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的絮叨

  • 日期:08-06
  • 点击:(1129)


?

  ? “你知道为什么地球会转吗?因为它不希望每一个人停留在原地,无论快乐也好,悲伤也好,它希望人往前看。”/“亲爱的热爱的”

  

  无题

  此刻,或许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午休,而突然安静下来的我却想写一些文字,就像纯粹的和老朋友聊聊天。不用去思考,想哪说哪,不用分逻辑,说哪算哪。

  总有一些存在,在你的特别关注里,特别提醒里,看似好像没有存在,却总是真真实实的影响着你的心情,或悲或喜,或忧虑或淡然。

  早晨到办公室的时候,或许是心理木乱,就觉得眼前也特别木乱,所有摆放看着闹心,便开始扫地,抹桌子,归整所有文件。

  正干着,任大人进来了,他以特别了解的口吻说:你绝对脑子受刺激了,想起来打扫卫生了。我回了他一个啥事没有的表情继续忙碌着,他取了东西,又出去了。完毕后,我站在办公室门口,总觉得哪里还不对劲,总之就是还缺点啥。对,应该是缺点味道。

  便拿起桌子上的花露水,给办公室喷了些,就当代替香水了。但是一时没把住,多了,有些刺鼻。说句实在的,我自己都受不了。

  正内心默默地自责自己失误了,任大人进来了:"哎呀,好我的婆呢,你是给办公室洒毒呢,你看人还能在这待不?",我没忍住直接哈哈出了声:"人是待不了,但待下来的都不是人,是神仙。"

  刚好,陈大人,马大人,一起进来了,都站在门口,陈大人看着任大人,用眼神指了指我,对任大人说:"老任,你惹她了?"。

  马大人接话说:"小曹啊,你这毒一大片。"

  任大人说:"我没有惹她,早上来就脑子抽抽呢,你没看办公室都打扫了,这就不是她的风格。我看绝对是她老公惹她了,她是有气没处撒,整我们呢。"

  我尴尬的笑笑说:"下次注意!",对于任大人和陈大人,因为经常搭班,会偶尔开玩笑。但是对于马大人,我从内心深处是特别尊敬他的,说话也都会注意。

  工作中间,陈大人和我落实昨天的工作进展,昨天已经给他说清楚了,他应该忘记了,所以又来问,我当下内心是冒火的。他总是这样,按照以往,我会耐着性子给他重复叮嘱。可今天那一刻,我内心特别不愿意,但我也知道不能把自己的糟糕情绪转嫁给无辜的人,便尽力平复了下内心,调侃式的口吻回答:你把耳朵忘家了,不知道。

  陈大人也是疑惑问我:你真脑子抽抽了,还是忘记吃药了。我直接回他:吃错药了。

  没怎么注意,就到中午吃饭时间了。看时间显示11:58,任大人见我还无动于衷,便提醒我:唉,唉,唉,婆,你到吃饭时间了。

  任大人每天中午都不去饭堂吃饭,他总是拽的让车间和他关系好的年轻人博哥给他带饭。

  我转头回他:嫂子,我不想吃!

  任大人就开始了他那一套养身说法,罗里吧嗦的,什么饭要按时吃,早饭重要,午饭也重要等等等……我就安静的听着,也不是,因为就没进耳朵。

  过了一会儿,俊小弟带了一份凉菜外加三个馒头进来了:"咦,我马哥呢。",俊小弟也是每天固定给马大人带饭,只是今天马大人有事出去了,可能忘记给他说了。

  我便告知他马大人不在,任大人阴阳怪气的调侃说:有些人就是命好,不去吃饭,还有饭自动送上门的。

  因为马大人的不在,那份午餐就自然被他们留给我了。本就没什么食欲,为避免他们叨叨。就吃了一个馍,吃了几口菜,就扔了。

  看,生活里的每一天,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一天天的也就一个样。可心情却总是不同,会开心,会伤感,会生气,会不知所措。

  所以影响我们状态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心情,而存在心情里的一切,却是无可奈何的存在。

  我们总觉得,被不理解,被误会,被不懂,可是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独立的,有自己的思维模式,那何必要求别人明白自己呢。

  或许三十好几的人还心存幻想的想实现自己单纯的爱情梦,在别人看来是挺幼稚的,毕竟已无心无力给了。

  对的,曹同学!罢了,罢了,消停段时间,沉淀沉淀自己,戒掉你总是异想天开,自欺欺人,还死不悔改的老毛病吧!。

  

