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书70后广漂族的励志青春:188胡家炳的酒

  • 日期:08-06
  • 点击:(1941)


?

  方秀米进来:“胡大老板约我们一起吃饭。”

  歌帅问:“胡家炳!?”

  “他约过好多次了。”

  “那去吧。”歌帅说,“二虎,元宝,一起去。。”

  “没问题,我们去帮你挡酒,”贾元宝拍着张二虎的胸口,“二虎进了厨房之后,我们没事就在练喝酒这功夫。”

  “二虎,你现在能喝多少?”

  张二虎得意的说:“放心,他们来多少,我帮你挡多少,并且还帮你挡菜。”

  

  张二虎印象

  歌帅、麦瑞丹等一行五人一进酒店包厢,胡家炳与随从马上起身相迎。

  “歌帅,”胡家炳抱拳说,“歌总,你好难请。”

  “胡老板,说什么呢?”歌帅打着哈哈说,“我刚从老家回来,米米一说,我马上过来了。”

  “大家快坐。”胡家炳为麦瑞丹拉开位置,“阿丹,麦总是不是今天来这边。”

  麦瑞丹说:“先前有通过电话。”

  胡家炳说:“麦总这次是去印度,打算做IT跟通讯设备这类东西。”

  “通讯是麦氏起家的行业。”方秀米说,“把这个做大做强是老爷子的理想。也是他最大的心愿。”

  “知道,我知道。麦总跟我说过,玩具,五金等行业的东西都让你们来管。”胡家炳给方秀米拉开椅子,“对了,地产这块,好像你们也打算做。”

  “麦氏的事,胡老板比我们还清楚。”歌帅笑着说:“今天胡总约我们是叙旧呢,还是公事。”

  “叙旧,叙旧,”胡家炳呵呵的说,“我们好好聊聊,二虎,元宝,坐坐。”

  大家坐好,胡家炳吩咐随从说:“可以上菜了。”

  歌帅看着面前摆着一个大哥大和一个手机的胡家炳——记得前几次与胡家炳打高尔夫,他都没带那个大哥大了地,“胡老大,现在治安队那块,你还有在兼职吗?”

  “前年就没挂那个名头了。你不知道,挂那个名要操多少心。”

  “这大哥大跟了你好多年了,”歌帅拿起大哥大说,“记得你第一次查我们暂住证你就带着它。”

  “我这人一点不好,就是念旧。”胡家炳呵呵地笑着,“这个大哥大跟了我快十年。现在手机普及了,连收破烂的人都用上了诺基亚。可这东西我不带在身边,好像少了什么,你们不笑话我吧。”

  歌帅说:“念旧好。”

  

  服务员菜上来。胡家炳说:“我们喝什么酒?对了,米米跟阿丹我是准备好了。”指着随从说,“我带了一瓶好点的酒来。”

  随从打开箱子,拿出一支红酒对大家说:“这只82年的拉菲,胡总专门让我们找的。”

  歌帅笑道:“胡总重女轻男。”

  胡家炳笑道:“你们随便点。尽管点。”

  贾元宝说:“我跟二虎也喜欢喝拉菲。”

  “添上,添上。那大家一起拉菲。”胡家炳指着另一个随从说,“你去看看酒店有什么红酒,要够年份的,没有马上叫老吴那边送过来。”

  那随从点头起身出去,拿着红酒的随从起身给大家倒着酒。

  

  “添满添满,酒要添满才有意思。你懂不懂规矩,哎,我自己来。”张二虎忍不住抢过红酒,给自己加满,又给元宝添着,嘴里还说,“我知道红酒老贵啦,但也不用替胡老板省。我可是喝过一两千块一瓶红酒的人,别当我土老冒。元宝是吗?”

