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 幻灭

  • 日期:08-07
  • 点击:(852)


  文 | 千始

  01

  周末午后,城市里刚下过一场大雨。太阳初升,空气中弥漫着清草味儿。四、五个五六岁的孩童正在路边玩耍。一个大眼睛小男孩走近一个下水道井口。井口敞开着,可能是哪个粗心的维修工人忘了关,又或者是被无聊的人又打开了,黑乎乎的井盖孤零零地被放在一边。

  小男孩好奇地望着漆黑一片的井口,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后面一个小女孩目睹这一切,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子宁……”也许她是想提醒他危险,却为时已晚。她眼睁睁看着小男孩头朝下整个身子栽进下水道里,片刻消失不见。

  小女孩惊恐地睁大双眼。剩下的几个孩子玩兴正浓,都没见到这惊人一幕。她把大家喊到一起:“子宁不见了,掉进下水道里了。”

  几个胆大的小男孩要往下水道口凑,小女孩连忙阻止他们:“别过去,危险。我们回家告诉爸爸妈妈。”

  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往家跑去。

  接到报警的消防队员们迅速赶到事发地点。两个消防队员奉命下到下水道里。奇怪的是,失踪的孩子子宁并没有在下水道口找到。

  两个消防队员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满是疑惑。他们借着头盔上自带的照明灯的亮光,仔细观察着四围。刚下过雨的地面上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没有。

  那个掉下来的孩子子宁凭空消失了。

  “我们上里面看看。”一个年轻的消防队员开口提议。

  “我总觉得哪里古怪。我们还是先跟上面汇报吧。”另一个年长的队员有些犹豫。

  “找孩子要紧。”说完,年轻的队员已经径直往里面走去。年长的队员只得紧紧跟上。他把对讲机放在嘴边,准备有意外情况随时跟上面沟通。

  没走多远,二人忽然闻到一股呛鼻的恶臭,耳边听到一阵呼呼呼的声音,好像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传来。

  “有情况。”走在后面的队员机敏地说道。刚说完,他惊讶地看到,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山一样黑黝黝的庞然大物,张开脸盆大的口,一下子就把前面的队友给吞噬了。

  他一惊,对讲机震到了?厣稀K琶Φ拖律碜尤ゼ瘢坏鹊剿讯越不绞掷铮还汕苛业难任叮煸幼庞陌档某毙任兑丫≡谘矍啊K还锹底降厣希吹搅街还状蟮难劾锷磷庞穆痰墓狻D枪治锢胨嚼丛浇O乱幻耄丫晌治锏目谥兄铩?

  一个孩子失踪了,两名搜救的消防队员凭空消失了。下水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地面上无人知晓。安全起见,无人再敢冒然进到下水道里,无法一探究竟。失去孩子的母亲悲痛欲绝。一片乌云笼罩在城市上空。市政发出公告,提醒市民们为了自身安全,远离下水道。一时间,谈起下水道,人人色变。

  02

  一片漆黑的下水道里,大黑怪晃动着他宠大的身躯。他体积虽然庞大,却并不笨拙。他早已经适应了下水道里的黑暗无边。他周身上下滑溜溜的,乌黑一片,散发着难闻的恶臭。他已经在城市下水道里休眠了几千年,无数的污水与灰尘流淌过他的身体,演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经过几千年的进化,污水中的特殊物质让他有了生命。他终于苏醒。他头顶着下水道顶部,每走一步,都发出厚重的喘息声,呼,呼,呼。

  原来,他不明白,他醒来的那种极度空虚是什么。可是那个意外掉在下水道里的孩子,他将孩子整个吞入腹中,一下子唤醒了他的知觉。原来,那种感觉叫饿。他饿。他好饿。他急需要各种食物将自己填满。

  简直是意外之喜,那两个大人也成了他的腹中之物。可是还是饿。好像他们,并不是满足他的食欲,只是为了唤醒他的知觉。他强烈地意识到他渴望更多的食物,来将自己空荡荡的肚子填满。他在黑乎乎的下水道里逡巡,寻找他的猎物。

  03

  无缘无故失踪了三个人,没留下任何痕迹。一时间,人心惶惶。家长把小孩子留在家里,由专人照看,严禁他们靠近下水道。媒体斥责行政部门不作为,找不到失踪的人。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城市启动了红色级别的应急预案。GA局长亲自牵头,成立了特别行动队。专家们正在紧张地进行各种可行性方案论证。

  宁馨翻动着手机里儿子的照片,泪如雨下。她后悔自己没照顾好子宁。如果自己当时不让子宁出去玩,或者他出去玩的时候,她能在一边看着他,也许子宁就不会掉进下水道里,他就不会失踪。她的子宁,她唯一的儿子,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心里万分自责。

  宋奇搂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子宁失踪了,他心里也很不好受,可他是个男人,他必须坚强,才能给妻子撑起一片天。

  电话突然响了,宋奇看了一眼号码,上一边接电话,宁馨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里。

  接完电话,宋奇看着宁馨欲言又止。宁馨抬起头,一边抽泣,一边看着他。

  “局里成立了特别行动队,我是队长。我……必须马上回局里。”宋奇特别为难。

  “是因为子宁他们失踪吗?”宁馨抽着红红的鼻子,眼睛红肿。

  宋奇凝视着妻子,表情变得严肃,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快去吧。”宁馨催促着丈夫,“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就在宋奇转身离去的一刹那,背后响起妻子的声音:“宋奇,一定要找到子宁。”

  宋奇闻言,身子一震。他停住了脚步,却并未回头,只是用力点了点头。他悄悄地捏紧拳头,直到两只手捏得发白、生疼,他才毅然大踏步离去。宁馨一直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门砰的一声关上,他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特别行动队一共八人,是从局里各部门选出的拔尖人物。原本领导考虑宋奇刚丢失儿子,不想让他带队。可是挑来选去,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不管从心理素质、应变能力,个人战术还是领导能力上,他都是万里挑一。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有一场硬仗要打,必须有一个最称职的领导。

