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好诗选:孙文波 远人 贾浅浅 芒草 费城 程大宝

  • 日期:09-11
  • 点击:(1009)


  诗魔方2019.7.24我要分享

  

  诗是一种雕刻灵魂的艺术,诗是一种高度,是语言的放纵;我们选择时代好诗,就是在选择这个时代的诗人。(蒋志武)

  坐在窗前

  孙文波

  不断地想象。另一个人的生活,

  此刻,他正在干什么?会像我一样

  坐在家里,面对着打开的书发呆,

  还是走在街上,穿过斑马线去烟店买烟?

  他并不知道我在猜测他。日子就是这样。

  我的思绪很快转向一朵向日葵。

  它不过是一张画,挂在墙上,朋友所绘。

  色调热烈又紧张,有明显模仿痕迹。

  他的客栈生意不是很好。他愿意当背包客。

  某年他曾经到达好望角。为了拍摄

  一张魔幻的照片。可我看到的这种事太多,

  网络上累有报道,有些人卖光家产,

  去了亚美尼亚去了阿富汗。他们孤独地走,

  又内心充满骄傲。我骄傲不起来,

  总是瞻前顾后直到疾病缠身。我已失去能力,

  经济也不容许。守在一个山村里,

  很多时候我望着窗外的云发呆,变幻的云,

  激发我的想象。觉得它是我的乌托邦。

  不同于柏拉图和莫尔的。我从中看到一座城

  矗立在一片巨大的云上,走在其中的

  都是过去的人物,并不代表未来。

  譬如斯宾诺莎,或者王阳明。聆听成了我

  望云最经常的状态。它发出的声音细微而又

  喧响。等于音乐。我觉得它是我的平均律。

  这样的聆听中我会产生飞翔的感觉。

  三十年前我写过《飞翔》。那是在故乡飞。

  穿越整个夜空,我飞翔到一片星云之中。

  这样的事不会再次发生。会发生什么?

  世界进入我的心中,或者正离我远去。

  选自孙文波《大古岭》公众号

  孙文波:男,1956年出生,四川成都人,当代著名诗人。是中国少有几位从八十年代开始写诗到至今仍然保持旺盛创作力的实力诗人之一,而且越写越有高度。对年轻一代诗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著有诗集《地图上的旅行》《给小蓓的骊歌》《孙文波的诗》等。

  南京的早晨

  远人

  早上,一个朋友给我来了信息

  他在南京的流杯渠旁备课

  南京热吗?现在天气还好

  温暖的日子总是让人想起很多事情

  譬如灵谷寺的僧人是不是出来扫叶子了

  譬如蹲下来买梨的照片冲出来后

  发现一个女孩站在身后,如果那时候发现

  你大概就会爱上她

  而此刻你没有买梨了

  尽管备课的桌子不在室内

  橡子又落了,这次没有落到头上

  它落在水中的声音比上次更响

  水花溅起来,很快又平静

  身边没人吗?身边没人

  没有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

  尽管落叶开始落了,这时的叶子每落一片

  就要把你狠狠地挤一下

  但你还是坐在椅子上

  一只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的狗

  沿着流杯渠打转

  它要干什么呢?阳光在它毛皮上滑过时非常善良

  橡子继续落到水里,它清脆的声音传出很远

  正是这越落越远的声音,使你一年比一年平静

  就像此刻,你从书上抬起头,眯起眼看看对岸

  清风从河岸吹来,它要吹动的

  是你早已剪短的头发,还有你面前打开的书

  选自《中西现当代诗学》公众号

  远人:男,70年代出生,当代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伤害》《秘道》,随笔集《河床上的大地》《真实与戏拟》及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等多部作品;曾获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金奖,现为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主席。

  在九州台

  贾浅浅

  冷空气里定有金属的形骸

  扇动登顶的雪

  我信赖大禹遗失的呼吸

  如果有一面镜子就照出人群里的洪荒

  如果有振翅欲飞的欲望就与它垂直

  我爬上来,细拂偷来的风

  允许太阳和月亮飞过

  留下胸前的星辰

  哪一句语言端出蓝色

  寻找大地之鞭。会有哪些远景

  与远古相似,谁在重复:“你注视着深渊,

  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选自《青年文学》公众号

  贾浅浅:女,西安人。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二届高研班学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会长。现供职于西北大学文学院。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获评二〇一七《诗人文摘》年度诗人。

  病房

  芒草

  他努力抬抬手,我握住青筋略显

  他笑容在脸上荡开,认真得像个孩童

  整个过程,给他看过时的新闻

  外面是晴天,如洗的碧空

  他努力张嘴,口型有些迟缓

  我能读懂,他想回家的唇语

  一个人出生在医院,离开也在医院

  欢乐、苦难、欣慰,衰朽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连咳嗽都使不出力,吐掉多余之物

  走廊的灯光并不够亮,我退出病房

  回头,看他躺在自己的余烬里

  白色的床单像雪,一层一层盖过头顶

  选自《山花》杂志公众号

  芒草:女,90后,贵州人。诗作散见《延河》《诗潮》《诗刊》《贵州作家》及年度《中国诗歌排行榜》《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选》等。