  随从望着被张二虎添得洒出来的酒杯说:“这酒可是……”

  胡家炳瞪着随从说:“多嘴!等下罚你多敬歌总一杯。”

  随从马上点头退开。

  张二虎把酒举向歌帅:“老大最近在计划着生宝宝,少喝为好,等下我一定替老大多敬胡老板几杯。”

  “来,”胡家炳举杯,“先喝起来。”

  众人举杯。

  胡家炳、歌帅、阿丹、米米等人慢品细饮。

  张二虎与贾元宝一口喝掉。

  贾元宝叭叽着嘴:“这红酒就是比珠江啤酒好喝,”他拿起来酒瓶,添着。

  “哎哎,胡老板,你怎么不一口干,”张二虎指着胡家炳说:“不会想着也再生宝宝吧。”

  胡家炳无奈地笑着:“我都是当爷爷的人了,还生什么生。”

  “那别客气,干了,没红的,我们接着喝白的,”贾元宝说,“胡总,说真的,你一直是我真正敬重的人。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胡家炳拿杯喝着酒。

  “好,胡老板就是有王者气势。”贾元宝伸着大拇指说:“二虎,添上。”

  张二虎添上酒:“胡老板,元宝说的对,你也是我一直以来最佩服的人,来我敬你,一口喝掉。”

  张二虎一口喝掉,见胡家炳没动,又说:“老大,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胡家炳无奈的说:“哪里,我喝。”他边喝边望着随从。

  随从马上起身,对歌帅举着杯说:“歌老板,我敬你。”

  歌帅正要端杯,张二虎抢过:“跟你说过了,我老大计划着生宝宝,老兄真是健忘,罚三杯。”他倒着酒,很快酒瓶里的酒就没了,他挥手叫道,“服务员,上二锅头。”

  随从苦笑着说:“这个,这个……”

  歌帅对胡家炳说:“胡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阿丹的身世的。”

  

  96

  风灯客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4

  2019.08.02 23:20

  字数 1721

  方秀米进来:“胡大老板约我们一起吃饭。”

  歌帅问:“胡家炳!?”

  “他约过好多次了。”

  “那去吧。”歌帅说,“二虎,元宝,一起去。。”

  “没问题,我们去帮你挡酒,”贾元宝拍着张二虎的胸口,“二虎进了厨房之后,我们没事就在练喝酒这功夫。”

  “二虎,你现在能喝多少?”

  张二虎得意的说:“放心,他们来多少,我帮你挡多少,并且还帮你挡菜。”

  

  张二虎印象

  歌帅、麦瑞丹等一行五人一进酒店包厢,胡家炳与随从马上起身相迎。

  “歌帅,”胡家炳抱拳说,“歌总,你好难请。”

  “胡老板,说什么呢?”歌帅打着哈哈说,“我刚从老家回来,米米一说,我马上过来了。”

  “大家快坐。”胡家炳为麦瑞丹拉开位置,“阿丹,麦总是不是今天来这边。”

  麦瑞丹说:“先前有通过电话。”

  胡家炳说:“麦总这次是去印度,打算做IT跟通讯设备这类东西。”

  “通讯是麦氏起家的行业。”方秀米说,“把这个做大做强是老爷子的理想。也是他最大的心愿。”

  “知道,我知道。麦总跟我说过,玩具,五金等行业的东西都让你们来管。”胡家炳给方秀米拉开椅子,“对了,地产这块,好像你们也打算做。”

  “麦氏的事,胡老板比我们还清楚。”歌帅笑着说:“今天胡总约我们是叙旧呢,还是公事。”

  “叙旧,叙旧,”胡家炳呵呵的说,“我们好好聊聊,二虎,元宝,坐坐。”

  大家坐好,胡家炳吩咐随从说:“可以上菜了。”

  歌帅看着面前摆着一个大哥大和一个手机的胡家炳——记得前几次与胡家炳打高尔夫,他都没带那个大哥大了地,“胡老大,现在治安队那块,你还有在兼职吗?”

  “前年就没挂那个名头了。你不知道,挂那个名要操多少心。”

  “这大哥大跟了你好多年了,”歌帅拿起大哥大说,“记得你第一次查我们暂住证你就带着它。”

  “我这人一点不好,就是念旧。”胡家炳呵呵地笑着,“这个大哥大跟了我快十年。现在手机普及了,连收破烂的人都用上了诺基亚。可这东西我不带在身边,好像少了什么,你们不笑话我吧。”

  歌帅说:“念旧好。”

  

  服务员菜上来。胡家炳说:“我们喝什么酒?对了,米米跟阿丹我是准备好了。”指着随从说,“我带了一瓶好点的酒来。”

