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齿轮的秘密 11 谁在伤害阿怪

  • 日期:08-09
  • 点击:(1509)




  今夜繁星如水,一片片星光似雪花悄然落下,阿怪忍不住打起了冷颤。小团子伸出手,紧紧环抱着阿怪冰冷的手掌。阿怪觉得暖暖的,好像再次回到了婆婆的怀抱。

  “最开始,我只是一块小石头,安安稳稳地生活在大山里。婆婆上山摘草药时一路上唠唠叨叨,意外的唤醒了沉睡的我。婆婆她眼神不好,以为我是被人丢弃的娃娃,便搂着我一起回了家。婆婆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阿怪,因为我是个奇怪的孩子,不用吃饭,每天说说话就能长大。

  有了婆婆,就有了家。从此,婆婆去哪,我就跟到哪。婆婆做饭,我在一旁乖乖等着;婆婆做针线,我帮着婆婆捡地上的衣角料;婆婆出门累了,就在我的身上歇歇脚。

  不管做什么事情,婆婆总是唠唠叨叨说个不停。

  ‘阿怪,闻闻婆婆做的饭香不香?他们两个小时候最喜欢我做的菜。每次,我刚刚做好,那两只小馋猫就扑过来抢着吃,现在他们成了家,也不怎么回来吃饭了……快来,阿怪,你也来尝尝。’

  ‘阿怪,你冷不冷哪?婆婆想着给你做两件新衣裳,你别小瞧婆婆老了。年轻的时候,孩子们的衣裳都是我亲自做的。他们大了,不穿我做的衣裳了,手艺都有些生了。’

  ‘阿怪,枫叶红了,真好看啊,比那花儿还要好看。哎,又一年了,婆婆要老了。’

  婆婆说的话越多,我的身体长的越快,不过一个春夏秋冬四季来回,我就从一个小团子长到了婆婆这么高。我不太懂老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一直以为婆婆理应和我一样,这样长长久久的生长。

  又是一个秋风萧瑟的日子,房前的枫叶照常红了,婆婆躺在摇椅上,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阿怪,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我想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的要命,用尽力气紧紧抱着婆婆。秋风吹凉了婆婆的身体,任我怎么呼唤,婆婆都不肯再和我说一句话。

  婆婆的院子里来了些人,走了些人,没过多久,又呼地涌进了许多人,但是没有人敢靠近我和婆婆。直到婆婆口中的他们来了,那是婆婆的儿女,我听婆婆说过,他们成了家,有了孩子,都很忙,很忙。

  ‘你这个怪物,是你害死了我妈妈,你快放开她!’

  ‘滚开,就是你,害死了我妈妈!’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他们不了解我,但每一个人议论的对象都和我有关,每一句都充满猜忌,误解,怨恨。以前我只吃过婆婆的话,那些美味的食物缓缓流进我的口袋,供我日日夜夜慢慢品尝。而这些恶毒的语言却不同,它们铺天盖地而来,径直钻进我的嘴中,胃中。我拼命的长,拼命的长,比房子还高,比鸟儿飞的还高。

  ‘怪物!怪物,大家快逃命啊!’

  ‘快看,它真的是怪物。’

  往事历历在目,阿怪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巨人不会流泪,但小团子隐约看见他的眼角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阿怪,所以你来了这里?”

  阿怪点点头,坚定的回答:“婆婆在哪,我就守在哪。”

  “婆婆已经死了,你守在这里等不回婆婆的。”

  小团子也没料到,一句话让阿怪的情绪异常激动,他的身体迅速开始生长,小团子都开始站不稳了,在他的手掌里摇摇晃晃,想要安抚阿怪。

  阿怪的一双眼睛变的猩红,他将小团子甩到一边,咆哮着喊道:“你瞎说,婆婆没有死,我在这里工作,只要我表现好,就有机会看到婆婆。”

  伊诺和梦鼠都被吵醒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怪。虽然阿怪是个巨人,但一连几天的相处,大家都觉得阿怪是个脾气很好的巨人,在他们策划逃跑时,偶尔会睁大眼睛吓一吓他们,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失控。

  很快伊诺就发现了被甩在一旁的小团子,她飞快的跑到小团子的身边问道:“你怎么会来招惹阿怪?你现在怎么样,受伤了吗?”

