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南宋版的诸葛再世还是盲目自大纸上谈兵的新赵括

  • 日期:08-15
  • 点击:(711)


?

  2019-08-10 00:49:51 是我历史君

  张浚是南宋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没有之一。

  

  称赞者认为他是南宋版的诸葛亮、王导,三十二岁便成为帝国的执宰,与赵鼎一起为南宋开启了中兴之局,是南宋初中兴第一臣,岳飞、吴阶、刘琦等青年将领都是在他主政期间成为帝国的栋梁之臣。

  但是他同时也落下了好大喜功,刻薄狠毒,排除异己等等恶名,在赵构的政治生涯末期,对这个曾经他予以厚望的重臣评价很低,说他专把国家名器财物做人情耳。后世一些文人甚至说他无分毫之功,有邱山之过。

  虽是南宋文臣中最积极的主战派,有毕生不与金人议和的志向,但可惜张德远主持的几次与金人的大会战,无一不以败局收场。

  他在建炎四年发起的富平之役则是他政治生涯的一大污点。

  

  由帝国第一军事首脑入主川陕,集结西军主力与金人一战,这几乎是赵张执宰集团执政上台后最坚定的军事战略。

  赵构也给予了张浚极大的信任,陕西六路、四川四路的人权、财权军权都控制在张浚手中,无论大小,诸事张枢密皆可专断,一时张浚可控制的地域甚至超过了江南宋人控制的范围。

  让帝国执宰直接到地方上护卫一方,这也是一时的无奈之举,南方的南宋小朝廷从建立伊始,就成为金国的主要战略目标,为此女真人集中了西路军一半的主力和东路军全部主力,部队猛烈的攻击两淮、南下江南,新宋的财力军力都难以应付,杀得赵构狼狈不堪,一度被追到海上。

  

  一味的消积挨打也不是办法。谁知道下次金兵再次南下,年轻的皇帝会不会这么幸运?后怕之余张浚赵鼎的目光都放到了川陕。

  因为长期与西夏人作战,后来童贯又经营了西军二十余载,北宋帝国最精英的部队都出自西北,虽然经过靖康之役,号称精英的帝国西军也损伤堪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川陕南宋还是拥有一定实力的军力。

  要缓解江南的军事压力,帝国必须在川陕积极动作,将金军的主力吸引至川陕会战,这是张浚入主陕川的第一要务。

  当然从长远来说,川陕对于帝国的战略意义深远,进是图中原必然跳板,退是守江南的上游屏障,是帝国生存之根本,必须保住。

  然而到了川陕后,张浚在川陕与金人主动进行会战的战略,几乎是遇到了西军众将的一致反对。

  理由是多方面的,敌强我弱,陆地大规模作战金人骑马的威力是宋军无法抵挡。但更重要的是,西军的主要将领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家底拿出来和女真人赌一把,那可是各位将领好不容易好保存下来的家底。

  抵制得最激烈的是被视为当时的西军领袖的大将曲端。

  

  曲端是镇戎军人(今宁夏固原),出身军人世家,其父曲涣官至左班殿直,后战死沙场,曲端以父荫而授三班借职,开始从军。靖康元年金兵入侵,渭州经略使席贡任命曲端为经略司统制官兼知镇戎军,守卫他的家乡镇戎军,防止西夏人趁火打劫。

  曲端在镇戎军招募乡勇,多次打退了西夏人的攻击,渐渐的在西北打出了名头。据传言金将撤离喝与曲端两军对阵,看到曲家军容严整,竟吓哭了,后来得了个啼哭郎君的称号。虽是江湖传闻,但足见其威名之盛。

  建炎元年,曲端任泾原路经略司统制官,屯兵泾州。建炎二年任延安府知府。后迁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成为陕西泾原路最高军事主帅。其间曲端多次打败进攻陕西的女真完颜娄室部,开始威镇西军,成为宋军最富盛名的将领,

  

  张浚初到川陕,也非常器重曲端,拜他为威武大将军、宣州观察使、川陕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统领陕西六路兵马与金人决战,确立了他西军领袖的地位。

  曲端的优点是作战勇猛,率军纪律严明,是难得的将材,但缺点是自私狭隘、性格粗暴,眼光短浅,和其它部队将领的关系并不融洽,让他统率陕西六路兵马并不合适。

  张浚上任川陕宣抚使后不久,金军娄室部率十万兵力围攻陕西要塞陕州(今三门峡市陕县),陕州在名将李彦仙的率领下,坚守了近二年,战事之残酷激烈堪比太原保卫战,其间李彦仙多次向张浚求援,张浚命曲端组织兵力援救,曲端出于妒忌李彦仙在西军之盛名,同时也考虑保存自身实力,拒不出兵,张浚没办法,亲率亲兵救援,却道路被阻救援不得,眼睁睁看着金人最后夺取陕州——经略陕西最重要的一颗棋子,一代名将李彦仙也因此战死沙场。