  随从打开箱子,拿出一支红酒对大家说:“这只82年的拉菲,胡总专门让我们找的。”

  歌帅笑道:“胡总重女轻男。”

  胡家炳笑道:“你们随便点。尽管点。”

  贾元宝说:“我跟二虎也喜欢喝拉菲。”

  “添上,添上。那大家一起拉菲。”胡家炳指着另一个随从说,“你去看看酒店有什么红酒,要够年份的,没有马上叫老吴那边送过来。”

  那随从点头起身出去,拿着红酒的随从起身给大家倒着酒。

  

  “添满添满,酒要添满才有意思。你懂不懂规矩,哎,我自己来。”张二虎忍不住抢过红酒,给自己加满,又给元宝添着,嘴里还说,“我知道红酒老贵啦,但也不用替胡老板省。我可是喝过一两千块一瓶红酒的人,别当我土老冒。元宝是吗?”

  随从望着被张二虎添得洒出来的酒杯说:“这酒可是……”

  胡家炳瞪着随从说:“多嘴!等下罚你多敬歌总一杯。”

  随从马上点头退开。

  张二虎把酒举向歌帅:“老大最近在计划着生宝宝,少喝为好,等下我一定替老大多敬胡老板几杯。”

  “来,”胡家炳举杯,“先喝起来。”

  众人举杯。

  胡家炳、歌帅、阿丹、米米等人慢品细饮。

  张二虎与贾元宝一口喝掉。

  贾元宝叭叽着嘴:“这红酒就是比珠江啤酒好喝,”他拿起来酒瓶,添着。

  “哎哎,胡老板,你怎么不一口干,”张二虎指着胡家炳说:“不会想着也再生宝宝吧。”

  胡家炳无奈地笑着:“我都是当爷爷的人了,还生什么生。”

  “那别客气,干了,没红的,我们接着喝白的,”贾元宝说,“胡总,说真的,你一直是我真正敬重的人。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胡家炳拿杯喝着酒。

  “好,胡老板就是有王者气势。”贾元宝伸着大拇指说:“二虎,添上。”

  张二虎添上酒:“胡老板,元宝说的对,你也是我一直以来最佩服的人,来我敬你,一口喝掉。”

  张二虎一口喝掉,见胡家炳没动,又说:“老大,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胡家炳无奈的说:“哪里,我喝。”他边喝边望着随从。

  随从马上起身,对歌帅举着杯说:“歌老板,我敬你。”

  歌帅正要端杯,张二虎抢过:“跟你说过了,我老大计划着生宝宝,老兄真是健忘,罚三杯。”他倒着酒,很快酒瓶里的酒就没了,他挥手叫道,“服务员,上二锅头。”

  随从苦笑着说:“这个,这个……”

  歌帅对胡家炳说:“胡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阿丹的身世的。”

  

  方秀米进来:“胡大老板约我们一起吃饭。”

  歌帅问:“胡家炳!?”

  “他约过好多次了。”

  “那去吧。”歌帅说,“二虎,元宝,一起去。。”

  “没问题,我们去帮你挡酒,”贾元宝拍着张二虎的胸口,“二虎进了厨房之后,我们没事就在练喝酒这功夫。”

  “二虎,你现在能喝多少?”

  张二虎得意的说:“放心,他们来多少,我帮你挡多少,并且还帮你挡菜。”

  

  张二虎印象

  歌帅、麦瑞丹等一行五人一进酒店包厢,胡家炳与随从马上起身相迎。

  “歌帅,”胡家炳抱拳说,“歌总,你好难请。”

  “胡老板,说什么呢?”歌帅打着哈哈说,“我刚从老家回来,米米一说,我马上过来了。”

  “大家快坐。”胡家炳为麦瑞丹拉开位置,“阿丹,麦总是不是今天来这边。”

  麦瑞丹说:“先前有通过电话。”

  胡家炳说:“麦总这次是去印度,打算做IT跟通讯设备这类东西。”

  “通讯是麦氏起家的行业。”方秀米说,“把这个做大做强是老爷子的理想。也是他最大的心愿。”