  他们全副武装,带着最先进的战斗武器,通讯设备,来到子宁和消防队员失踪的下水道口。

  宋奇一马当先,第一个下到下水道里,同时开启了身上的微型监视器,可以把他们的一举一动发回到总部去,同时监听装置也能让他们随时接收到总部的命令。宋奇小心走在最前面,注意观察周围情况。后面的队员一个接一个,一步一趋地跟着。他格外谨慎,作为行动指挥,他要对自己,也对其他七个人的生命负责。更重要的是,他要活着,在找到儿子子宁之前。

  突然,宋奇嗅了嗅鼻子,空气中传来一股刺鼻的恶臭味。同时,有不很清晰的厚重的喘息声传来。

  “大家注意隐蔽,有情况。”

  他们马上开启身上的真空罩子,在真空罩子里,他们龟息,让外界探测不到他们的生命迹象。真空罩子自带的氧气装置能够提控十五分钟的氧气。十五分钟时间虽然不长,在危急的情况下,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变成救命的分分秒秒。

  敌我情况不明,这是对他们自身最好的保护。

  他们屏住呼吸,眼睁睁看着一个宠然大物离他们越来越近。宋奇睁大了双眼,他的双眼带着鹰眼装置,在黑夜中也能看清一切。

  他看到那个黝黑的怪物三米多高,一米多宽,身上滑溜溜的,锅底大的眼睛发出幽绿色的光。他在他们几个之间踱来踱去,仿佛在寻找着活物的迹象,徘徊着不肯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黑怪还在原地打着转转。真空罩自带的氧气装置马上就要耗尽,六十秒,五十九妙,五十八秒……气氛突然变得异常紧张。他们不禁握紧了手里的重型机枪。耳边传来指挥部传送的命令:“准备好武器,随时准备撤离。”

  他们的精神进入高度紧张状态。

  十秒,九秒,八秒……他们攥紧手中的武器,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突然,大黑怪转身离去。大家不由松了一口气。真空装置自动收起,大家大口大口地自由呼吸。

  就在这时,那股难闻的气味忽然又传了过来。

  “他又回来了,大家准备战斗。”宋奇说道。他们手持重型机枪,准备与大黑怪一决生死。

  “马上撤退。”指挥部发出命令。

  “撤!”宋奇一挥手,几个人一个挨一个,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地撤退了。

  04

  回到指挥部,宋奇没有休整,来到指挥官身边。指挥官老局长一脸凝重。

  “情况很严重,你要有心理准备。”宋奇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眼圈红了。此时距离宋子宁失踪已经过去五个小时,最坏的情况他早已经想过,没想到已经成了现实。

  “图像扫描与分析,大黑怪的肚子里有一些未来得及消化的衣料,是子宁与两个消防队员的……”说着,老局长使劲拍了拍宋奇的肩膀,希望借此传递给他最亲密的战友一些力量与慰藉。

  宋奇终于没能忍住,悲痛万分,眼里流下了一滴男儿热泪。一想到他可爱乖巧的子宁,他再也控制不住 ,一拳砸在桌子上:“局长,我应该冲上去的。”

  “胡闹。”局长厉声喝道。他看着他的爱将眼里全是腥红的血丝,声音缓了下来,“宋奇,你知道吗?这个大黑家伙的身体不是我们知道的肉身。他身体的构造材料甚至比钻石还坚硬。你们冲上去无异于以卵击石,后果不堪设想。”

  宋奇瞬间冷静下来。他不仅是父亲,也是行动指挥,他要对其他队员的生命负责。他不可以莽撞。

  “那现在有打败他的方法吗?”宋奇最关心这个问题,满腔悲愤正无处释放。

  老局长却并未回答他,话锋一转:“宋奇,我们一起工作多年。我是你的上级,也是你老哥哥。宁馨她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你回去陪陪她。”

  “不,老局长,我要留下来,打败大黑怪。要不,我真没脸见宁馨。”宋奇语气坚定,执拗地坚持他的坚持。

  老局长不再说什么。同事这么多年,他了解宋奇,在他,责任大于天。他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出色地完成。这一次,他眼睁睁看着大黑怪在自己眼前什么也做不了。做为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更何况,大黑怪还是杀害他儿子子宁和两名消防队员的罪魁祸首。

  老局长沉吟片刻,表情更加严肃:“现在找到了一种也许可以打败大怪兽的笨方法,胜算只有百分之五十。我们的博物馆里找到一把上古神剑玄铁剑,削铁如泥。行动方案也出来了,代号斩首行动。但是,如果失败了,反会被大黑怪吞噬。”

  “让我去吧。我见过大黑怪,虽然没与他正面交锋,对他的习性也有一些了解。老局长,你就让我去吧。”宋奇恳求道。

  “可是,这次行动太危险,没有胜算。我真的不愿意你去冒这个险。”老局长迟疑着。

  “你清楚,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你放心,我会加倍小心。老局长,请下达命令吧。”

  宋奇终于成功地说服老局长,争取到这次未知而艰巨的任务。斩首行动行动重中之重,执行者必须一招击毙对手大黑怪。如果做不到,很可能会被反噬。

  一切准备就绪,宋奇拿出手机,想给妻子宁馨打个电话。在按键的一刹那,他却犹豫了。

  宁馨还不知道孩子永远回不来了。在她心里还对找回子宁抱着莫大的期望。自己答应过她要把孩子带回来。做为一名丈夫,做为一名父亲,他食言了。他实在不是一名好丈夫、好父亲。他亏欠他们太多。还是等斩首行动成功之后,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给自己也给宁馨一点时间,让悲伤来得晚些。

  05

  大黑怪在黑漆漆的下水道里来回搜索着。他懵懵懂懂的,他不知道自己在搜索什么,他会遇到什么。他更不清楚,他的极具杀伤力的行为已经给人类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他苏醒时间不长,就幸运地遇到食物裹腹,一个小小的,两个大块头。但是只有那一点点,并不够他填饱肚子。他甚至未来得及品尝他们的滋味。

  他的巨大的胃很快消化了那些食物。空虚重重地向他袭来,把他给包围。他以为他很容易再得到食物。可是,过去好久,下水道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什么也没得到。

  他坐卧不安,他也曾试图再睡一觉。可是,没有食物,极端的饥饿,让他根本睡不着。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无边的空虚折磨疯了,他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他现在迫切需要食物,他要立即吞下所有他能吞下的东西。

  忽然,他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他全身的神经立即兴奋起来。他一门心思地要把来者变成自己的食物,以最快的速度。

