪大概在14岁至16岁之间,性别女,之后又发现原道口有撕裂,无出血及凝血现象,说明死前是受过力的作用,故法医判断很可能就是一起间尸分尸案件。

  那么是何人竟如此胆大妄为,犯下这等罄竹难书的罪行?

  最后侦查人员迅速开展工作,查找身源。而在当晚也调查到在汽车厂的第四子弟中学女学生任某自那天上学之后,就下落不明,随即就对任某家属进行了比对,结果发现死者就是任某。

  

  得知了死者身份之后,侦查人员询问了周边,对挨家也做了寻访,可惜这一件神秘的案件没有任何头绪,也就侦查人员抓破头脑的时候,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疏通长纺十四栋宿舍一单元下水道时,竟然勾出了一些面部皮,这一发现直接让侦查人员对这一单元的人做出了详查,而后面又根据下水道是专供一单元的一至五楼5户居民用的,于是就排除了其他人,将目标锁定在一至五楼。最后通过逐个调查,发现该单元三楼的邵云亮之子邵士民有点不对劲,在面对盘问时,表情有些不自然,间接的透露着心虚行为,最终通过侦查人员细微的观察,直接将邵士民锁定为了嫌疑人。

  

  之后就开展了对邵士民的心理攻防,最后经过两个小时的审问,邵士民终于满不下去交代了这一起犯罪事实,而这一桩神秘的案件也在维持半月被告破。

  在九月九日六点左右,邵士民骑单车去邮电广场锻炼身体途中,经过了宽平大路,而就在此时遇见了上学的任某,于是歹心一起,将任某骗至家中,实施的罪行。此外邵士民还招供了用同样的手法杀害了一名十七岁的少女陈某。

  

  后面对邵士民进行了精神鉴定,发现精神并无异常,而至于动机为何?据交代是因为邵士民考试没考好,觉得是中学打搅了他学习,所以对中学生心存怨恨,之后邵士民的爱人又考取了研究生,这让邵士民觉得很没面子,心里压抑于是有了杀人动机。

  最后,这个恶魔也终被送上了刑场。

  参考资料:《奇案系列086》

  1986年长春,东后水库发现一块人体臀股部,一件神秘的案件告破

  将时光倒退到1986年9月11日下午2时左右,长春警局值班室接到了朝阳分局的电话:汽车厂城建科,姓方的男子在长青村东后水库西北岸堤坝路过时,看到了水边的白色东西,因好奇所以走进一看,结果这一看,把姓方的男子给吓一跳了,这就是人的头骨还有一块人体臀股部,于是吓的立即跑回去报警。

  

  这个东后水库是位于朝阳区的长青村东南侧,水面积不大,堤坎斜面用石头砌成的,而事发的中心现场是位于水库的西北岸堤坝斜边下水边处。经过警局队长以及技术人员侦察发现,除了一具头骨外,还在在岸边水土相接处有一只人的右脚,接近着顺者这一方向,又在前方的深水中人体躯干上半部。随后就扩大了搜索面积,找到了人体的右小腿以及上臂。

  

  因夜色降临,现场的搜寻工作不得不转移到第二天。结果第二天又找到了一只左脚和前臂,之后统计了一下,在水库中共打捞出十一块尸块。

  最后将打捞出来的尸块送到了大队法医检验,通过法医近一周的检验发现:耻骨联合面类似蜂窝状,尚未形成,未出现早期平,而结节下窝不明显等特征,可以推断出死者的年纪大概在14岁至16岁之间,性别女,之后又发现原道口有撕裂,无出血及凝血现象,说明死前是受过力的作用,故法医判断很可能就是一起间尸分尸案件。

  那么是何人竟如此胆大妄为,犯下这等罄竹难书的罪行?

  最后侦查人员迅速开展工作,查找身源。而在当晚也调查到在汽车厂的第四子弟中学女学生任某自那天上学之后,就下落不明,随即就对任某家属进行了比对,结果发现死者就是任某。

  

  得知了死者身份之后,侦查人员询问了周边,对挨家也做了寻访,可惜这一件神秘的案件没有任何头绪,也就侦查人员抓破头脑的时候,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疏通长纺十四栋宿舍一单元下水道时,竟然勾出了一些面部皮,这一发现直接让侦查人员对这一单元的人做出了详查,而后面又根据下水道是专供一单元的一至五楼5户居民用的,于是就排除了其他人,将目标锁定在一至五楼。最后通过逐个调查,发现该单元三楼的邵云亮之子邵士民有点不对劲,在面对盘问时,表情有些不自然,间接的透露着心虚行为,最终通过侦查人员细微的观察,直接将邵士民锁定为了嫌疑人。

  

  之后就开展了对邵士民的心理攻防,最后经过两个小时的审问,邵士民终于满不下去交代了这一起犯罪事实,而这一桩神秘的案件也在维持半月被告破。

  在九月九日六点左右,邵士民骑单车去邮电广场锻炼身体途中,经过了宽平大路,而就在此时遇见了上学的任某,于是歹心一起,将任某骗至家中,实施的罪行。此外邵士民还招供了用同样的手法杀害了一名十七岁的少女陈某。

  

  后面对邵士民进行了精神鉴定,发现精神并无异常,而至于动机为何?据交代是因为邵士民考试没考好,觉得是中学打搅了他学习,所以对中学生心存怨恨,之后邵士民的爱人又考取了研究生,这让邵士民觉得很没面子,心里压抑于是有了杀人动机。

  最后,这个恶魔也终被送上了刑场。

  参考资料:《奇案系列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