  “知道,我知道。麦总跟我说过,玩具,五金等行业的东西都让你们来管。”胡家炳给方秀米拉开椅子,“对了,地产这块,好像你们也打算做。”

  “麦氏的事,胡老板比我们还清楚。”歌帅笑着说:“今天胡总约我们是叙旧呢,还是公事。”

  “叙旧,叙旧,”胡家炳呵呵的说,“我们好好聊聊,二虎,元宝,坐坐。”

  大家坐好,胡家炳吩咐随从说:“可以上菜了。”

  歌帅看着面前摆着一个大哥大和一个手机的胡家炳——记得前几次与胡家炳打高尔夫,他都没带那个大哥大了地,“胡老大,现在治安队那块,你还有在兼职吗?”

  “前年就没挂那个名头了。你不知道,挂那个名要操多少心。”

  “这大哥大跟了你好多年了,”歌帅拿起大哥大说,“记得你第一次查我们暂住证你就带着它。”

  “我这人一点不好,就是念旧。”胡家炳呵呵地笑着,“这个大哥大跟了我快十年。现在手机普及了,连收破烂的人都用上了诺基亚。可这东西我不带在身边,好像少了什么,你们不笑话我吧。”

  歌帅说:“念旧好。”

  

  服务员菜上来。胡家炳说:“我们喝什么酒?对了,米米跟阿丹我是准备好了。”指着随从说,“我带了一瓶好点的酒来。”

  随从打开箱子,拿出一支红酒对大家说:“这只82年的拉菲,胡总专门让我们找的。”

  歌帅笑道:“胡总重女轻男。”

  胡家炳笑道:“你们随便点。尽管点。”

  贾元宝说:“我跟二虎也喜欢喝拉菲。”

  “添上,添上。那大家一起拉菲。”胡家炳指着另一个随从说,“你去看看酒店有什么红酒,要够年份的,没有马上叫老吴那边送过来。”

  那随从点头起身出去,拿着红酒的随从起身给大家倒着酒。

  

  “添满添满,酒要添满才有意思。你懂不懂规矩,哎,我自己来。”张二虎忍不住抢过红酒,给自己加满,又给元宝添着,嘴里还说,“我知道红酒老贵啦,但也不用替胡老板省。我可是喝过一两千块一瓶红酒的人,别当我土老冒。元宝是吗?”

  随从望着被张二虎添得洒出来的酒杯说:“这酒可是……”

  胡家炳瞪着随从说:“多嘴!等下罚你多敬歌总一杯。”

  随从马上点头退开。

  张二虎把酒举向歌帅:“老大最近在计划着生宝宝,少喝为好,等下我一定替老大多敬胡老板几杯。”

  “来,”胡家炳举杯,“先喝起来。”

  众人举杯。

  胡家炳、歌帅、阿丹、米米等人慢品细饮。

  张二虎与贾元宝一口喝掉。

  贾元宝叭叽着嘴:“这红酒就是比珠江啤酒好喝,”他拿起来酒瓶,添着。

  “哎哎,胡老板,你怎么不一口干,”张二虎指着胡家炳说:“不会想着也再生宝宝吧。”

  胡家炳无奈地笑着:“我都是当爷爷的人了,还生什么生。”

  “那别客气,干了,没红的,我们接着喝白的,”贾元宝说,“胡总,说真的,你一直是我真正敬重的人。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胡家炳拿杯喝着酒。

  “好,胡老板就是有王者气势。”贾元宝伸着大拇指说:“二虎,添上。”

  张二虎添上酒:“胡老板,元宝说的对,你也是我一直以来最佩服的人,来我敬你,一口喝掉。”

  张二虎一口喝掉,见胡家炳没动,又说:“老大,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胡家炳无奈的说:“哪里,我喝。”他边喝边望着随从。

  随从马上起身,对歌帅举着杯说:“歌老板,我敬你。”

  歌帅正要端杯,张二虎抢过:“跟你说过了,我老大计划着生宝宝,老兄真是健忘,罚三杯。”他倒着酒,很快酒瓶里的酒就没了,他挥手叫道,“服务员,上二锅头。”

  随从苦笑着说:“这个,这个……”

  歌帅对胡家炳说:“胡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阿丹的身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