  

  曲端并没有因为张浚的器重而给他面子,在他眼里的张浚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年青书生,他与文官上司们素来不合,之前与节制陕西六路军马的龙图阁待制王庶就多次与发生矛盾,不仅多次不听王庶的调遣,还曾企图杀掉王庶。

  对张浚在川陕“前控六路之师,后据两川之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的进攻战略构想他认为是张书生的意气用事,公开表示强烈反对,表示没有十年的时间,川陕宋军绝不能由守转攻。

  曲端甚至以项上人头和张浚相赌,西军在两三年内与金军会战,必败。

  但已决意发动大会战的张浚罢免了曲端的职务,授宫观职,责海州团练副使、万州安置,下了曲端的兵权。

  但持反对意见的并不只是曲端,还有八字军的传奇将领王彦,此时的王彦已率部入陕,为张浚帐下的前军统制,张浚不为王彦的威名所动,调他去任利州路兵马钤辖。

  他要在川陕大作动作,既然调不动已有威名的老将,他开始在西军提拔一批能为自己所用的青年将领。

  取代曲端的为新的川陕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的是刘锡。

  建炎四年八月,张浚集中熙河、泾原路、秦凤路刘锡、刘琦、孙渥、吴玠、赵哲等5路大军,步、骑18万人,号称40万,向地处关中平原的耀州(今陕西耀县)富平地区集结,与金人主动会战,金国方面,除了娄室部,原来围困楚州的宗弼部也西进。开始了宋金战史上最大的一次会战。

  富平之战的结果是以宋军溃败而告终,并彻底的失去了在陕西的主动权,金人很快占领陕西五路,宋军退守阶、成、岷、洮(今甘肃武都东南、成县、岷县、临潭)、凤(今陕西凤县东北)等州,及凤翔府(今陕西凤翔)的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陇州(今陕西干阳西北)的方山原(今陕西陇县西南)等蜀口要隘,凭险设防,与金军对峙,双方在川陕形成对峙。

  

  赵构并没过多的张浚富平之败追究责任,毕竟富平之战达到了一个初衷,将东路军宗弼部吸引去了川陕,江南的安全更多了一分保障。

  张浚没有上面的压力,开始在川陕雷厉风行,追究起富平一役失利的责任,富平一战中关键时刻提前逃跑的赵哲及其部将张忠、乔泽被斩。而如何处置之前就抗命的曲端,成了张浚的另一问题。

  罢免曲端后,张浚取而代之的是吴阶。

  《夜狼文史工作室》 主编:夜狼啸西风

  张浚是南宋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没有之一。

  

  称赞者认为他是南宋版的诸葛亮、王导,三十二岁便成为帝国的执宰,与赵鼎一起为南宋开启了中兴之局,是南宋初中兴第一臣,岳飞、吴阶、刘琦等青年将领都是在他主政期间成为帝国的栋梁之臣。

  但是他同时也落下了好大喜功,刻薄狠毒,排除异己等等恶名,在赵构的政治生涯末期,对这个曾经他予以厚望的重臣评价很低,说他专把国家名器财物做人情耳。后世一些文人甚至说他无分毫之功,有邱山之过。

  虽是南宋文臣中最积极的主战派,有毕生不与金人议和的志向,但可惜张德远主持的几次与金人的大会战,无一不以败局收场。

  他在建炎四年发起的富平之役则是他政治生涯的一大污点。

  

  由帝国第一军事首脑入主川陕,集结西军主力与金人一战,这几乎是赵张执宰集团执政上台后最坚定的军事战略。

  赵构也给予了张浚极大的信任,陕西六路、四川四路的人权、财权军权都控制在张浚手中,无论大小,诸事张枢密皆可专断,一时张浚可控制的地域甚至超过了江南宋人控制的范围。

  让帝国执宰直接到地方上护卫一方,这也是一时的无奈之举,南方的南宋小朝廷从建立伊始,就成为金国的主要战略目标,为此女真人集中了西路军一半的主力和东路军全部主力,部队猛烈的攻击两淮、南下江南,新宋的财力军力都难以应付,杀得赵构狼狈不堪,一度被追到海上。

  

  一味的消积挨打也不是办法。谁知道下次金兵再次南下,年轻的皇帝会不会这么幸运?后怕之余张浚赵鼎的目光都放到了川陕。

  因为长期与西夏人作战,后来童贯又经营了西军二十余载,北宋帝国最精英的部队都出自西北,虽然经过靖康之役,号称精英的帝国西军也损伤堪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川陕南宋还是拥有一定实力的军力。

  要缓解江南的军事压力,帝国必须在川陕积极动作,将金军的主力吸引至川陕会战,这是张浚入主陕川的第一要务。

  当然从长远来说,川陕对于帝国的战略意义深远,进是图中原必然跳板,退是守江南的上游屏障,是帝国生存之根本,必须保住。

  然而到了川陕后,张浚在川陕与金人主动进行会战的战略,几乎是遇到了西军众将的一致反对。

  理由是多方面的,敌强我弱,陆地大规模作战金人骑马的威力是宋军无法抵挡。但更重要的是,西军的主要将领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家底拿出来和女真人赌一把,那可是各位将领好不容易好保存下来的家底。