  “糟糕,阿怪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在拼命的生长,顾不上别的。这是我们逃跑的好时机,我们快跑吧。”梦鼠在一旁冷静的分析着。

  小团子摇摇头,她挣扎着爬起来,不顾梦鼠的阻拦,缓缓走向阿怪的双脚旁,她轻声细语的说道:“阿怪,你停下来。”

  阿怪完全停不下来,他挥舞着巨大的拳头,砸向身边一切可以砸的东西,大块石头纷纷落下来,像下雨了一样砸向小团子。

  梦鼠跺着脚,一边咬牙切齿埋怨小团子多管闲事,一边飞快的跑过去,将小团子从石头雨中救了回来。

  小团子仍不死心,她擦了擦双腿砸伤流出的鲜血,一瘸一拐的坚定的走向阿怪。

  “小团子,他不会听你的话的,我们快走吧,要不然没有机会了。”伊诺也有些着急了,第一次和梦鼠站在同一战线劝着小团子。

  “伊诺, 阿怪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朋友。”

  小团子说完,再次走到巨人阿怪的身旁。小团子瞅准机会顺着阿怪的双脚,慢慢的向上爬。躲过石头雨的撞击,躲过阿怪愤怒的动作,小团子费尽力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到了阿怪心脏的地方。小团子的脑海里慢慢回放着阿怪讲的有关婆婆的往事,她轻轻拍着阿怪,温柔地说:“对不起,阿怪。婆婆如果在这,她一定不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停下来,阿怪。”

  一种奇怪的力量,从阿怪的心脏慢慢的渗透到身体的其他地方,熄灭了阿怪身上的愤怒。阿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停止了暴怒的生长,慢慢变得柔软温暖起来。

  这时,一束蓝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梦鼠和阿怪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不好,有人攻击梦境工作站。”

  96

  末晓

  8d0b9024 0901 4cdc 87db 6a14e22afb0f

  0.7

  2019.08.05 20:34*

  字数 1986

  今夜繁星如水,一片片星光似雪花悄然落下,阿怪忍不住打起了冷颤。小团子伸出手,紧紧环抱着阿怪冰冷的手掌。阿怪觉得暖暖的,好像再次回到了婆婆的怀抱。

  “最开始,我只是一块小石头,安安稳稳地生活在大山里。婆婆上山摘草药时一路上唠唠叨叨,意外的唤醒了沉睡的我。婆婆她眼神不好,以为我是被人丢弃的娃娃,便搂着我一起回了家。婆婆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阿怪,因为我是个奇怪的孩子,不用吃饭,每天说说话就能长大。

  有了婆婆,就有了家。从此,婆婆去哪,我就跟到哪。婆婆做饭,我在一旁乖乖等着;婆婆做针线,我帮着婆婆捡地上的衣角料;婆婆出门累了,就在我的身上歇歇脚。

  不管做什么事情,婆婆总是唠唠叨叨说个不停。

  ‘阿怪,闻闻婆婆做的饭香不香?他们两个小时候最喜欢我做的菜。每次,我刚刚做好,那两只小馋猫就扑过来抢着吃,现在他们成了家,也不怎么回来吃饭了……快来,阿怪,你也来尝尝。’

  ‘阿怪,你冷不冷哪?婆婆想着给你做两件新衣裳,你别小瞧婆婆老了。年轻的时候,孩子们的衣裳都是我亲自做的。他们大了,不穿我做的衣裳了,手艺都有些生了。’

  ‘阿怪,枫叶红了,真好看啊,比那花儿还要好看。哎,又一年了,婆婆要老了。’

  婆婆说的话越多,我的身体长的越快,不过一个春夏秋冬四季来回,我就从一个小团子长到了婆婆这么高。我不太懂老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一直以为婆婆理应和我一样,这样长长久久的生长。

  又是一个秋风萧瑟的日子,房前的枫叶照常红了,婆婆躺在摇椅上,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阿怪,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我想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的要命,用尽力气紧紧抱着婆婆。秋风吹凉了婆婆的身体,任我怎么呼唤,婆婆都不肯再和我说一句话。

  婆婆的院子里来了些人,走了些人,没过多久,又呼地涌进了许多人,但是没有人敢靠近我和婆婆。直到婆婆口中的他们来了,那是婆婆的儿女,我听婆婆说过,他们成了家,有了孩子,都很忙,很忙。

  ‘你这个怪物,是你害死了我妈妈,你快放开她!’

  ‘滚开,就是你,害死了我妈妈!’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他们不了解我,但每一个人议论的对象都和我有关,每一句都充满猜忌,误解,怨恨。以前我只吃过婆婆的话,那些美味的食物缓缓流进我的口袋,供我日日夜夜慢慢品尝。而这些恶毒的语言却不同,它们铺天盖地而来,径直钻进我的嘴中,胃中。我拼命的长,拼命的长,比房子还高,比鸟儿飞的还高。

  ‘怪物!怪物,大家快逃命啊!’