  宋奇小心翼翼地在下水道里前行,他很兴奋,精神高度紧张,因为他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劲敌。

  他已经执行过上千次任务,从来没有失手过。上次没有面对面地与大黑怪交锋,一直是他心底的切肤之痛。这一次,他要把握机会,战胜大黑怪,让他不能再去害人。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味,那气味比他记忆中的更要严重,他简直无法呼吸,那气味让他窒息。但他马上意识到大黑怪来了,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不要迷失在那气味之中。虽然他并没跟大黑怪正面交过锋,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甚都可能导致全局皆输。

  大黑怪向宋奇走来,他体态庞大,每走一步,震得地都颤抖起来,仿佛地震了一样。

  宋奇不再向前走了。他握紧了玄铁剑,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此时,他的心情却出奇平静,像平坦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只有久经战斗的人,才会具备这种心理素质。

  那股气味离宋寄越来越近,宋奇的心不可抑制地加快了跳动。他屏住呼吸,全身贯注,只等到大黑怪出手,他再发出致命一击。

  大黑怪锅底大的眼睛里闪出幽绿的光。适应黑暗环境的他,已经看到他的猎物。他庞大的身躯猛地向前一跃,朝他的猎物扑过去。

  宋奇见到大黑怪先发制人,他沉着地向后用力一跃,他这一跃跃出几米远。大黑怪扑了个空。

  大黑怪被激怒了。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不让他乖乖地吃掉,填饱肚子。他发出一声愤怒地咆哮,宋奇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受到暴击,仿佛震裂了。大黑怪吼完重整旗鼓,用他半米多粗的右胳膊全力向宋奇扫去。

  宋奇机敏地向大黑怪一侧纵身跳去。身子落在大黑怪的左侧。趁大黑怪还未反应过来,他迅速飘移到大黑怪正前方,双手握紧玄铁剑,对着大黑怪的心脏部位重重刺下去。

  只听咣当一声,玄铁剑犹如碰到铜墙铁壁,擦出一串火花。大墨怪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剑。那剑约有一米二长,已经全部没入到他身体里。从大黑怪的身体里喷住出黑色的液体,带着难闻的腥臭味。大黑怪缓缓倒下,笨重的身体落到地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呜……呜……”大黑怪的嗓子里发出一连串哀鸣,似乎在说他心有不甘。

  宋奇一直保持着最后的持剑动作未变。看着大黑怪在自己面前倒下,他的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直到他感觉到自己脸上有腥臭的液体淌下,他才意识到那是属于大黑怪的。而这些情况通过他身上的监控装置,已经全部传回到指挥部。指挥部里群情激昂,欢呼声一片。

  “宁馨,等我回去。”宋奇完全放松了。想到终于可以面对宁馨,给她一个交待,宋奇笑了,转身准备向来路走回去。

  06

  “危险!”对讲机里传来指挥部警告声,却已经为时太晚。倒地的大黑怪不知道何时又重新站了起来,那把玄铁剑不知影踪,他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他一把抓起宋奇,不顾他拼命地挣扎反抗,塞到自己嘴里。然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腹部。

  指挥部里,一片哀伤。就在这时,负责监控的同志叫了一声:“老局长,您看。”

  老局长回头一看,黑暗中,不再是两束幽绿的光,而是一片幽绿的星光点点。大黑怪被宋奇刺倒的一刹那,他发出的哀鸣,唤醒了他的同伴。越来越多的大黑怪聚在一起,数量之多,让人应接不暇。

  指挥部里陷入死一样的寂静,大家都被惊呆了。

  就在这时,指挥部里的电话铃响突然打破了死一样的沉寂。

  有人接起电话,神色一凛。

  “老局长,接到报警,有一只大黑怪已经从下水道跑到地面上,吞食了几名群众。现在整 个城市都乱了。”

  “立即拉响城市防空警报,提醒全体市民不要出门。命令发现大黑怪附近的JC马上去戒严,但是不要跟大黑怪正面冲突。我马上向市领导汇报。”

  07

  十二个小时后,整个城市成了一片空城,600万人口已经全部撤退。放置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数十万吨炸药瞬间引爆,整个城市霎时成为一片废墟。

  那些大黑怪们暂时被压入地下。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再次醒来。

  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奇思妙想】征文:觉醒

  96

  千始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8.2

  2019.07.26 13:29*

  字数 5944

  文 | 千始

  01

  周末午后,城市里刚下过一场大雨。太阳初升,空气中弥漫着清草味儿。四、五个五六岁的孩童正在路边玩耍。一个大眼睛小男孩走近一个下水道井口。井口敞开着,可能是哪个粗心的维修工人忘了关,又或者是被无聊的人又打开了,黑乎乎的井盖孤零零地被放在一边。

  小男孩好奇地望着漆黑一片的井口,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后面一个小女孩目睹这一切,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子宁……”也许她是想提醒他危险,却为时已晚。她眼睁睁看着小男孩头朝下整个身子栽进下水道里,片刻消失不见。

  小女孩惊恐地睁大双眼。剩下的几个孩子玩兴正浓,都没见到这惊人一幕。她把大家喊到一起:“子宁不见了,掉进下水道里了。”

  几个胆大的小男孩要往下水道口凑,小女孩连忙阻止他们:“别过去,危险。我们回家告诉爸爸妈妈。”

  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往家跑去。

  接到报警的消防队员们迅速赶到事发地点。两个消防队员奉命下到下水道里。奇怪的是,失踪的孩子子宁并没有在下水道口找到。

  两个消防队员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满是疑惑。他们借着头盔上自带的照明灯的亮光,仔细观察着四围。刚下过雨的地面上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没有。

  那个掉下来的孩子子宁凭空消失了。

  “我们上里面看看。”一个年轻的消防队员开口提议。

  “我总觉得哪里古怪。我们还是先跟上面汇报吧。”另一个年长的队员有些犹豫。

  “找孩子要紧。”说完,年轻的队员已经径直往里面走去。年长的队员只得紧紧跟上。他把对讲机放在嘴边,准备有意外情况随时跟上面沟通。

  没走多远,二人忽然闻到一股呛鼻的恶臭,耳边听到一阵呼呼呼的声音,好像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传来。