  抵制得最激烈的是被视为当时的西军领袖的大将曲端。

  

  曲端是镇戎军人(今宁夏固原),出身军人世家,其父曲涣官至左班殿直,后战死沙场,曲端以父荫而授三班借职,开始从军。靖康元年金兵入侵,渭州经略使席贡任命曲端为经略司统制官兼知镇戎军,守卫他的家乡镇戎军,防止西夏人趁火打劫。

  曲端在镇戎军招募乡勇,多次打退了西夏人的攻击,渐渐的在西北打出了名头。据传言金将撤离喝与曲端两军对阵,看到曲家军容严整,竟吓哭了,后来得了个啼哭郎君的称号。虽是江湖传闻,但足见其威名之盛。

  建炎元年,曲端任泾原路经略司统制官,屯兵泾州。建炎二年任延安府知府。后迁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成为陕西泾原路最高军事主帅。其间曲端多次打败进攻陕西的女真完颜娄室部,开始威镇西军,成为宋军最富盛名的将领,

  

  张浚初到川陕,也非常器重曲端,拜他为威武大将军、宣州观察使、川陕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统领陕西六路兵马与金人决战,确立了他西军领袖的地位。

  曲端的优点是作战勇猛,率军纪律严明,是难得的将材,但缺点是自私狭隘、性格粗暴,眼光短浅,和其它部队将领的关系并不融洽,让他统率陕西六路兵马并不合适。

  张浚上任川陕宣抚使后不久,金军娄室部率十万兵力围攻陕西要塞陕州(今三门峡市陕县),陕州在名将李彦仙的率领下,坚守了近二年,战事之残酷激烈堪比太原保卫战,其间李彦仙多次向张浚求援,张浚命曲端组织兵力援救,曲端出于妒忌李彦仙在西军之盛名,同时也考虑保存自身实力,拒不出兵,张浚没办法,亲率亲兵救援,却道路被阻救援不得,眼睁睁看着金人最后夺取陕州——经略陕西最重要的一颗棋子,一代名将李彦仙也因此战死沙场。

  

  曲端并没有因为张浚的器重而给他面子,在他眼里的张浚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年青书生,他与文官上司们素来不合,之前与节制陕西六路军马的龙图阁待制王庶就多次与发生矛盾,不仅多次不听王庶的调遣,还曾企图杀掉王庶。

  对张浚在川陕“前控六路之师,后据两川之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的进攻战略构想他认为是张书生的意气用事,公开表示强烈反对,表示没有十年的时间,川陕宋军绝不能由守转攻。

  曲端甚至以项上人头和张浚相赌,西军在两三年内与金军会战,必败。

  但已决意发动大会战的张浚罢免了曲端的职务,授宫观职,责海州团练副使、万州安置,下了曲端的兵权。

  但持反对意见的并不只是曲端,还有八字军的传奇将领王彦,此时的王彦已率部入陕,为张浚帐下的前军统制,张浚不为王彦的威名所动,调他去任利州路兵马钤辖。

  他要在川陕大作动作,既然调不动已有威名的老将,他开始在西军提拔一批能为自己所用的青年将领。

  取代曲端的为新的川陕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的是刘锡。

  建炎四年八月,张浚集中熙河、泾原路、秦凤路刘锡、刘琦、孙渥、吴玠、赵哲等5路大军,步、骑18万人,号称40万,向地处关中平原的耀州(今陕西耀县)富平地区集结,与金人主动会战,金国方面,除了娄室部,原来围困楚州的宗弼部也西进。开始了宋金战史上最大的一次会战。

  富平之战的结果是以宋军溃败而告终,并彻底的失去了在陕西的主动权,金人很快占领陕西五路,宋军退守阶、成、岷、洮(今甘肃武都东南、成县、岷县、临潭)、凤(今陕西凤县东北)等州,及凤翔府(今陕西凤翔)的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陇州(今陕西干阳西北)的方山原(今陕西陇县西南)等蜀口要隘,凭险设防,与金军对峙,双方在川陕形成对峙。

  

  赵构并没过多的张浚富平之败追究责任,毕竟富平之战达到了一个初衷,将东路军宗弼部吸引去了川陕,江南的安全更多了一分保障。

  张浚没有上面的压力,开始在川陕雷厉风行,追究起富平一役失利的责任,富平一战中关键时刻提前逃跑的赵哲及其部将张忠、乔泽被斩。而如何处置之前就抗命的曲端,成了张浚的另一问题。

  罢免曲端后,张浚取而代之的是吴阶。

  《夜狼文史工作室》 主编:夜狼啸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