  ‘快看,它真的是怪物。’

  往事历历在目,阿怪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巨人不会流泪,但小团子隐约看见他的眼角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阿怪,所以你来了这里?”

  阿怪点点头,坚定的回答:“婆婆在哪,我就守在哪。”

  “婆婆已经死了,你守在这里等不回婆婆的。”

  小团子也没料到,一句话让阿怪的情绪异常激动,他的身体迅速开始生长,小团子都开始站不稳了,在他的手掌里摇摇晃晃,想要安抚阿怪。

  阿怪的一双眼睛变的猩红,他将小团子甩到一边,咆哮着喊道:“你瞎说,婆婆没有死,我在这里工作,只要我表现好,就有机会看到婆婆。”

  伊诺和梦鼠都被吵醒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怪。虽然阿怪是个巨人,但一连几天的相处,大家都觉得阿怪是个脾气很好的巨人,在他们策划逃跑时,偶尔会睁大眼睛吓一吓他们,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失控。

  很快伊诺就发现了被甩在一旁的小团子,她飞快的跑到小团子的身边问道:“你怎么会来招惹阿怪?你现在怎么样,受伤了吗?”

  “糟糕,阿怪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在拼命的生长,顾不上别的。这是我们逃跑的好时机,我们快跑吧。”梦鼠在一旁冷静的分析着。

  小团子摇摇头,她挣扎着爬起来,不顾梦鼠的阻拦,缓缓走向阿怪的双脚旁,她轻声细语的说道:“阿怪,你停下来。”

  阿怪完全停不下来,他挥舞着巨大的拳头,砸向身边一切可以砸的东西,大块石头纷纷落下来,像下雨了一样砸向小团子。

  梦鼠跺着脚,一边咬牙切齿埋怨小团子多管闲事,一边飞快的跑过去,将小团子从石头雨中救了回来。

  小团子仍不死心,她擦了擦双腿砸伤流出的鲜血,一瘸一拐的坚定的走向阿怪。

  “小团子,他不会听你的话的,我们快走吧,要不然没有机会了。”伊诺也有些着急了,第一次和梦鼠站在同一战线劝着小团子。

  “伊诺, 阿怪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朋友。”

  小团子说完,再次走到巨人阿怪的身旁。小团子瞅准机会顺着阿怪的双脚,慢慢的向上爬。躲过石头雨的撞击,躲过阿怪愤怒的动作,小团子费尽力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到了阿怪心脏的地方。小团子的脑海里慢慢回放着阿怪讲的有关婆婆的往事,她轻轻拍着阿怪,温柔地说:“对不起,阿怪。婆婆如果在这,她一定不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停下来,阿怪。”

  一种奇怪的力量,从阿怪的心脏慢慢的渗透到身体的其他地方,熄灭了阿怪身上的愤怒。阿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停止了暴怒的生长,慢慢变得柔软温暖起来。

  这时,一束蓝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梦鼠和阿怪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不好,有人攻击梦境工作站。”

  今夜繁星如水,一片片星光似雪花悄然落下,阿怪忍不住打起了冷颤。小团子伸出手,紧紧环抱着阿怪冰冷的手掌。阿怪觉得暖暖的,好像再次回到了婆婆的怀抱。

  “最开始,我只是一块小石头,安安稳稳地生活在大山里。婆婆上山摘草药时一路上唠唠叨叨,意外的唤醒了沉睡的我。婆婆她眼神不好,以为我是被人丢弃的娃娃,便搂着我一起回了家。婆婆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阿怪,因为我是个奇怪的孩子,不用吃饭,每天说说话就能长大。

  有了婆婆,就有了家。从此,婆婆去哪,我就跟到哪。婆婆做饭,我在一旁乖乖等着;婆婆做针线,我帮着婆婆捡地上的衣角料;婆婆出门累了,就在我的身上歇歇脚。

  不管做什么事情,婆婆总是唠唠叨叨说个不停。

  ‘阿怪,闻闻婆婆做的饭香不香?他们两个小时候最喜欢我做的菜。每次,我刚刚做好,那两只小馋猫就扑过来抢着吃,现在他们成了家,也不怎么回来吃饭了……快来,阿怪,你也来尝尝。’

  ‘阿怪,你冷不冷哪?婆婆想着给你做两件新衣裳,你别小瞧婆婆老了。年轻的时候,孩子们的衣裳都是我亲自做的。他们大了,不穿我做的衣裳了,手艺都有些生了。’