  “有情况。”走在后面的队员机敏地说道。刚说完,他惊讶地看到,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山一样黑黝黝的庞然大物,张开脸盆大的口,一下子就把前面的队友给吞噬了。

  他一惊,对讲机震到了地上。他慌忙低下身子去捡,没等到他把对讲机摸到手里,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混杂着幽暗的潮腥味已尽在眼前。他一骨碌坐到地上,看到两只锅底大的眼里闪着幽绿的光。那怪物离他越来越近。下一秒,他已经成为怪物的口中之物。

  一个孩子失踪了,两名搜救的消防队员凭空消失了。下水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地面上无人知晓。安全起见,无人再敢冒然进到下水道里,无法一探究竟。失去孩子的母亲悲痛欲绝。一片乌云笼罩在城市上空。市政发出公告,提醒市民们为了自身安全,远离下水道。一时间,谈起下水道,人人色变。

  02

  一片漆黑的下水道里,大黑怪晃动着他宠大的身躯。他体积虽然庞大,却并不笨拙。他早已经适应了下水道里的黑暗无边。他周身上下滑溜溜的,乌黑一片,散发着难闻的恶臭。他已经在城市下水道里休眠了几千年,无数的污水与灰尘流淌过他的身体,演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经过几千年的进化,污水中的特殊物质让他有了生命。他终于苏醒。他头顶着下水道顶部,每走一步,都发出厚重的喘息声,呼,呼,呼。

  原来,他不明白,他醒来的那种极度空虚是什么。可是那个意外掉在下水道里的孩子,他将孩子整个吞入腹中,一下子唤醒了他的知觉。原来,那种感觉叫饿。他饿。他好饿。他急需要各种食物将自己填满。

  简直是意外之喜,那两个大人也成了他的腹中之物。可是还是饿。好像他们,并不是满足他的食欲,只是为了唤醒他的知觉。他强烈地意识到他渴望更多的食物,来将自己空荡荡的肚子填满。他在黑乎乎的下水道里逡巡,寻找他的猎物。

  03

  无缘无故失踪了三个人,没留下任何痕迹。一时间,人心惶惶。家长把小孩子留在家里,由专人照看,严禁他们靠近下水道。媒体斥责行政部门不作为,找不到失踪的人。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城市启动了红色级别的应急预案。GA局长亲自牵头,成立了特别行动队。专家们正在紧张地进行各种可行性方案论证。

  宁馨翻动着手机里儿子的照片,泪如雨下。她后悔自己没照顾好子宁。如果自己当时不让子宁出去玩,或者他出去玩的时候,她能在一边看着他,也许子宁就不会掉进下水道里,他就不会失踪。她的子宁,她唯一的儿子,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心里万分自责。

  宋奇搂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子宁失踪了,他心里也很不好受,可他是个男人,他必须坚强,才能给妻子撑起一片天。

  电话突然响了,宋奇看了一眼号码,上一边接电话,宁馨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里。

  接完电话,宋奇看着宁馨欲言又止。宁馨抬起头,一边抽泣,一边看着他。

  “局里成立了特别行动队,我是队长。我……必须马上回局里。”宋奇特别为难。

  “是因为子宁他们失踪吗?”宁馨抽着红红的鼻子,眼睛红肿。

  宋奇凝视着妻子,表情变得严肃,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快去吧。”宁馨催促着丈夫,“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就在宋奇转身离去的一刹那,背后响起妻子的声音:“宋奇,一定要找到子宁。”

  宋奇闻言,身子一震。他停住了脚步,却并未回头,只是用力点了点头。他悄悄地捏紧拳头,直到两只手捏得发白、生疼,他才毅然大踏步离去。宁馨一直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门砰的一声关上,他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特别行动队一共八人,是从局里各部门选出的拔尖人物。原本领导考虑宋奇刚丢失儿子,不想让他带队。可是挑来选去,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不管从心理素质、应变能力,个人战术还是领导能力上,他都是万里挑一。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有一场硬仗要打,必须有一个最称职的领导。

  他们全副武装,带着最先进的战斗武器,通讯设备,来到子宁和消防队员失踪的下水道口。

  宋奇一马当先,第一个下到下水道里,同时开启了身上的微型监视器,可以把他们的一举一动发回到总部去,同时监听装置也能让他们随时接收到总部的命令。宋奇小心走在最前面,注意观察周围情况。后面的队员一个接一个,一步一趋地跟着。他格外谨慎,作为行动指挥,他要对自己,也对其他七个人的生命负责。更重要的是,他要活着,在找到儿子子宁之前。

  突然,宋奇嗅了嗅鼻子,空气中传来一股刺鼻的恶臭味。同时,有不很清晰的厚重的喘息声传来。

  “大家注意隐蔽,有情况。”

  他们马上开启身上的真空罩子,在真空罩子里,他们龟息,让外界探测不到他们的生命迹象。真空罩子自带的氧气装置能够提控十五分钟的氧气。十五分钟时间虽然不长,在危急的情况下,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变成救命的分分秒秒。

  敌我情况不明,这是对他们自身最好的保护。

  他们屏住呼吸,眼睁睁看着一个宠然大物离他们越来越近。宋奇睁大了双眼,他的双眼带着鹰眼装置,在黑夜中也能看清一切。

  他看到那个黝黑的怪物三米多高,一米多宽,身上滑溜溜的,锅底大的眼睛发出幽绿色的光。他在他们几个之间踱来踱去,仿佛在寻找着活物的迹象,徘徊着不肯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黑怪还在原地打着转转。真空罩自带的氧气装置马上就要耗尽,六十秒,五十九妙,五十八秒……气氛突然变得异常紧张。他们不禁握紧了手里的重型机枪。耳边传来指挥部传送的命令:“准备好武器,随时准备撤离。”

  他们的精神进入高度紧张状态。

  十秒,九秒,八秒……他们攥紧手中的武器,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突然,大黑怪转身离去。大家不由松了一口气。真空装置自动收起,大家大口大口地自由呼吸。

  就在这时,那股难闻的气味忽然又传了过来。

  “他又回来了,大家准备战斗。”宋奇说道。他们手持重型机枪,准备与大黑怪一决生死。

  “马上撤退。”指挥部发出命令。

  “撤!”宋奇一挥手,几个人一个挨一个,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地撤退了。

  04

  回到指挥部,宋奇没有休整,来到指挥官身边。指挥官老局长一脸凝重。

  “情况很严重,你要有心理准备。”宋奇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眼圈红了。此时距离宋子宁失踪已经过去五个小时,最坏的情况他早已经想过,没想到已经成了现实。