  我听见时光扔出石头

  费城

  蛰伏的六月终究被完全否定

  一只鸟努力飞入一块岩石,当翅膀折断

  一些事物正在破土而出

  一些杂草扑向墓碑的乱石

  生命尚未完成表达

  一只夏虫便交出了年老的蜕

  花园被一碗凉水盛上宴席

  被另外一些柔软的阳光炙晒着

  一个人渴望在内心呐喊

  一只空酒杯促使我陷入沉思

  一个女人正在水面写下抒情的文字

  没有一阵风,能够把我带到高处

  没有一滴露水,能够成功抵达一个异乡人

  内心的贫穷

  在安静的时间里

  大地落满尘土,如此深沉的睡眠

  那么多经年的事物都停止了争吵

  我坐在时间的深处思量:

  是谁将这沉重的暮色,暗黄的天空

  打磨得如此明净?

  古老的经卷在闭阖的岁月里

  暗成了黑夜的一部分

  寒冷逼近,凝结的星辰,在我的体内

  擦着火柴,转身的时候,我看清了

  焦灼的星光下,一个人惨淡的一生

  在安静的时间里,一个人

  如何丈量灵魂的深度和广度?

  谁来给命运安排一次简短的会议?

  时间多么永恒,我们

  终于成为了自己的小小敌人

  选自《星火》杂志公众号

  费城:男,本名韦联成,壮族,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民族班一期学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民族文学》《北京文学》等刊。现居广西凤山

  画的鸟与想象的鸟

  程大宝

  画一只鸟与想象一只鸟

  确实不同。你可以把一片飘零的

  落叶想成一只鸟,你可以把一个季节的

  转身想成一只鸟,你可以把偶然的悸动

  想象成一只鸟。但你画鸟的时候

  必然先有轮廓,先有预设

  先有我们可纪念的场景,就像

  一支烟点燃,似有鸟鸣

  似有枯枝,似有嶙峋白骨

  可供我们有栖身之地

  可供我们消解,彷徨,或者振翅一飞

  但高度有时不是我们摸索的必然要件

  只有心里的鸟像陨石坠入湖心

  那时,或许似乎模糊了水天的界线

  想象的鸟和画出的鸟可能重合

  选自《安徽文学》公众号

  程大宝:男,本名程益群,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作家》《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清明》《西部》《安徽文学》《湖南文学》等诸多报刊,作品入选多个选本,著有诗集《仪式感》。

  收藏举报投诉

  

  诗是一种雕刻灵魂的艺术,诗是一种高度,是语言的放纵;我们选择时代好诗,就是在选择这个时代的诗人。(蒋志武)

  坐在窗前

  孙文波

  不断地想象。另一个人的生活,

  此刻,他正在干什么?会像我一样

  坐在家里,面对着打开的书发呆,

  还是走在街上,穿过斑马线去烟店买烟?

  他并不知道我在猜测他。日子就是这样。

  我的思绪很快转向一朵向日葵。

  它不过是一张画,挂在墙上,朋友所绘。

  色调热烈又紧张,有明显模仿痕迹。

  他的客栈生意不是很好。他愿意当背包客。

  某年他曾经到达好望角。为了拍摄

  一张魔幻的照片。可我看到的这种事太多,

  网络上累有报道,有些人卖光家产,

  去了亚美尼亚去了阿富汗。他们孤独地走,

  又内心充满骄傲。我骄傲不起来,

  总是瞻前顾后直到疾病缠身。我已失去能力,

  经济也不容许。守在一个山村里,

  很多时候我望着窗外的云发呆,变幻的云,

  激发我的想象。觉得它是我的乌托邦。

  不同于柏拉图和莫尔的。我从中看到一座城

  矗立在一片巨大的云上,走在其中的

  都是过去的人物,并不代表未来。

  譬如斯宾诺莎,或者王阳明。聆听成了我

  望云最经常的状态。它发出的声音细微而又

  喧响。等于音乐。我觉得它是我的平均律。

  这样的聆听中我会产生飞翔的感觉。

  三十年前我写过《飞翔》。那是在故乡飞。

  穿越整个夜空,我飞翔到一片星云之中。

  这样的事不会再次发生。会发生什么?