  安静的做自己的孩子,安静的守自己的秘密。

  96

  萨哈泼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0

  2019.08.02 13:45*

  字数 1490

  ? “你知道为什么地球会转吗?因为它不希望每一个人停留在原地,无论快乐也好,悲伤也好,它希望人往前看。”/“亲爱的热爱的”

  

  无题

  此刻,或许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午休,而突然安静下来的我却想写一些文字,就像纯粹的和老朋友聊聊天。不用去思考,想哪说哪,不用分逻辑,说哪算哪。

  总有一些存在,在你的特别关注里,特别提醒里,看似好像没有存在,却总是真真实实的影响着你的心情,或悲或喜,或忧虑或淡然。

  早晨到办公室的时候,或许是心理木乱,就觉得眼前也特别木乱,所有摆放看着闹心,便开始扫地,抹桌子,归整所有文件。

  正干着,任大人进来了,他以特别了解的口吻说:你绝对脑子受刺激了,想起来打扫卫生了。我回了他一个啥事没有的表情继续忙碌着,他取了东西,又出去了。完毕后,我站在办公室门口,总觉得哪里还不对劲,总之就是还缺点啥。对,应该是缺点味道。

  便拿起桌子上的花露水,给办公室喷了些,就当代替香水了。但是一时没把住,多了,有些刺鼻。说句实在的,我自己都受不了。

  正内心默默地自责自己失误了,任大人进来了:"哎呀,好我的婆呢,你是给办公室洒毒呢,你看人还能在这待不?",我没忍住直接哈哈出了声:"人是待不了,但待下来的都不是人,是神仙。"

  刚好,陈大人,马大人,一起进来了,都站在门口,陈大人看着任大人,用眼神指了指我,对任大人说:"老任,你惹她了?"。

  马大人接话说:"小曹啊,你这毒一大片。"

  任大人说:"我没有惹她,早上来就脑子抽抽呢,你没看办公室都打扫了,这就不是她的风格。我看绝对是她老公惹她了,她是有气没处撒,整我们呢。"

  我尴尬的笑笑说:"下次注意!",对于任大人和陈大人,因为经常搭班,会偶尔开玩笑。但是对于马大人,我从内心深处是特别尊敬他的,说话也都会注意。

  工作中间,陈大人和我落实昨天的工作进展,昨天已经给他说清楚了,他应该忘记了,所以又来问,我当下内心是冒火的。他总是这样,按照以往,我会耐着性子给他重复叮嘱。可今天那一刻,我内心特别不愿意,但我也知道不能把自己的糟糕情绪转嫁给无辜的人,便尽力平复了下内心,调侃式的口吻回答:你把耳朵忘家了,不知道。

  陈大人也是疑惑问我:你真脑子抽抽了,还是忘记吃药了。我直接回他:吃错药了。

  没怎么注意,就到中午吃饭时间了。看时间显示11:58,任大人见我还无动于衷,便提醒我:唉,唉,唉,婆,你到吃饭时间了。

  任大人每天中午都不去饭堂吃饭,他总是拽的让车间和他关系好的年轻人博哥给他带饭。

  我转头回他:嫂子,我不想吃!

  任大人就开始了他那一套养身说法,罗里吧嗦的,什么饭要按时吃,早饭重要,午饭也重要等等等……我就安静的听着,也不是,因为就没进耳朵。

  过了一会儿,俊小弟带了一份凉菜外加三个馒头进来了:"咦,我马哥呢。",俊小弟也是每天固定给马大人带饭,只是今天马大人有事出去了,可能忘记给他说了。

  我便告知他马大人不在,任大人阴阳怪气的调侃说:有些人就是命好,不去吃饭,还有饭自动送上门的。

  因为马大人的不在,那份午餐就自然被他们留给我了。本就没什么食欲,为避免他们叨叨。就吃了一个馍,吃了几口菜,就扔了。

  看,生活里的每一天,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一天天的也就一个样。可心情却总是不同,会开心,会伤感,会生气,会不知所措。

  所以影响我们状态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心情,而存在心情里的一切,却是无可奈何的存在。

  我们总觉得,被不理解,被误会,被不懂,可是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独立的,有自己的思维模式,那何必要求别人明白自己呢。

  或许三十好几的人还心存幻想的想实现自己单纯的爱情梦,在别人看来是挺幼稚的,毕竟已无心无力给了。

  对的,曹同学!罢了,罢了,消停段时间,沉淀沉淀自己,戒掉你总是异想天开,自欺欺人,还死不悔改的老毛病吧!。

  