  “图像扫描与分析,大黑怪的肚子里有一些未来得及消化的衣料,是子宁与两个消防队员的……”说着,老局长使劲拍了拍宋奇的肩膀,希望借此传递给他最亲密的战友一些力量与慰藉。

  宋奇终于没能忍住,悲痛万分,眼里流下了一滴男儿热泪。一想到他可爱乖巧的子宁,他再也控制不住 ,一拳砸在桌子上:“局长,我应该冲上去的。”

  “胡闹。”局长厉声喝道。他看着他的爱将眼里全是腥红的血丝,声音缓了下来,“宋奇,你知道吗?这个大黑家伙的身体不是我们知道的肉身。他身体的构造材料甚至比钻石还坚硬。你们冲上去无异于以卵击石,后果不堪设想。”

  宋奇瞬间冷静下来。他不仅是父亲,也是行动指挥,他要对其他队员的生命负责。他不可以莽撞。

  “那现在有打败他的方法吗?”宋奇最关心这个问题,满腔悲愤正无处释放。

  老局长却并未回答他,话锋一转:“宋奇,我们一起工作多年。我是你的上级,也是你老哥哥。宁馨她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你回去陪陪她。”

  “不,老局长,我要留下来,打败大黑怪。要不,我真没脸见宁馨。”宋奇语气坚定,执拗地坚持他的坚持。

  老局长不再说什么。同事这么多年,他了解宋奇,在他,责任大于天。他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出色地完成。这一次,他眼睁睁看着大黑怪在自己眼前什么也做不了。做为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更何况,大黑怪还是杀害他儿子子宁和两名消防队员的罪魁祸首。

  老局长沉吟片刻,表情更加严肃:“现在找到了一种也许可以打败大怪兽的笨方法,胜算只有百分之五十。我们的博物馆里找到一把上古神剑玄铁剑,削铁如泥。行动方案也出来了,代号斩首行动。但是,如果失败了,反会被大黑怪吞噬。”

  “让我去吧。我见过大黑怪,虽然没与他正面交锋,对他的习性也有一些了解。老局长,你就让我去吧。”宋奇恳求道。

  “可是,这次行动太危险,没有胜算。我真的不愿意你去冒这个险。”老局长迟疑着。

  “你清楚,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你放心,我会加倍小心。老局长,请下达命令吧。”

  宋奇终于成功地说服老局长,争取到这次未知而艰巨的任务。斩首行动行动重中之重,执行者必须一招击毙对手大黑怪。如果做不到,很可能会被反噬。

  一切准备就绪,宋奇拿出手机,想给妻子宁馨打个电话。在按键的一刹那,他却犹豫了。

  宁馨还不知道孩子永远回不来了。在她心里还对找回子宁抱着莫大的期望。自己答应过她要把孩子带回来。做为一名丈夫,做为一名父亲,他食言了。他实在不是一名好丈夫、好父亲。他亏欠他们太多。还是等斩首行动成功之后,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给自己也给宁馨一点时间,让悲伤来得晚些。

  05

  大黑怪在黑漆漆的下水道里来回搜索着。他懵懵懂懂的,他不知道自己在搜索什么,他会遇到什么。他更不清楚,他的极具杀伤力的行为已经给人类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他苏醒时间不长,就幸运地遇到食物裹腹,一个小小的,两个大块头。但是只有那一点点,并不够他填饱肚子。他甚至未来得及品尝他们的滋味。

  他的巨大的胃很快消化了那些食物。空虚重重地向他袭来,把他给包围。他以为他很容易再得到食物。可是,过去好久,下水道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什么也没得到。

  他坐卧不安,他也曾试图再睡一觉。可是,没有食物,极端的饥饿,让他根本睡不着。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无边的空虚折磨疯了,他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他现在迫切需要食物,他要立即吞下所有他能吞下的东西。

  忽然,他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他全身的神经立即兴奋起来。他一门心思地要把来者变成自己的食物,以最快的速度。

  宋奇小心翼翼地在下水道里前行,他很兴奋,精神高度紧张,因为他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劲敌。

  他已经执行过上千次任务,从来没有失手过。上次没有面对面地与大黑怪交锋,一直是他心底的切肤之痛。这一次,他要把握机会,战胜大黑怪,让他不能再去害人。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味,那气味比他记忆中的更要严重,他简直无法呼吸,那气味让他窒息。但他马上意识到大黑怪来了,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不要迷失在那气味之中。虽然他并没跟大黑怪正面交过锋,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甚都可能导致全局皆输。

  大黑怪向宋奇走来,他体态庞大,每走一步,震得地都颤抖起来,仿佛地震了一样。

  宋奇不再向前走了。他握紧了玄铁剑,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此时,他的心情却出奇平静,像平坦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只有久经战斗的人,才会具备这种心理素质。

  那股气味离宋寄越来越近,宋奇的心不可抑制地加快了跳动。他屏住呼吸,全身贯注,只等到大黑怪出手,他再发出致命一击。

  大黑怪锅底大的眼睛里闪出幽绿的光。适应黑暗环境的他,已经看到他的猎物。他庞大的身躯猛地向前一跃,朝他的猎物扑过去。

  宋奇见到大黑怪先发制人,他沉着地向后用力一跃,他这一跃跃出几米远。大黑怪扑了个空。

  大黑怪被激怒了。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不让他乖乖地吃掉,填饱肚子。他发出一声愤怒地咆哮,宋奇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受到暴击,仿佛震裂了。大黑怪吼完重整旗鼓,用他半米多粗的右胳膊全力向宋奇扫去。

  宋奇机敏地向大黑怪一侧纵身跳去。身子落在大黑怪的左侧。趁大黑怪还未反应过来,他迅速飘移到大黑怪正前方,双手握紧玄铁剑,对着大黑怪的心脏部位重重刺下去。

  只听咣当一声,玄铁剑犹如碰到铜墙铁壁,擦出一串火花。大墨怪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剑。那剑约有一米二长,已经全部没入到他身体里。从大黑怪的身体里喷住出黑色的液体,带着难闻的腥臭味。大黑怪缓缓倒下,笨重的身体落到地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呜……呜……”大黑怪的嗓子里发出一连串哀鸣,似乎在说他心有不甘。