  世界进入我的心中,或者正离我远去。

  选自孙文波《大古岭》公众号

  孙文波:男,1956年出生,四川成都人,当代著名诗人。是中国少有几位从八十年代开始写诗到至今仍然保持旺盛创作力的实力诗人之一,而且越写越有高度。对年轻一代诗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著有诗集《地图上的旅行》《给小蓓的骊歌》《孙文波的诗》等。

  南京的早晨

  远人

  早上,一个朋友给我来了信息

  他在南京的流杯渠旁备课

  南京热吗?现在天气还好

  温暖的日子总是让人想起很多事情

  譬如灵谷寺的僧人是不是出来扫叶子了

  譬如蹲下来买梨的照片冲出来后

  发现一个女孩站在身后,如果那时候发现

  你大概就会爱上她

  而此刻你没有买梨了

  尽管备课的桌子不在室内

  橡子又落了,这次没有落到头上

  它落在水中的声音比上次更响

  水花溅起来,很快又平静

  身边没人吗?身边没人

  没有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

  尽管落叶开始落了,这时的叶子每落一片

  就要把你狠狠地挤一下

  但你还是坐在椅子上

  一只不知从什么地方跑来的狗

  沿着流杯渠打转

  它要干什么呢?阳光在它毛皮上滑过时非常善良

  橡子继续落到水里,它清脆的声音传出很远

  正是这越落越远的声音,使你一年比一年平静

  就像此刻,你从书上抬起头,眯起眼看看对岸

  清风从河岸吹来,它要吹动的

  是你早已剪短的头发,还有你面前打开的书

  选自《中西现当代诗学》公众号

  远人:男,70年代出生,当代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伤害》《秘道》,随笔集《河床上的大地》《真实与戏拟》及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等多部作品;曾获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金奖,现为深圳市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主席。

  在九州台

  贾浅浅

  冷空气里定有金属的形骸

  扇动登顶的雪

  我信赖大禹遗失的呼吸

  如果有一面镜子就照出人群里的洪荒

  如果有振翅欲飞的欲望就与它垂直

  我爬上来,细拂偷来的风

  允许太阳和月亮飞过

  留下胸前的星辰

  哪一句语言端出蓝色

  寻找大地之鞭。会有哪些远景

  与远古相似,谁在重复:“你注视着深渊,

  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选自《青年文学》公众号

  贾浅浅:女,西安人。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二届高研班学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会长。现供职于西北大学文学院。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获评二〇一七《诗人文摘》年度诗人。

  病房

  芒草

  他努力抬抬手,我握住青筋略显

  他笑容在脸上荡开,认真得像个孩童

  整个过程,给他看过时的新闻

  外面是晴天,如洗的碧空

  他努力张嘴,口型有些迟缓

  我能读懂,他想回家的唇语

  一个人出生在医院,离开也在医院

  欢乐、苦难、欣慰,衰朽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连咳嗽都使不出力,吐掉多余之物

  走廊的灯光并不够亮,我退出病房

  回头,看他躺在自己的余烬里

  白色的床单像雪,一层一层盖过头顶

  选自《山花》杂志公众号

  芒草:女,90后,贵州人。诗作散见《延河》《诗潮》《诗刊》《贵州作家》及年度《中国诗歌排行榜》《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选》等。

  我听见时光扔出石头

  费城

  蛰伏的六月终究被完全否定

  一只鸟努力飞入一块岩石,当翅膀折断

  一些事物正在破土而出

  一些杂草扑向墓碑的乱石

  生命尚未完成表达

  一只夏虫便交出了年老的蜕

  花园被一碗凉水盛上宴席

  被另外一些柔软的阳光炙晒着

  一个人渴望在内心呐喊

  一只空酒杯促使我陷入沉思

  一个女人正在水面写下抒情的文字

  没有一阵风,能够把我带到高处

  没有一滴露水,能够成功抵达一个异乡人

  内心的贫穷

  在安静的时间里

  大地落满尘土,如此深沉的睡眠

  那么多经年的事物都停止了争吵

  我坐在时间的深处思量:

  是谁将这沉重的暮色,暗黄的天空

  打磨得如此明净?

  古老的经卷在闭阖的岁月里

  暗成了黑夜的一部分

  寒冷逼近,凝结的星辰,在我的体内

  擦着火柴,转身的时候,我看清了

  焦灼的星光下,一个人惨淡的一生

  在安静的时间里,一个人

  如何丈量灵魂的深度和广度?

  谁来给命运安排一次简短的会议?

  时间多么永恒,我们

  终于成为了自己的小小敌人

  选自《星火》杂志公众号

  费城:男,本名韦联成,壮族,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民族班一期学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民族文学》《北京文学》等刊。现居广西凤山

  画的鸟与想象的鸟

  程大宝

  画一只鸟与想象一只鸟

  确实不同。你可以把一片飘零的

  落叶想成一只鸟,你可以把一个季节的

  转身想成一只鸟,你可以把偶然的悸动

  想象成一只鸟。但你画鸟的时候

  必然先有轮廓,先有预设

  先有我们可纪念的场景,就像

  一支烟点燃,似有鸟鸣

  似有枯枝,似有嶙峋白骨

  可供我们有栖身之地

  可供我们消解,彷徨,或者振翅一飞

  但高度有时不是我们摸索的必然要件

  只有心里的鸟像陨石坠入湖心

  那时,或许似乎模糊了水天的界线

  想象的鸟和画出的鸟可能重合

  选自《安徽文学》公众号

  程大宝:男,本名程益群,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作家》《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清明》《西部》《安徽文学》《湖南文学》等诸多报刊,作品入选多个选本,著有诗集《仪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