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难了!遭了洪水,水稻收购价创新低,攸县一位老农…….

  • 日期:09-02
  • 点击:(1567)


  2019 我的老爸是农民

  

  “田越来越难种了,今年的稻谷小贩的收购价才90元/百斤,不赚钱,今年肯定亏本”。 一位攸县的老农不禁对小编叹道。

  今年恰逢攸县三十年一遇的大洪水,灾害发生时正值“双抢时节”。攸县不少庄稼地遭了灾,严重的绝收,减产已是板上钉钉的。

  “今年每亩大概减产了200斤左右”这位种了一辈子的老农说。今年的稻谷收购价创新低,还减产。可谓是雪上加霜。

  这位承包了十几亩的地攸县老农,深吸了一口烟,说道“明年不打算种了”。一脸无柰!

  为什么还要种水稻?

  

  从近几年的水稻收购价格来看,一直呈下降的趋势,今年更是跌至了历史谷底。大家都看得到的趋势,但水稻依然是攸县的主要农作物,为啥?

  民以食为天!农民则以种地为生。

  对于上了年纪的攸县人来说,这是他们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种水稻依然是一种稳妥的求生方式。不能大富大贵,但好呆有个保障。对于新生农作物,他们不敢尝试。

  这个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业生产方式,虽然大部分被机械化所替代。但平时的播种、除草、打虫、放水、晒谷,仍然需要农民的精心培护。

  仍是一个苦力活。

  他们没有好的谋生技能,闲暇之余,通过打点小零工,做点苦力,算是额外收入的收源。这是大多数上了年纪的攸县人的营生方式。

  种水稻依然是大部分农民的寄托,是根!

  

  从分田到户开始,算下来已经近40个年头。攸县代代人的求生方式一直在变,开的士,开超市,开宾馆,开饭馆,开挖掘机,可谓是攸县在外求生的招牌行业。种田已经是少部分人的选择,或者是老年人的选择。

  这刻,我们行走在攸县的乡间。多看到一些闭户的房子,或是是一些老人或是留守儿童,年轻人则鲜有出现。

  而这些老农们,依然辛苦耕耘着自己的那块地。不管收成如何,收益如何,田还是要种下去的。这里面有太多的情愫在里面,道不清说不明。明明可以跟随儿子们,去到大城市享清福,远离田地之苦。但实则,他们一万个不愿意。

  我们可以说他们没有方向,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他们这般如傻子般的执着,才让这块土地,不至于荒芜。

  想起一个场景,在今年洪水期间,一位老农,念念不忘的还是他种的十几亩地。不顾后辈阻扰,偷偷的溜去看看自己的庄嫁地,查看受灾情况。然后痛快说道,灾情虽大,但不至于绝收,喜悦洋溢。

  钱不多,但可安身。土地,是老农们的寄托,是根。

  田里除了种水稻,还能干啥?

  

  近几年,随着农业规模化的发展,田里种水稻已经不是唯一选择。在攸县各个地区,我们可以看到。以往的水田,现在种起了荷花,养起了小龙虾,办起了农家乐及研学中心。

  但这些产业都是规模化的发展,需要大把的资金投入。对于普通农民来说,钱是一个大问题,信心也是一个大问题。仍然这些规模化的农业发展,能解决一部分农村闲散劳动力的问题,仍只是饮鸩止渴。

  所以田间里,水稻仍是农民的第一选择。倒不是因为一定要种,而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只能将就。

  题外思考

  现在水稻无价,大部分农民对种地的积极性不高。一位在新市承包了三四十亩地种水稻的农民,在2019年有二十亩地未播种任何农作物。

  而走在攸县的乡间,不时我们可以看到杂草丛生的的田地。这些景像说不上触目惊心,但也挺让人触动。莫不是收益实在有限,咋能让这宝贵土地荒废。

  但现在的难题是,包括攸县在内的农村地区。更多的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在家中耕种。他们与市场基本脱节,而面对一种新的农作物,又趋于保守。

  而当地的一些土地承包商们,也未找到很好的运营方式,依然以传统作物为主。一些土地承包者传出,来年不想再做承包。这就是造成了目前的糟糕情况。

  以社会发展程度而言,现在是市场主导农作物的时代。说白了,现在国人已解决了基本温饱问题,能提供市场所需更优的产品,才是农业的最终发展方向。

  但这需要新生力量的介入,这些人必须有技术有市场头脑有资金,方能解决目前之困局。

  