  宋奇一直保持着最后的持剑动作未变。看着大黑怪在自己面前倒下,他的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直到他感觉到自己脸上有腥臭的液体淌下,他才意识到那是属于大黑怪的。而这些情况通过他身上的监控装置,已经全部传回到指挥部。指挥部里群情激昂,欢呼声一片。

  “宁馨,等我回去。”宋奇完全放松了。想到终于可以面对宁馨,给她一个交待,宋奇笑了,转身准备向来路走回去。

  06

  “危险!”对讲机里传来指挥部警告声,却已经为时太晚。倒地的大黑怪不知道何时又重新站了起来,那把玄铁剑不知影踪,他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他一把抓起宋奇,不顾他拼命地挣扎反抗,塞到自己嘴里。然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腹部。

  指挥部里,一片哀伤。就在这时,负责监控的同志叫了一声:“老局长,您看。”

  老局长回头一看,黑暗中,不再是两束幽绿的光,而是一片幽绿的星光点点。大黑怪被宋奇刺倒的一刹那,他发出的哀鸣,唤醒了他的同伴。越来越多的大黑怪聚在一起,数量之多,让人应接不暇。

  指挥部里陷入死一样的寂静,大家都被惊呆了。

  就在这时,指挥部里的电话铃响突然打破了死一样的沉寂。

  有人接起电话,神色一凛。

  “老局长,接到报警,有一只大黑怪已经从下水道跑到地面上,吞食了几名群众。现在整 个城市都乱了。”

  “立即拉响城市防空警报,提醒全体市民不要出门。命令发现大黑怪附近的JC马上去戒严,但是不要跟大黑怪正面冲突。我马上向市领导汇报。”

  07

  十二个小时后,整个城市成了一片空城,600万人口已经全部撤退。放置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数十万吨炸药瞬间引爆,整个城市霎时成为一片废墟。

  那些大黑怪们暂时被压入地下。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再次醒来。

  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奇思妙想】征文:觉醒

  文 | 千始

  01

  周末午后,城市里刚下过一场大雨。太阳初升,空气中弥漫着清草味儿。四、五个五六岁的孩童正在路边玩耍。一个大眼睛小男孩走近一个下水道井口。井口敞开着,可能是哪个粗心的维修工人忘了关,又或者是被无聊的人又打开了,黑乎乎的井盖孤零零地被放在一边。

  小男孩好奇地望着漆黑一片的井口,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后面一个小女孩目睹这一切,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子宁……”也许她是想提醒他危险,却为时已晚。她眼睁睁看着小男孩头朝下整个身子栽进下水道里,片刻消失不见。

  小女孩惊恐地睁大双眼。剩下的几个孩子玩兴正浓,都没见到这惊人一幕。她把大家喊到一起:“子宁不见了,掉进下水道里了。”

  几个胆大的小男孩要往下水道口凑,小女孩连忙阻止他们:“别过去,危险。我们回家告诉爸爸妈妈。”

  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往家跑去。

  接到报警的消防队员们迅速赶到事发地点。两个消防队员奉命下到下水道里。奇怪的是,失踪的孩子子宁并没有在下水道口找到。

  两个消防队员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满是疑惑。他们借着头盔上自带的照明灯的亮光,仔细观察着四围。刚下过雨的地面上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没有。

  那个掉下来的孩子子宁凭空消失了。

  “我们上里面看看。”一个年轻的消防队员开口提议。

  “我总觉得哪里古怪。我们还是先跟上面汇报吧。”另一个年长的队员有些犹豫。

  “找孩子要紧。”说完,年轻的队员已经径直往里面走去。年长的队员只得紧紧跟上。他把对讲机放在嘴边,准备有意外情况随时跟上面沟通。

  没走多远,二人忽然闻到一股呛鼻的恶臭,耳边听到一阵呼呼呼的声音,好像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传来。

  “有情况。”走在后面的队员机敏地说道。刚说完,他惊讶地看到,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山一样黑黝黝的庞然大物,张开脸盆大的口,一下子就把前面的队友给吞噬了。

  他一惊,对讲机震到了地上。他慌忙低下身子去捡,没等到他把对讲机摸到手里,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混杂着幽暗的潮腥味已尽在眼前。他一骨碌坐到地上,看到两只锅底大的眼里闪着幽绿的光。那怪物离他越来越近。下一秒,他已经成为怪物的口中之物。

  一个孩子失踪了,两名搜救的消防队员凭空消失了。下水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地面上无人知晓。安全起见,无人再敢冒然进到下水道里,无法一探究竟。失去孩子的母亲悲痛欲绝。一片乌云笼罩在城市上空。市政发出公告,提醒市民们为了自身安全,远离下水道。一时间,谈起下水道,人人色变。

  02

  一片漆黑的下水道里,大黑怪晃动着他宠大的身躯。他体积虽然庞大,却并不笨拙。他早已经适应了下水道里的黑暗无边。他周身上下滑溜溜的,乌黑一片,散发着难闻的恶臭。他已经在城市下水道里休眠了几千年,无数的污水与灰尘流淌过他的身体,演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经过几千年的进化,污水中的特殊物质让他有了生命。他终于苏醒。他头顶着下水道顶部,每走一步,都发出厚重的喘息声,呼,呼,呼。

  原来,他不明白,他醒来的那种极度空虚是什么。可是那个意外掉在下水道里的孩子,他将孩子整个吞入腹中,一下子唤醒了他的知觉。原来,那种感觉叫饿。他饿。他好饿。他急需要各种食物将自己填满。

  简直是意外之喜,那两个大人也成了他的腹中之物。可是还是饿。好像他们,并不是满足他的食欲,只是为了唤醒他的知觉。他强烈地意识到他渴望更多的食物,来将自己空荡荡的肚子填满。他在黑乎乎的下水道里逡巡,寻找他的猎物。

  03

  无缘无故失踪了三个人,没留下任何痕迹。一时间,人心惶惶。家长把小孩子留在家里,由专人照看,严禁他们靠近下水道。媒体斥责行政部门不作为,找不到失踪的人。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城市启动了红色级别的应急预案。GA局长亲自牵头,成立了特别行动队。专家们正在紧张地进行各种可行性方案论证。

