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恩斯基被跟踪了,春苗也因此被跟踪了

  • 日期:08-29
  • 点击:(1530)


  小说:莱恩斯基被跟踪了,春苗也因此被跟踪了

  春苗进入权贵会所后,就感到这是一个深院,没有人指点是不知东南西北的。于是,她向迎客的导游小姐问:“请问,在哪儿能遇到莱恩斯基?”

  迎客导游小姐:“莱恩斯基?对不起,我帮您查一下。”说着,便站在电脑前开始查找了。然后,她告诉春苗,莱恩斯基正在茶室品茶,并指点春苗如何去这茶室。

  莱恩斯基虽然在春苗所在国被花痴炒成是美女明星,但是,在本国根本没有美女明星的头衔。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这儿的权贵们都知道,美女是可以用钱化妆出来的。权贵们不稀罕美女,谁还有本事去炒美女呢?

  茶馆内的茶客很多。春苗好不容易在一角落靠窗处,发现了独自坐双人座位上的莱恩斯基。她便朝莱恩斯基走去。

  莱恩斯基独坐一处,并非是因为她在权贵会所中很孤立,而是,她因见不到何远方而变得喜欢清静了。当然,这不是她与何远方有恋情。事实上,莱恩斯基一直清楚自己与何远方的年龄差距,只是她喜欢有何远方相伴。这就像人们喜欢夜晚有月色相伴那样,并非是为了有拥抱,而只是为了有相伴。

  莱恩斯基发现春苗站到了自己桌旁,便以不满地表情对着春苗,想以此赶走春苗。

  春苗因为对莱恩斯基的崇拜而没有在意莱恩斯基的这一个细节,她照样激动地向莱恩斯基说:“您好!我能与您合个影吗?”

  莱恩斯基光顾这权贵会所几十年了,就是在如花的年轻时代,也没遇上过有陌生人来求与自己合影的事。于是,她吃惊地问:“这是为什么?”

  春苗:“您在我的国家是女神呵!”

  莱恩斯基知道春苗是来自花痴导演的国家,便有了兴致。因为她知道自己还是一个小国中的女神。“好吧!合个影吧!”

  春苗激动地把相机递给服务员后,然后,快速地跑到莱恩斯基身边,蹲着,让服务员给她俩照了合影。

  合影后,春苗非常满足,深深地向莱恩斯基鞠了一个躬。当然,她非常希望莱恩斯基能让自己坐在她对坐共同品茶。于是,她在鞠躬后,就向莱恩斯基说:“我把合影的相片传到你的手机中,好吗?”

  可是,莱恩斯基却对春苗说:“不用了,你就留作纪念吧!再见,有机会再见。”

  春苗知趣地说:“再见!”说着,便离开了。不过,春苗非常满足,因为能与梦寐以求的偶像有了合影,就是最大的幸福。

  然而,春苗与莱恩斯基的所有举动都被混在茶客中的保罗和他的助手查理监视着。

  保罗见春苗离开莱恩斯基,便对助手查理说:“现在监视莱恩斯基的事由你继续了。你只要有谁搭讪莱恩斯基,你就去跟踪谁。注意:你不能被莱恩斯基发现你在跟踪。”说着,他便去跟踪春苗了。

  保罗跟踪春苗不久,莱恩斯基接到龚总的一个电话,称有要事与莱恩斯基商量。莱恩斯基估计会有何远方消息了。于是,她起身走出茶馆,走出了权贵会所。那位查理则紧随其后。

  谁知莱恩斯基走到权贵会所门外候车时,一辆红色小车靠近莱恩斯基停下。红色小车司机摇下了车窗招呼莱恩斯基,莱恩斯基以为是接她的车到了,便凑上红色小车司机问:“你是接谁的?”

  红色小车司机:“您需要用车吗?”

  莱恩斯基发现这司机是一位拉客的,便说:“我有专车来接。”说着,便离开了这车,这车也就慢慢驶离去了。

  这一切让一直远处跟踪的查理看到了。于是,在这红色小车慢慢离去时,他便叫了一辆黑色小车盯上了这红色小车。与此同时,莱恩斯基上了专门来接她的红色小车前往龚总的单位。

  龚总这些天很亢奋。因为龚总在那天动员中层以上领导寻找何远方的会议后,他就拿着秘书长所写的讲稿去老板那儿。老板看了这讲稿后说:“这是你写的?”

  龚总别的本事没有,而对老板察言观色的本事特灵。他察觉老板喜欢这讲稿,便说:“呵呵!这是被您训斥后而产生的灵感而已。”

  老板笑道:“你还是有悟性的!”

  龚总得到老板如此赞许,怎么不亢奋呢?然而,仅几天,龚总又获得意想不到的喜事。这就是金姐找到了何远方藏于办公室的挂件。龚总又把此事及时向老板汇报,老板一面夸龚总做事得力,一面叫龚总利用何远方的挂件大作“文章”。正是如此,龚总才把莱恩斯基请来了。

  此时,正在大楼门前等候莱恩斯基的秘书长和金姐见到红色小车停在大门前,便上前迎候莱恩斯基,并把她请到了贵宾室。

  此时,龚总已经在贵宾室等候着。他见莱恩斯基到来,便满脸堆笑迎上说:“欢迎,欢迎!”

  莱恩斯基却站贵宾室门口不动,冷冰冰地问:“有什么重要消息?

  龚总见金姐把一杯上等好茶放在茶几上后,便堆笑脸地莱恩斯基说:“您坐下,品着好茶,听我慢慢说吧!“

  金姐依旧站在原地:“你就快点说有什么要事?”

  龚总向金姐了一个眼色,金姐迅速从贵宾室的一个保险箱中,取出一个制作精良的盒子,捧到了莱恩斯基面前。龚总则小心翼翼地打开这盒子,然后,得意地指这盒子内的挂件说:“您熟悉这挂件吗?”

  莱恩斯基不解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龚总感到意外地说:“这是何远方最珍贵的挂件,您没见过?”

  莱恩斯基依然站在原地,并摇头否认。龚总则把目光投了金姐。

  金姐不慌不忙地说:“这确实是何远方所珍藏的挂件,也正是如此,他很少挂在脖子上。”

  莱恩斯基:“你怎么得到这挂件的?”

  金姐:“这不是我得到的,而且,我是在何远方用过办公室中搜出的。”

  莱恩斯基对龚总说:“这消息对我来说,一点意思也没有。你们如果能用这东西诱出何远方,那么,再来找我吧!”说着,便离开了。龚总与金姐及秘书长见莱恩斯基突然离开,慌忙跑到莱恩斯基面前劝留。莱恩斯基冷笑道:“我没兴趣听你们这些所谓的重要消息!请别挡我的道!”

  龚总:“我们能找到何远方的!”

  莱恩斯基:“我就是要这个重要消息!请让开路!”

  龚总:“我们一定能给您这样的消息。”

  莱恩斯基:“我就信你们吧!让道!”

  龚总与金姐及秘书长在让道目送莱恩斯基走后,便开始商量如何用挂件诱出何远方了。

  小说《为了人类永存》由沪生泉原创首发,欢迎关注,伴你快乐!