  “田越来越难种了,今年的稻谷小贩的收购价才90元/百斤,不赚钱,今年肯定亏本”。 一位攸县的老农不禁对小编叹道。

  今年恰逢攸县三十年一遇的大洪水,灾害发生时正值“双抢时节”。攸县不少庄稼地遭了灾,严重的绝收,减产已是板上钉钉的。

  “今年每亩大概减产了200斤左右”这位种了一辈子的老农说。今年的稻谷收购价创新低,还减产。可谓是雪上加霜。

  这位承包了十几亩的地攸县老农,深吸了一口烟,说道“明年不打算种了”。一脸无柰!

  为什么还要种水稻?

  

  从近几年的水稻收购价格来看,一直呈下降的趋势,今年更是跌至了历史谷底。大家都看得到的趋势,但水稻依然是攸县的主要农作物,为啥?

  民以食为天!农民则以种地为生。

  对于上了年纪的攸县人来说,这是他们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种水稻依然是一种稳妥的求生方式。不能大富大贵,但好呆有个保障。对于新生农作物,他们不敢尝试。

  这个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业生产方式,虽然大部分被机械化所替代。但平时的播种、除草、打虫、放水、晒谷,仍然需要农民的精心培护。

  仍是一个苦力活。

  他们没有好的谋生技能,闲暇之余,通过打点小零工,做点苦力,算是额外收入的收源。这是大多数上了年纪的攸县人的营生方式。

  种水稻依然是大部分农民的寄托,是根!

  

  从分田到户开始,算下来已经近40个年头。攸县代代人的求生方式一直在变,开的士,开超市,开宾馆,开饭馆,开挖掘机,可谓是攸县在外求生的招牌行业。种田已经是少部分人的选择,或者是老年人的选择。

  这刻,我们行走在攸县的乡间。多看到一些闭户的房子,或是是一些老人或是留守儿童,年轻人则鲜有出现。

  而这些老农们,依然辛苦耕耘着自己的那块地。不管收成如何,收益如何,田还是要种下去的。这里面有太多的情愫在里面,道不清说不明。明明可以跟随儿子们,去到大城市享清福,远离田地之苦。但实则,他们一万个不愿意。

  我们可以说他们没有方向,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他们这般如傻子般的执着,才让这块土地,不至于荒芜。

  想起一个场景,在今年洪水期间,一位老农,念念不忘的还是他种的十几亩地。不顾后辈阻扰,偷偷的溜去看看自己的庄嫁地,查看受灾情况。然后痛快说道,灾情虽大,但不至于绝收,喜悦洋溢。

  钱不多,但可安身。土地,是老农们的寄托,是根。

  田里除了种水稻,还能干啥?

  

  近几年,随着农业规模化的发展,田里种水稻已经不是唯一选择。在攸县各个地区,我们可以看到。以往的水田,现在种起了荷花,养起了小龙虾,办起了农家乐及研学中心。

  但这些产业都是规模化的发展,需要大把的资金投入。对于普通农民来说,钱是一个大问题,信心也是一个大问题。仍然这些规模化的农业发展,能解决一部分农村闲散劳动力的问题,仍只是饮鸩止渴。

  所以田间里,水稻仍是农民的第一选择。倒不是因为一定要种,而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只能将就。

  题外思考

  现在水稻无价,大部分农民对种地的积极性不高。一位在新市承包了三四十亩地种水稻的农民,在2019年有二十亩地未播种任何农作物。

  而走在攸县的乡间,不时我们可以看到杂草丛生的的田地。这些景像说不上触目惊心,但也挺让人触动。莫不是收益实在有限,咋能让这宝贵土地荒废。

  但现在的难题是,包括攸县在内的农村地区。更多的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在家中耕种。他们与市场基本脱节,而面对一种新的农作物,又趋于保守。

  而当地的一些土地承包商们,也未找到很好的运营方式,依然以传统作物为主。一些土地承包者传出,来年不想再做承包。这就是造成了目前的糟糕情况。

  以社会发展程度而言,现在是市场主导农作物的时代。说白了,现在国人已解决了基本温饱问题,能提供市场所需更优的产品,才是农业的最终发展方向。

  但这需要新生力量的介入,这些人必须有技术有市场头脑有资金,方能解决目前之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