  ‘阿怪,枫叶红了,真好看啊,比那花儿还要好看。哎,又一年了,婆婆要老了。’

  婆婆说的话越多,我的身体长的越快,不过一个春夏秋冬四季来回,我就从一个小团子长到了婆婆这么高。我不太懂老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一直以为婆婆理应和我一样,这样长长久久的生长。

  又是一个秋风萧瑟的日子,房前的枫叶照常红了,婆婆躺在摇椅上,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阿怪,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我想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的要命,用尽力气紧紧抱着婆婆。秋风吹凉了婆婆的身体,任我怎么呼唤,婆婆都不肯再和我说一句话。

  婆婆的院子里来了些人,走了些人,没过多久,又呼地涌进了许多人,但是没有人敢靠近我和婆婆。直到婆婆口中的他们来了,那是婆婆的儿女,我听婆婆说过,他们成了家,有了孩子,都很忙,很忙。

  ‘你这个怪物,是你害死了我妈妈,你快放开她!’

  ‘滚开,就是你,害死了我妈妈!’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他们不了解我,但每一个人议论的对象都和我有关,每一句都充满猜忌,误解,怨恨。以前我只吃过婆婆的话,那些美味的食物缓缓流进我的口袋,供我日日夜夜慢慢品尝。而这些恶毒的语言却不同,它们铺天盖地而来,径直钻进我的嘴中,胃中。我拼命的长,拼命的长,比房子还高,比鸟儿飞的还高。

  ‘怪物!怪物,大家快逃命啊!’

  ‘快看,它真的是怪物。’

  往事历历在目,阿怪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巨人不会流泪,但小团子隐约看见他的眼角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阿怪,所以你来了这里?”

  阿怪点点头,坚定的回答:“婆婆在哪,我就守在哪。”

  “婆婆已经死了,你守在这里等不回婆婆的。”

  小团子也没料到,一句话让阿怪的情绪异常激动,他的身体迅速开始生长,小团子都开始站不稳了,在他的手掌里摇摇晃晃,想要安抚阿怪。

  阿怪的一双眼睛变的猩红,他将小团子甩到一边,咆哮着喊道:“你瞎说,婆婆没有死,我在这里工作,只要我表现好,就有机会看到婆婆。”

  伊诺和梦鼠都被吵醒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怪。虽然阿怪是个巨人,但一连几天的相处,大家都觉得阿怪是个脾气很好的巨人,在他们策划逃跑时,偶尔会睁大眼睛吓一吓他们,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失控。

  很快伊诺就发现了被甩在一旁的小团子,她飞快的跑到小团子的身边问道:“你怎么会来招惹阿怪?你现在怎么样,受伤了吗?”

  “糟糕,阿怪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在拼命的生长,顾不上别的。这是我们逃跑的好时机,我们快跑吧。”梦鼠在一旁冷静的分析着。

  小团子摇摇头,她挣扎着爬起来,不顾梦鼠的阻拦,缓缓走向阿怪的双脚旁,她轻声细语的说道:“阿怪,你停下来。”

  阿怪完全停不下来,他挥舞着巨大的拳头,砸向身边一切可以砸的东西,大块石头纷纷落下来,像下雨了一样砸向小团子。

  梦鼠跺着脚,一边咬牙切齿埋怨小团子多管闲事,一边飞快的跑过去,将小团子从石头雨中救了回来。

  小团子仍不死心,她擦了擦双腿砸伤流出的鲜血,一瘸一拐的坚定的走向阿怪。

  “小团子,他不会听你的话的,我们快走吧,要不然没有机会了。”伊诺也有些着急了,第一次和梦鼠站在同一战线劝着小团子。

  “伊诺, 阿怪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朋友。”

  小团子说完,再次走到巨人阿怪的身旁。小团子瞅准机会顺着阿怪的双脚,慢慢的向上爬。躲过石头雨的撞击,躲过阿怪愤怒的动作,小团子费尽力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到了阿怪心脏的地方。小团子的脑海里慢慢回放着阿怪讲的有关婆婆的往事,她轻轻拍着阿怪,温柔地说:“对不起,阿怪。婆婆如果在这,她一定不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停下来,阿怪。”

  一种奇怪的力量,从阿怪的心脏慢慢的渗透到身体的其他地方,熄灭了阿怪身上的愤怒。阿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停止了暴怒的生长,慢慢变得柔软温暖起来。

  这时,一束蓝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梦鼠和阿怪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不好,有人攻击梦境工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