  宁馨翻动着手机里儿子的照片,泪如雨下。她后悔自己没照顾好子宁。如果自己当时不让子宁出去玩,或者他出去玩的时候,她能在一边看着他,也许子宁就不会掉进下水道里,他就不会失踪。她的子宁,她唯一的儿子,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心里万分自责。

  宋奇搂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子宁失踪了,他心里也很不好受,可他是个男人,他必须坚强,才能给妻子撑起一片天。

  电话突然响了,宋奇看了一眼号码,上一边接电话,宁馨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里。

  接完电话,宋奇看着宁馨欲言又止。宁馨抬起头,一边抽泣,一边看着他。

  “局里成立了特别行动队,我是队长。我……必须马上回局里。”宋奇特别为难。

  “是因为子宁他们失踪吗?”宁馨抽着红红的鼻子,眼睛红肿。

  宋奇凝视着妻子,表情变得严肃,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快去吧。”宁馨催促着丈夫,“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就在宋奇转身离去的一刹那,背后响起妻子的声音:“宋奇,一定要找到子宁。”

  宋奇闻言,身子一震。他停住了脚步,却并未回头,只是用力点了点头。他悄悄地捏紧拳头,直到两只手捏得发白、生疼,他才毅然大踏步离去。宁馨一直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门砰的一声关上,他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特别行动队一共八人,是从局里各部门选出的拔尖人物。原本领导考虑宋奇刚丢失儿子,不想让他带队。可是挑来选去,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不管从心理素质、应变能力,个人战术还是领导能力上,他都是万里挑一。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有一场硬仗要打,必须有一个最称职的领导。

  他们全副武装,带着最先进的战斗武器,通讯设备,来到子宁和消防队员失踪的下水道口。

  宋奇一马当先,第一个下到下水道里,同时开启了身上的微型监视器,可以把他们的一举一动发回到总部去,同时监听装置也能让他们随时接收到总部的命令。宋奇小心走在最前面,注意观察周围情况。后面的队员一个接一个,一步一趋地跟着。他格外谨慎,作为行动指挥,他要对自己,也对其他七个人的生命负责。更重要的是,他要活着,在找到儿子子宁之前。

  突然,宋奇嗅了嗅鼻子,空气中传来一股刺鼻的恶臭味。同时,有不很清晰的厚重的喘息声传来。

  “大家注意隐蔽,有情况。”

  他们马上开启身上的真空罩子,在真空罩子里,他们龟息,让外界探测不到他们的生命迹象。真空罩子自带的氧气装置能够提控十五分钟的氧气。十五分钟时间虽然不长,在危急的情况下,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变成救命的分分秒秒。

  敌我情况不明,这是对他们自身最好的保护。

  他们屏住呼吸,眼睁睁看着一个宠然大物离他们越来越近。宋奇睁大了双眼,他的双眼带着鹰眼装置,在黑夜中也能看清一切。

  他看到那个黝黑的怪物三米多高,一米多宽,身上滑溜溜的,锅底大的眼睛发出幽绿色的光。他在他们几个之间踱来踱去,仿佛在寻找着活物的迹象,徘徊着不肯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黑怪还在原地打着转转。真空罩自带的氧气装置马上就要耗尽,六十秒,五十九妙,五十八秒……气氛突然变得异常紧张。他们不禁握紧了手里的重型机枪。耳边传来指挥部传送的命令:“准备好武器,随时准备撤离。”

  他们的精神进入高度紧张状态。

  十秒,九秒,八秒……他们攥紧手中的武器,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突然,大黑怪转身离去。大家不由松了一口气。真空装置自动收起,大家大口大口地自由呼吸。

  就在这时,那股难闻的气味忽然又传了过来。

  “他又回来了,大家准备战斗。”宋奇说道。他们手持重型机枪,准备与大黑怪一决生死。

  “马上撤退。”指挥部发出命令。

  “撤!”宋奇一挥手,几个人一个挨一个,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地撤退了。

  04

  回到指挥部,宋奇没有休整,来到指挥官身边。指挥官老局长一脸凝重。

  “情况很严重,你要有心理准备。”宋奇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眼圈红了。此时距离宋子宁失踪已经过去五个小时,最坏的情况他早已经想过,没想到已经成了现实。

  “图像扫描与分析,大黑怪的肚子里有一些未来得及消化的衣料,是子宁与两个消防队员的……”说着,老局长使劲拍了拍宋奇的肩膀,希望借此传递给他最亲密的战友一些力量与慰藉。

  宋奇终于没能忍住,悲痛万分,眼里流下了一滴男儿热泪。一想到他可爱乖巧的子宁,他再也控制不住 ,一拳砸在桌子上:“局长,我应该冲上去的。”

  “胡闹。”局长厉声喝道。他看着他的爱将眼里全是腥红的血丝,声音缓了下来,“宋奇,你知道吗?这个大黑家伙的身体不是我们知道的肉身。他身体的构造材料甚至比钻石还坚硬。你们冲上去无异于以卵击石,后果不堪设想。”

  宋奇瞬间冷静下来。他不仅是父亲,也是行动指挥,他要对其他队员的生命负责。他不可以莽撞。

  “那现在有打败他的方法吗?”宋奇最关心这个问题,满腔悲愤正无处释放。

  老局长却并未回答他,话锋一转:“宋奇,我们一起工作多年。我是你的上级,也是你老哥哥。宁馨她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你回去陪陪她。”

  “不,老局长,我要留下来,打败大黑怪。要不,我真没脸见宁馨。”宋奇语气坚定,执拗地坚持他的坚持。

  老局长不再说什么。同事这么多年,他了解宋奇,在他,责任大于天。他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是出色地完成。这一次,他眼睁睁看着大黑怪在自己眼前什么也做不了。做为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更何况,大黑怪还是杀害他儿子子宁和两名消防队员的罪魁祸首。

  老局长沉吟片刻,表情更加严肃:“现在找到了一种也许可以打败大怪兽的笨方法,胜算只有百分之五十。我们的博物馆里找到一把上古神剑玄铁剑,削铁如泥。行动方案也出来了,代号斩首行动。但是,如果失败了,反会被大黑怪吞噬。”