  安静的做自己的孩子,安静的守自己的秘密。

  ? “你知道为什么地球会转吗?因为它不希望每一个人停留在原地,无论快乐也好,悲伤也好,它希望人往前看。”/“亲爱的热爱的”

  

  无题

  此刻,或许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午休,而突然安静下来的我却想写一些文字,就像纯粹的和老朋友聊聊天。不用去思考,想哪说哪,不用分逻辑,说哪算哪。

  总有一些存在,在你的特别关注里,特别提醒里,看似好像没有存在,却总是真真实实的影响着你的心情,或悲或喜,或忧虑或淡然。

  早晨到办公室的时候,或许是心理木乱,就觉得眼前也特别木乱,所有摆放看着闹心,便开始扫地,抹桌子,归整所有文件。

  正干着,任大人进来了,他以特别了解的口吻说:你绝对脑子受刺激了,想起来打扫卫生了。我回了他一个啥事没有的表情继续忙碌着,他取了东西,又出去了。完毕后,我站在办公室门口,总觉得哪里还不对劲,总之就是还缺点啥。对,应该是缺点味道。

  便拿起桌子上的花露水,给办公室喷了些,就当代替香水了。但是一时没把住,多了,有些刺鼻。说句实在的,我自己都受不了。

  正内心默默地自责自己失误了,任大人进来了:"哎呀,好我的婆呢,你是给办公室洒毒呢,你看人还能在这待不?",我没忍住直接哈哈出了声:"人是待不了,但待下来的都不是人,是神仙。"

  刚好,陈大人,马大人,一起进来了,都站在门口,陈大人看着任大人,用眼神指了指我,对任大人说:"老任,你惹她了?"。

  马大人接话说:"小曹啊,你这毒一大片。"

  任大人说:"我没有惹她,早上来就脑子抽抽呢,你没看办公室都打扫了,这就不是她的风格。我看绝对是她老公惹她了,她是有气没处撒,整我们呢。"

  我尴尬的笑笑说:"下次注意!",对于任大人和陈大人,因为经常搭班,会偶尔开玩笑。但是对于马大人,我从内心深处是特别尊敬他的,说话也都会注意。

  工作中间,陈大人和我落实昨天的工作进展,昨天已经给他说清楚了,他应该忘记了,所以又来问,我当下内心是冒火的。他总是这样,按照以往,我会耐着性子给他重复叮嘱。可今天那一刻,我内心特别不愿意,但我也知道不能把自己的糟糕情绪转嫁给无辜的人,便尽力平复了下内心,调侃式的口吻回答:你把耳朵忘家了,不知道。

  陈大人也是疑惑问我:你真脑子抽抽了,还是忘记吃药了。我直接回他:吃错药了。

  没怎么注意,就到中午吃饭时间了。看时间显示11:58,任大人见我还无动于衷,便提醒我:唉,唉,唉,婆,你到吃饭时间了。

  任大人每天中午都不去饭堂吃饭,他总是拽的让车间和他关系好的年轻人博哥给他带饭。

  我转头回他:嫂子,我不想吃!

  任大人就开始了他那一套养身说法,罗里吧嗦的,什么饭要按时吃,早饭重要,午饭也重要等等等……我就安静的听着,也不是,因为就没进耳朵。

  过了一会儿,俊小弟带了一份凉菜外加三个馒头进来了:"咦,我马哥呢。",俊小弟也是每天固定给马大人带饭,只是今天马大人有事出去了,可能忘记给他说了。

  我便告知他马大人不在,任大人阴阳怪气的调侃说:有些人就是命好,不去吃饭,还有饭自动送上门的。

  因为马大人的不在,那份午餐就自然被他们留给我了。本就没什么食欲,为避免他们叨叨。就吃了一个馍,吃了几口菜,就扔了。

  看,生活里的每一天,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一天天的也就一个样。可心情却总是不同,会开心,会伤感,会生气,会不知所措。

  所以影响我们状态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心情,而存在心情里的一切,却是无可奈何的存在。

  我们总觉得,被不理解,被误会,被不懂,可是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独立的,有自己的思维模式,那何必要求别人明白自己呢。

  或许三十好几的人还心存幻想的想实现自己单纯的爱情梦,在别人看来是挺幼稚的,毕竟已无心无力给了。

  对的,曹同学!罢了,罢了,消停段时间,沉淀沉淀自己,戒掉你总是异想天开,自欺欺人,还死不悔改的老毛病吧!。

  

  安静的做自己的孩子,安静的守自己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