  “让我去吧。我见过大黑怪,虽然没与他正面交锋,对他的习性也有一些了解。老局长,你就让我去吧。”宋奇恳求道。

  “可是,这次行动太危险,没有胜算。我真的不愿意你去冒这个险。”老局长迟疑着。

  “你清楚,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你放心,我会加倍小心。老局长,请下达命令吧。”

  宋奇终于成功地说服老局长,争取到这次未知而艰巨的任务。斩首行动行动重中之重,执行者必须一招击毙对手大黑怪。如果做不到,很可能会被反噬。

  一切准备就绪,宋奇拿出手机,想给妻子宁馨打个电话。在按键的一刹那,他却犹豫了。

  宁馨还不知道孩子永远回不来了。在她心里还对找回子宁抱着莫大的期望。自己答应过她要把孩子带回来。做为一名丈夫,做为一名父亲,他食言了。他实在不是一名好丈夫、好父亲。他亏欠他们太多。还是等斩首行动成功之后,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给自己也给宁馨一点时间,让悲伤来得晚些。

  05

  大黑怪在黑漆漆的下水道里来回搜索着。他懵懵懂懂的,他不知道自己在搜索什么,他会遇到什么。他更不清楚,他的极具杀伤力的行为已经给人类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他苏醒时间不长,就幸运地遇到食物裹腹,一个小小的,两个大块头。但是只有那一点点,并不够他填饱肚子。他甚至未来得及品尝他们的滋味。

  他的巨大的胃很快消化了那些食物。空虚重重地向他袭来,把他给包围。他以为他很容易再得到食物。可是,过去好久,下水道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什么也没得到。

  他坐卧不安,他也曾试图再睡一觉。可是,没有食物,极端的饥饿,让他根本睡不着。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无边的空虚折磨疯了,他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他现在迫切需要食物,他要立即吞下所有他能吞下的东西。

  忽然,他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他全身的神经立即兴奋起来。他一门心思地要把来者变成自己的食物,以最快的速度。

  宋奇小心翼翼地在下水道里前行,他很兴奋,精神高度紧张,因为他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劲敌。

  他已经执行过上千次任务,从来没有失手过。上次没有面对面地与大黑怪交锋,一直是他心底的切肤之痛。这一次,他要把握机会,战胜大黑怪,让他不能再去害人。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味,那气味比他记忆中的更要严重,他简直无法呼吸,那气味让他窒息。但他马上意识到大黑怪来了,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不要迷失在那气味之中。虽然他并没跟大黑怪正面交过锋,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甚都可能导致全局皆输。

  大黑怪向宋奇走来,他体态庞大,每走一步,震得地都颤抖起来,仿佛地震了一样。

  宋奇不再向前走了。他握紧了玄铁剑,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此时,他的心情却出奇平静,像平坦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只有久经战斗的人,才会具备这种心理素质。

  那股气味离宋寄越来越近,宋奇的心不可抑制地加快了跳动。他屏住呼吸,全身贯注,只等到大黑怪出手,他再发出致命一击。

  大黑怪锅底大的眼睛里闪出幽绿的光。适应黑暗环境的他,已经看到他的猎物。他庞大的身躯猛地向前一跃,朝他的猎物扑过去。

  宋奇见到大黑怪先发制人,他沉着地向后用力一跃,他这一跃跃出几米远。大黑怪扑了个空。

  大黑怪被激怒了。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不让他乖乖地吃掉,填饱肚子。他发出一声愤怒地咆哮,宋奇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受到暴击,仿佛震裂了。大黑怪吼完重整旗鼓,用他半米多粗的右胳膊全力向宋奇扫去。

  宋奇机敏地向大黑怪一侧纵身跳去。身子落在大黑怪的左侧。趁大黑怪还未反应过来,他迅速飘移到大黑怪正前方,双手握紧玄铁剑,对着大黑怪的心脏部位重重刺下去。

  只听咣当一声,玄铁剑犹如碰到铜墙铁壁,擦出一串火花。大墨怪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剑。那剑约有一米二长,已经全部没入到他身体里。从大黑怪的身体里喷住出黑色的液体,带着难闻的腥臭味。大黑怪缓缓倒下,笨重的身体落到地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呜……呜……”大黑怪的嗓子里发出一连串哀鸣,似乎在说他心有不甘。

  宋奇一直保持着最后的持剑动作未变。看着大黑怪在自己面前倒下,他的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直到他感觉到自己脸上有腥臭的液体淌下,他才意识到那是属于大黑怪的。而这些情况通过他身上的监控装置,已经全部传回到指挥部。指挥部里群情激昂,欢呼声一片。

  “宁馨,等我回去。”宋奇完全放松了。想到终于可以面对宁馨,给她一个交待,宋奇笑了,转身准备向来路走回去。

  06

  “危险!”对讲机里传来指挥部警告声,却已经为时太晚。倒地的大黑怪不知道何时又重新站了起来,那把玄铁剑不知影踪,他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他一把抓起宋奇,不顾他拼命地挣扎反抗,塞到自己嘴里。然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腹部。

  指挥部里,一片哀伤。就在这时,负责监控的同志叫了一声:“老局长,您看。”

  老局长回头一看,黑暗中,不再是两束幽绿的光,而是一片幽绿的星光点点。大黑怪被宋奇刺倒的一刹那,他发出的哀鸣,唤醒了他的同伴。越来越多的大黑怪聚在一起,数量之多,让人应接不暇。

  指挥部里陷入死一样的寂静,大家都被惊呆了。

  就在这时,指挥部里的电话铃响突然打破了死一样的沉寂。

  有人接起电话,神色一凛。

  “老局长,接到报警,有一只大黑怪已经从下水道跑到地面上,吞食了几名群众。现在整 个城市都乱了。”

  “立即拉响城市防空警报,提醒全体市民不要出门。命令发现大黑怪附近的JC马上去戒严,但是不要跟大黑怪正面冲突。我马上向市领导汇报。”

  07

  十二个小时后,整个城市成了一片空城,600万人口已经全部撤退。放置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数十万吨炸药瞬间引爆,整个城市霎时成为一片废墟。

  那些大黑怪们暂时被压入地下。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再次醒来。

  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奇思妙想】征文: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